第十四回炼剑任务

    嗯!我正在仔细思考事情,青城的炼剑任务共有三个。分别在纪登,陶钧,裘元三个npc那里领取。每个人那里领到的任务都不一样,完成后得到的飞剑自然也有差别。

    纪登那里的任务是,杀二十级以上的妖鬼十名。取得五金精英一块,千年芭蕉一棵。最后会在纪登的指导下,炼成一口蕉叶剑。

    蕉叶剑,采五金精英制成,不畏邪污。三级仙兵,装备要求20级。飞行速度55~60(公里/小时),攻击速度25~30,伤害20~35。

    在陶钧那里领到的任务,是斩杀金鞭崖下红色怪蛇。最后他会赠送一口金溪剑。

    飞剑金溪:飞行速度35~70(公里/小时),攻击速度15~20,伤害30~45,生命+10,有2%几率增速一倍。

    在裘元那里领到的任务是,去万花山给长春公主虞南绮送信。这长春公主虞南绮在《青城十九侠》一书中,乃是裘元没过门的老婆。两人卿卿我我,很是有些暧昧。送信到了之后,长春公主虞南绮会赠紫鹄剑一口。我最中意的就是它了。虽然在三口飞剑里,紫鹄的伤害值最低,但是它的速度却是最快。

    既然我都选择了,那还在考虑什么?那个谁告诉你,我在想怎么选择炼剑任务了?其实我在考虑的是,今天晚上要请女朋友吃麦当劳,还是东北菜。

    据我所知,叶青青似乎也有打算玩蜀山。只不过这妮子对金钱一向很节俭,我花了高价买光脑的事情,已经不知给她念叨过几回。因此,在工作步入正规,我们俩经济宽余之前,我是不用梦想在游戏里跟她双宿双飞了。

    顺带一说,那头四十八级的青蛟,爆了蜀山开服以来第一件七阶神兵,斩蛟刀。得到的幸运儿没公开自己的ID。要知道,邪、魔、仙、佛、神五种属性的兵器,只有神属性的才是所有门派的玩家都可以使用。并发挥所有威力。

    邪门妖人,使用仙、佛属性武器法宝,不但会降低威力,甚或会反噬自身。同样正道门下使用邪器、魔兵不是走火入魔,就是堕落成妖。除非功力够深厚,才能压制不同属性的法宝兵器,不过,要是等级高过法宝太多,谁还恋恋不舍的使用低阶的?

    七阶神兵啊,估计那个混蛋是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用的上了。不过,我就算过两段,三段……乃至四五六七**段时间,也没的七阶神兵来使啊!真是叫咱羡慕坏了。

    “算了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去裘元那里点开对话,我态度谦恭的说道:“裘师兄!小弟我已经修炼本门剑诀颇有心得,已经到了可以御剑飞行的地步鸟!”

    裘元果然惊喜万状的说道:“师弟根骨清奇,进步之神速乃我青城门下罕见……”好长的一堆对话,我懒得听这种系统设定的东西,打着哈欠,终于等到了裘元说道最后一句:“最近我正好想要给万花山的长春公主虞南绮送封书信,但是却身负守卫师门仙山的任务,不能擅自离开。不知师弟能否帮我这个忙?”

    “废话,不是为了来给你帮忙,我哪有闲心跟你蘑菇!”我急忙点选了“是!”裘元递过来一封书信,然后对我说道:“多谢师弟,我看你没有飞剑,无法长途赶路。这口聚莹就先借予师弟使用。”

    拿到了聚莹仙剑,我心里那个美啊,这个可是六阶的仙兵。不过这个东西最后还是要被收回的。我想要私自留下,就等于叛出青城。虽然裘元才一百一十级,但是追杀起我来,还是轻松的跟吐口水似的。有些兄弟还是很有勇气的,只不过咱为人本分,从未干过出格的事情。

    把没用的灵木剑换了下来,装备上聚莹。这宝贝没有等级要求,飞行速度120~200,攻击速度50~120,伤害90~100,附加20%光焰伤害。跟他另外一口仙剑铸雪乃是一对,铸雪的属性阴寒,带有寒冰伤害,双剑合一之后威力增加30%。

    “哈哈!老子终于可以真正的御剑凌霄啦!”

    催起青城剑诀,足下一道青光托起了我这头醉酒青牛,御风直上九寰。

    万花山在青城山北方,高出云外数千里,乃是蜀山五大高峰之一。这一路上,我御剑飞行,被高空中的罡风一吹,全身冷的透骨。平时我对这蜀山的虚拟技术,是赞扬有加,如今却咒骂了不知几百次。好好的高空弄这么猛烈酷寒,凛冽如刀的狂风作甚?

    聚莹剑速度在百公里以上,加上我第四层青城剑诀的附加增速,不到三个小时已经穿过了罡风层,远远见到了万花山。这时我已经被冻气折磨的死去活来,这才晓得,这个送信任务为何看起来会如此轻松。原来世界上的好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万花山的景色不错,这里四季气候温暖几乎没有变化。鸟语花香,林木繁茂,处处一派生机昂然,怪不得叫做长春仙府,果然名不虚传。一个年纪十四五岁的红衣少女,此刻正站在山峰的一处平台上,翘目以待。

    “这妞好靓!可惜是npc,再说又是有主的……”一边胡思乱想,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全身都是一层冰霜的哆嗦着递过信件,虞南绮果然兴奋的叫道:“多谢这位师弟,送来元儿的书信。我没什么好答谢的,这口紫鹄剑是我父母游历天下之时,无意中得自苗山古洞的前辈遗物。我留着没用送给师弟你做个谢礼!还望不要嫌弃粗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