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岷江分舵

    把景阳庄设置成了岷江派分舵,我在随后的几天里坐镇此地,大肆整顿帮务。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万毒门究竟有多么废。帮会老大只知道招人,根本不加管理,也不帮助下面排解纠纷,带领大家去做帮会任务。似乎除了带领大家去跟人团k,就没有什么别的营生可做。

    我彻底贯彻了铁血政策,力求在严酷政策下,做到规则公平。凡是有不满的一律开革出帮,然后我带队再杀他个死去掉级。我作为岷江派五大掌门之一,又买下了景阳庄产权,让我有了在岷江分舵,扩建帮派驻地的权限。本来很不稳固的权力,在我的运用下,居然也起到了奇效,景阳庄在三天之内,已经被建设的颇有规模。

    原本挂着万毒门大匾的大殿,现在已经换上了青牛堂的招牌。我身后跟着五名四十五级以上的玩家,这是我新分封的五大领主,按照我的许诺,以后再有新的村落加入本分舵,他们就是当然的村长。

    略带得意的仰头斜斜望天,我看着被我鼓舞起来,忙忙碌碌的岷江派新弟子,要说不得意那是假的。“就算我明天就被赶出这里,至少我曾经独立收服千名玩家,一人就敢在万毒岛建立分舵的事迹,是抹杀不掉的了……”

    万毒门虽然有个“毒”字,但是对炼毒并不在行。占据红风岭除了当作练级点,时而组队上去蹂躏bdss级精怪,也没有挖掘出来什么潜在价值。但是我不一样,我不但精通蛊术,最近还得到了《七神蛊》这部毒经,早就发动了全体帮众,去搜集各种毒虫,然后我炼成毒蛊,再分发下去。

    别的玩意,我一时还炼制不出来,但是诸如血蜂刺那类的低阶法宝,我还是能炼制的出来的。帮会要给玩家好处,玩家才会对帮会有向心力。而这种好处,绝非靠帮主,门主神勇无敌来体现的,而是集中大家的能力,发挥出比单人玩家更大的效率。

    “号召大家交纳材料,我们免费派送低阶法宝的广告打下去了没?”我随口问旁边的剑绵红尘,这个玩家居然是蜀山极难晋级的炼剑师,只不过,原来在万毒门并没有受到什么重视,材料都靠自己一个人来打,十分辛苦,炼剑师长级的还特别慢。

    “已经给每个本门玩家都发出短信了。这两天送上来的材料,足够我跟无聊宣言使用了。第一批三阶飞剑也给新人玩家分配下去了。中高级玩家缴纳材料的热情都很高,我们还要再有些熟练度才能炼出四阶以上的飞剑!”

    我对剑绵红尘的回答十分满意。帮会最重要的就是培养技能师。可惜万毒门里居然没有精熟炼丹技能的玩家,不然培养出炼丹士来,大批药品免费发送下去,对凝聚门派向心力更有好处。

    “我们还是去看看毒蛊的培养吧,听说万毒门以前,有人会炼制装毒虫的宝袋,不知现在那人在哪里?”

    牧师欢欢轻轻咳嗽一声,有些腼腆的说道:“万毒门会炼制宝袋的只有我一个……我最多能炼制装十二只毒虫的宝袋!”

    我尴尬一笑,这些手下,我实在不怎么熟悉,闹出这个乌龙来,让我有些发涩。不过我脸皮甚厚,转眼就忘了这种小事,转而问道:“那你需要什么才能快速升级!我可以召集大家收集材料!”

    牧师欢欢是万毒门等级最高的玩家,足足有五十六级。比我现在人类形态的等级还高。但是他似乎对帮会概念仅只于,大家一起玩……即没有想要别人帮忙,也没有帮助别人的想法。前万毒门连这种人才都浪费掉,没有吸收入核心管理层,显见他们的管理有多么的混乱。

    牧师欢欢这些天,被我猛的抓出来,一跃成为数百名玩家之上的头目,一直不怎么适应。听到我要帮他收集材料,正要说不必麻烦……却看到另外四名同伴捂嘴想乐,这才醒悟到自己的身份。用颇为清脆的声音,把自己需要的材料报了出来。

    “好!最近你多冲冲这个制作法宝技能的等级!我们最近抓的毒虫有多,我都拿去炼蛊,最近就能出来十八级左右的大黄蜂。要是你能知道装二十只左右大黄蜂的宝袋,至少本门二十五级以下的弟子,实力都会提高一大块!”

    “最近乾坤神教发布了通告,让我们立即解散岷江分舵,退出万毒岛!青牛老大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是不是让岷江派本部出动援军?”我的另一名临时手下心之所行,这时也提出疑虑。乾坤神教以雷霆万钧之势,击垮了前万毒门,让这些原本出身万毒门的玩家,对这个敌对帮会,有着深深的畏惧。

    我冷冷一笑,淡淡说道:“出动援军?岷江派那边出动援军,也不过是来给咱们复仇,远水救不到近渴。不过你们不必担心这个,乾坤神教能打垮还没成功建帮的万毒门,他可没本事打垮我们岷江派!而且,我来万毒岛已经结交了东海巨舟帮,援军总还是有。只不过要靠援军伸手,以后大家还怎么混?出去的兄弟,哪好意思跟人说自己是岷江派,万毒分舵的人?”

    剑绵红尘闻言也对我的说话颇为赞同。“青牛老大说的对,万毒门人心本来就散,那个废材门主鬼哭狼嚎被打蒙了,居然去投靠万毒帮。这让下面的兄弟怎么办?现在我们是正式的帮会,就算被杀掉级几次,也不会乱成一团,大不了我们迁去岷江,他们乾坤神教还没有那么大的魄力,敢去内陆招摇!”

    “嘿嘿!乾坤神教要是敢来,我就让他们尝试一下,‘栽’的滋味!青牛我大把的阴谋,都还没拿出来用过,都快长毛发霉了耶!”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