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蔡家村

    青城炼气诀

    分为二十层,每修练一层,真气会有大幅度增长。并且领悟一门青城法术。

    第一层可领悟的法术是护身罡劲……第九层领悟的法术是太乙神雷……第十层据说可以领悟元神遨游……第十八层则是领悟第二化身。至于最顶端的二十层,蜀山系统秘而不宣,显然是一种引诱玩家的噱头。

    纪登见到我这个嫡传师弟,先是一顿训斥……什么你的名声很烂,颇为辜负师父期望,要好自为之,当心本门飞剑诛之……

    我又不是邪佞一流,名声差了能怪我么?到了最后,纪登终于把废话说完,言道:“青城炼气诀乃是本门根基,不可轻传歹人……”

    “我哩!谁是歹人?”

    “所授门人,定要品德昭昭,人物坦荡,……”

    “总之就是要做四好新人,好脾气,好虚伪,好做秀,好变态……”

    “听闻蔡家村有邪徒拘禁生人魂魄祭炼妖法。你可去查看此事……”就是说要干掉几个混蛋,就相信我是好人了,更当年水泊梁山的投名状差不多。想要做好人,就干掉几个坏蛋,想要做强盗,就干掉几个宋江……古今一理,世道这么多年都没有变化啊。

    蜀山原来还没有开放这种玩家之间的互动任务,正式开始之后,这类的任务也就多了起来。纪登这是让我击杀,在蔡家村做门派任务的邪派玩家。这种任务就一个优点,抢先动手杀人,不用背负功德值。

    告辞了纪登,当我御剑凌空的时候,我看到青城门下的诸位师弟,人人都露出惊喜交加的神色。犹如看到瘟神离开一般,我有这么坏么我?

    岷江三妖扫青城,邪焰高炽一百丈!我还不知,这个时候已经有八卦的玩家,偷偷拍了视频,写了帖子,发到了蜀山的论坛上。就用的是这个名头,在败坏我的清誉了。

    这个任务,是系统按照领取玩家的等级,计算出来最合适的目标。这来蔡家村拘禁生魂的是三名百蛮山的玩家,落昱裁空,琉璃时间,天涯的月亮。琉璃时间?他要是叫玻璃时间该多么风光啊?天涯的月亮?天涯的芙蓉更加有名气……落昱裁空,哈!好熟悉的ID,他不是熦火扇那美女的大哥么?还通缉过俺来的。

    这三人的等级都在四十级以下,我又是在暗处,算起来胜算蛮大。再说,正趴在我头上睡觉的蓝螭,关键时刻绝对有作弊的效果。

    一路上,我把所有能被其他玩家看到的东西,全都关闭了。原来公测的时候,玩家的等级,ID,状态,还有装备的具体资料……都可以被人看到。在正式上市之后,这些已经都能关闭掉了。除非双方加为好友,不然碰到个陌生人,是没办法知道对方的任何信息的。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我顺手把蒙面巾拉上,十足一副江湖宵小。

    到了蔡家村,我按落剑光。这里是个npc的小村子,偶然也有路过这里的玩家,我装模作样的买了些补血丹,补气丹,一副要去附近杀怪的举止。刚在村里转了半圈,我就迎面碰到了我要找的目标。

    “咦!这位落昱裁空在游戏里交游广阔啊!居然身边有五个伙伴。”除了琉璃时间,和天涯的月亮,还有三个同伴帮忙。而且,我们精灵古怪的大小姐,熦火扇居然也在队伍中。

    “这下有些麻烦了!一比六我不是对手啊。就算偷袭、暗算、打闷棍,也都没有绝对把握。可惜青龙大舞跟荆棘不在,不然以我们岷江三妖的手段,定然可以轻松杀掉他们。”

    蓝螭这个惹祸精,我就没打算带进蔡家村。这村里生活看来颇富裕,蓝螭说不定胃口大开,先血洗了这个村子。虽然这样也算组织了落昱裁空他们完成任务,这个攻击普通npc负掉的功德值,至少得让我再回岷江刷个七八天。

    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我抓起了正缩小成拳头大的天外蓝山,和颜悦色的说道:“这附近的村庄,放牧了一些极为肥美的牛羊,你最近也很少吃到这么好的血食了。不如我先去做任务,你在这里先就餐如何?”

    蓝螭小脑袋一晃,呼呼悠悠的飞了起来,一脸不屑的叫道:“你不就是最近好不容易刷了功德值,不舍得分给我么?这样吧,我分我五千功德值,我保证这次不攻击,你指定目标之外的活物!”

    “咦!蓝螭老大您何时这么好说话了?”

    天外蓝山懒洋洋的伸伸腰,说道:“这段时间你分给我的功德值已经超过一万,咱们的亲热度略有增加!”

    “我的马也!一万功德值才略有增加。看来蓝螭老大全听我话的年代,肯定是要等我的实力追上它的时候了。”

    有了蓝螭的保证,我自然不用再遮遮掩掩,等到了百蛮山的几位,磨磨蹭蹭终于放掉了心里负担,大喝一声,开始屠杀蔡家村村民的时候。我大义凛然的站了出来。

    “你们这些邪派玩家,真没品味。杀个npc还不好意思,当年谁让你们选错门派来的!看我给你们做个榜样,什么才叫坏人!”

    落昱裁空他们先是愕然的,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我。当我的两口飞剑化成两道长虹向他们落下的时候,落昱裁空身边的一个玩家,撇撇嘴说道:“肯定是哪个正派的傻瓜,以为用这种拙劣的手段,就可以偷袭成功!”

    “偷袭!我还用偷袭么?天外蓝山该你上了。当年落昱裁空悬赏我的恶气,今朝要出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