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金叱雷剑气跟八赤火驹的赤雷冲一记硬碰之后,我拼者再受重伤,也要撤开方位。跟它单打独斗,我或者还有几分胜算,要是被八赤火驹逼回赤潮之内,我是必死无疑。

    庚金叱雷剑煞胜在锐利无匹,往往低阶武器法宝,回给它一招斩断,而八赤火驹的赤雷冲却潜力绝伦,强霸凶横,每每接招之际,就算勉力格当,也会被赤雷冲上附着的大力,震的我气血翻涌。

    “这头死马好大的蛮劲!我天鬼变身已经力大无穷,这厮却比我的力量数值大了至少一倍!”

    再吐一口鲜血,我终于如愿拉开了跟八赤火驹的距离。这家伙的速度比我还快,力量也比我大,虽然没有法宝助威,但是象它这么强的存在,还用法宝我还混不混了?

    两杆玄阴幡一扬,发射的黑气交织如网,阻挡了八赤火驹一下,让我有机会吞几颗补血丹,恢复血量。跟这种凶烈悍马干架,我是什么压箱底的本事都拿出来了。

    自从剑术有成以来,我还是第一次陷入这么辛苦的战阵。八赤火驹是一段电脑程序,它的操作当然不会有失误。虽然在战略上稍显不够灵活,但是那股莫名其妙的狂烈霸气,却压的我很辛苦。

    补血!补血!不停的补血!我几乎每拼一招之后,都来不及扩大战果。若是被这头凶兽趁我血量减少时,一击将我轰杀,那才是呜呼哀哉!

    在这种压力之下,我把平时寻论的每一份实力,都压榨了出来。双手如飞,轮流切换操纵飞剑,庚金叱雷剑煞,六**宝,神雷火网……随时拼凑出最强的,最不可思议的攻击变化,让八赤火驹就算伤到我,自己也讨不到好去。

    赤潮滚滚,绝不因为我跟八赤火驹的打斗,而稍有停留。万毒岛上的玩家这个时候能够出动的都出动了,有些在自己的帮会驻地周围围上一圈,形成防御。大多数还是冲出来,闯入了赤潮,抵御赤潮中的精魂。

    赤潮本身,只是会不断侵蚀玩家的生命力,真气,法力,体力。但是这些藏身在赤潮里的数十万精魂,却可以带来切实的杀伤,跟毁灭。

    万毒岛上十三个帮会,各自组成了战队,在滚滚赤潮闯上万毒岛之后,互相呼应着,努力战斗。玩家死掉所化的白光,就像烟花般灿烂,而精魂被毁灭的爆炸,更是有如光雷崩炸!

    我也不知战斗了十几分钟,还是几个小时。八赤火驹的动作,渐渐缓慢起来,累积的伤害终于让这头凶悍烈马也承受不住。

    它双眼盯着我,犹如在喷射烈焰,眼光中的怒火,熊熊不息。刚才八赤火驹还会因为危险而逃开,这会,它却全然不管状态下滑,一味的横冲直撞。

    “看这眼神,八赤火驹你似乎很悲怆啊!难道你跟我一样……也很痛恨蜀山的设计师?他们把你弄成这个鬼样子,确实都不是好鸟来的,当然我也不是在夸你是什么好鸟……丫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么?不如你投奔我麾下好不好?”

    补了几颗丹药之后,我抽空调侃了一下八赤火驹,没料得这头傻马似乎收到了什么情绪感染,眼神里的愤怒转为悲愤,进而缓缓开头道:“我……乃是天界灵兽,平生争杀战场,消灭妖魔无数!我不甘心堕落为妖,我不甘心……”

    “你不甘心!那就去死好了……我不是让你拉我垫背!”我破口大骂引起了八赤火驹的强烈反弹,红光如电,八赤火驹的速度似乎再度提升,我仗着在这场生死战斗中,被压迫出来的潜力,努力在一瞬间,连续发动了八次攻击。终于把八赤火驹的怒火,拦截在身前数米之外。

    “要是让你发飙把俺干掉,这本小说的订阅非下滑不可!还是……你去死吧!”

    就在顶住了八赤火驹的猛攻之后,我把身上积累的黑眚丝全数放出,刹那间,千百道黑气冲霄而起,把八赤火驹的雄威身影牢牢捆缚。

    “干了这么久,我不拿回点利息来,那怎么公平?八赤火驹,变成我第三杆玄阴聚兽幡的主魂吧!”这一刻,我可是把吃奶的劲都使出去了。这几天在红风岭杀怪收集的黑眚丝,还有刚才收拘赤潮内精魂炼成的黑眚丝,我一根不拉的全都放了出去。这黑眚丝本身也是一种法宝,附着在敌人身上,阴毒无比。

    我发动了炼幡技能,感觉八赤火驹的反抗力度,并不很强,只不过无论我怎么灌输法力,这根玄阴聚兽幡就是炼制不出来。

    “人类的修士啊!若是你能够满足我的愿望,我甘愿献出元神,供你祭炼法宝!若是你不肯答应,我宁可自爆魂魄,也不甘受辱!”

    系统叮咚一声提示,“您是否愿意接受八赤火驹的任务!”让我顿时一愣。“这头破马还能分配任务呢?我当然要接啊!”

    我这边刚刚点选了同意,被百余条黑眚丝困住的八赤火驹就起了变化,它被困入赤潮早就已经是精魂,因此被炼化的格外容易。我扬手招回这来之不易的第三杆玄阴聚兽幡,略加查看属性,心中喜不自胜。

    玄阴聚兽幡,六阶魔兵。主元神八赤火驹,力量+570,速度+800,附加技能赤雷冲,无攻击力。能够幻化八赤火驹原型,可供骑乘,速度速度2800~3100。

    “虽然没有攻击能力,是纯粹辅助性的法宝,但是这第三杆玄阴聚兽幡的属性……真是叫人口水如潮!tmm的,看来这蜀山速度第一名头应该就是我醉酒青牛了!”

    下方赤潮滚滚,从我脚下掠过,这个时候冲入赤潮内的玩家已经越来越多,我本来就是想拣个便宜,就回去守我的景阳庄。现在有了这么大的收获,还是赶紧回去看看老巢吧!

    我剑光一顿,瞬息之间走的没了影踪,在我没有注意到的赤潮深处,两道血红厉芒般的眼光,正从我消失的方向收回……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