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太乙神雷塔

    乾坤神教对我建立岷江派万毒分舵,在宣传上大加鞭挞,但是最终他们也选择做壁上观。乾坤神教打垮了万毒门之后,自然要抢夺更多的利益,这些事情足够他们忙的了。跟残留的万毒门余孽再战一场,对他们来说并无好处。

    如我所预料的一样,抢先发动景阳庄攻略的,还是万毒门的前任门主率领的万毒帮雇佣军。十七八名高级玩家出现在景阳庄外的时候,庄外的太乙神雷塔群,顶上都冒起了一团一团金亮雷火,组成了雷网轰向来敌。

    万毒门前任门主鬼哭狼嚎,也是天榜内的高手,这次突袭,大概想在气势上压我一头,居然没带来更对的人马,想只凭这十几名高手,就夺还原本属于他的实力。

    但是太乙神雷塔上雷火一起,鬼哭狼嚎就大骂一声,不得不率队退出五十里之外,躲开雷网的威力范围。太乙神雷塔这样的巨型法宝,单个玩家是没法应用的,只有在寻找到驻地周围的灵脉点之后,才能将之放置,而且一旦落地,就再也不能移动。有地底灵脉供应能量,太乙神雷塔就能够不停的发射太乙神雷。一旦塔群数量足够,雷网笼罩下,任你是绝世高手,都难得全身而退。

    想要破坏太乙神雷塔,只有用更强力的手段,将之轰塌。如果鬼哭狼嚎带来五百人以上的部队,拆掉我的塔群只是小事一件,但是就凭他们十来个人,就算人人等级都破了一百,也都是牛屁股上飞苍蝇,找死的不是地方。

    这套太乙神雷塔,有二十八座之多,每座十秒可以发射一团雷火,威力覆盖六十公里。鬼哭狼嚎倒还保留了几分颜面,没有彻底跑到太乙神雷网之外去。

    “醉酒青牛!你要还是个人物!就出来大家讲讲,万毒门是老子我一刀一枪拉起来的,如今你不坑一声就想接手。是不是也太过分了?我也不想做的过分,你只要让肯跟我走的兄弟离开,剩下的那些人,我就撒手不管了!”

    鬼哭狼嚎的声音远远传来进来,我嘿嘿一笑,张手放出黑白两道剑光,腾身而起,直闯往塔阵之外。“鬼哭狼嚎你有什么资格来我这里叫嚣,你都放弃了万毒门,投入了别家帮会,这里的地盘是我真金白银买下的,这里的朋友是看我们岷江派从来不出卖兄弟,自愿加入的……你凭什么来这里要人?”

    见我孤身一人就敢闯他们的阵势,鬼哭狼嚎顿时心里大怒,心道:“醉酒青牛你们岷江三妖的名声是够响亮,但是也未免太瞧不起人!想一个人单挑我们十八名高级玩家,狂妄的过分了!”

    左右手一分,我的黑煞,冰晶双剑有如双龙戏水,在半空中扭成两个正反八字。一个跟在鬼哭狼嚎身后的玩家,看我耍酷之际,破绽实在够大,便忍不住两手一扬,发出十八口成套的飞剑出来。

    “鬼哭狼嚎这可就是你不够义气了,我出来跟你讲理,你居然叫手下偷袭我!也太没廉耻……”我好整以暇的两道剑光一圈,把对方的十八口剑光都绞在一起,猛然双目剧张,断喝一声:“折!”

    咔嚓!咔嚓!之声不绝于耳,对方的十八口飞剑顿时断了六七口之多。咳嗽!“我从来没说,我用醉酒青牛身份打架的时候,不用先天庚金叱雷剑煞!”我把庚金叱雷剑煞隐伏在黑白两道剑光之中,就是想打对方一个下马威。

    用成套飞剑的玩家,手里的飞剑一定等级不高。要是高品质的飞剑,还能有人凑齐一套,我耍什么心眼也没用,就等着去复活好了。事实证明,对方的十八口飞剑,等级都在四阶以下。我没能全部斩断,那是我剑煞的修为不足,我等级再高一点,这厮的飞剑全都保不住。

    飞剑被斩,那个偷袭的玩家,脸色顿时一白,显得极不好受。显然被飞剑上的真气反冲,受了内伤。不过我也没能得意多久,斩了对方的飞剑之后,后心猛然被锐物猛刺一下,身子一翻,险些被洞穿了胸腹。幸亏我修成了玄阴神幕,增加了不少的防御力,这才没有当场死掉。

    “妈妈的!老子忽略了,这厮还有一口飞剑。”受伤之际,我就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对方不但有成套的飞剑。尤其阴狠的是,他两个装备飞剑的栏,除了这个成套的,还有一口来无影去无踪的隐形飞剑。

    我当时反应极快,一受伤,庚金叱雷剑煞立刻反撩,一声金属交鸣,对方的隐形飞剑,也被我破去。连续两套极品飞剑,被我毁了,那个偷袭的玩家脸色已经气的发青。他就凭这两套飞剑,在万毒岛一带闯下了诺大的名头,没想到今天居然一见面,两套成名的飞剑,都毁在了我手里。最重要的是,他现在也没有弄明白我是用什么手段毁去他飞剑的。

    这个时候,鬼哭狼嚎也知道,再谈下去,也就是扯淡了。难得我自投罗网,他大喝一声:“兄弟们上!”想要把我杀掉一次级,再说其他。

    这次跟他来的,除了万毒门本来的四大护法,chinawang,碎碑破牌,天空之子,塔铃。还有万毒帮的十三位高手,刚才暗算我的,就是万毒帮的堂主狗猪人。

    万毒岛帮会战打的多,这帮家伙实战经验也都丰富无比。虽然操作上未必都够的上一流,但是战斗经验,加上实战磨砺,也属于极难对付的敌人类型。尤其是鬼哭狼嚎本身也是天榜高手,单打独斗我能胜过他,也还未可知,群殴么……

    “我没说我不用诡计!鬼哭狼嚎你以为我醉酒青牛是那么好欺负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