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不负责任的帮主

    没错,这不负责任说的就是俺。我在万毒岛上,开始动荡之时,不是跟帮众们一起苦苦支撑,而是撒手一个人跑掉,可是的上很不负责任。

    不过,就算我很愿意负责,该倒霉还倒霉的人,是不会对俺的努力作出任何好感的表示的。我留在万毒分舵,未必能把大家带到更有利的方向,而无论我做了多少努力,只要没有给帮中的玩家,带来更大的好处。我的辛苦只会换来一阵骂声而已。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大家自己去选择最好的道路,俺在旁边摸摸的旁观好了。

    对乾坤神教和万毒帮的拉拢,我没有回应半个字,在把景阳庄所有的材料都浪费的精光之后,蛊术奇迹般的升到了第八级,虽然还没培养出百毒金蚕蛊来,但是我相信那不过是个早晚的问题。

    造船术也在万毒帮源源不断的材料供应下,突破了制造毒龙大船的那个层次,当然也没有更高一级的图纸,跟材料让我继续升级了。

    感到窝在景阳庄已经没前途,我跟帮里几个主持帮务的兄弟们打了个招呼,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我就已经上路了。

    我凑合着万毒分舵的材料,加上在万毒帮送来的材料中克扣下的,自己也弄了一艘毒龙大船。蜀山里的法宝,毕竟不似现实里的船只。我一个人扬帆出海,绝对木有问题。

    毒龙大船,七阶法宝,以海中毒龙的骨骼为龙骨,龙筋为绳索,铜椰木为材料……制造的海船。长二百八十米,宽三十七米,形制入龙舟,可搭载六座太乙神雷塔或六座烈焰神雷冲。速度300~370,可以给己方玩家增加百分之三十的攻击伤害。

    我计算这次天劫光临的时候,估计大约还有一天半。我的打算就是从万毒岛远航,直到天劫光临,不拘在什么地方,只要没人打搅就成。天劫的时候,要是被人暗算一下,后果可跟普通的死去掉级不一样。

    现在的蜀山里懂得造船术的人还是很少。大部分人都是在得到了造船图纸之后才去做转职造船师的任务的,但是造船图纸偏偏一向是蜀山里的罕见物品。

    因此,当我航行离开万毒岛之后,只是碰上了三五艘别家帮会的战船,远远的看到了我,并没有做什么反应。这个时候万毒岛上的陆地地盘还没有争夺出分晓来,这海里的疆域更是无人理会。

    这些在海面巡逻的帮会玩家,都是在杀怪练级,或者在寻找什么海里才有的物品。

    七阶的战船,就是性能好啊!我只用了两个小时,已经把万毒岛甩在了地平线的后面。毒龙大船上我准备了很充足的东西,支撑我在海面上练级一两年都不是问题。

    太乙神雷塔的攻击模式,是在塔尖山发出一团雷火。攻击距离可达一百二十公里,威力相当于普通玩家的五级太乙神雷。烈焰神雷冲则是射出一道粗愈人身的烈火,射程比太乙神雷塔稍短,只有八十公里。射中目标之后,会发出一连串的爆炸之威力。比太乙神雷塔的威力稍强那么一级。

    我以权谋私在这艘毒龙大船上装载了四座太乙神雷塔,跟两架烈焰神雷冲。还弄来一个可以附加隐身属性的天蝉灵叶镶嵌在毒龙大船上面。

    躺在甲板上,看着大海,日落,云岚,喝着冰镇酸梅汤,我心里这个爽啊。这个帮主当的过瘾,我在万毒分舵这么些天着实搜刮了不少财货。如今账面的财产已经超过了百万两黄金,各种珍贵材料虽然限于我做老大的日子还不久,但是却也收藏颇丰。

    “要是在万毒岛混不下去了,我拉了人马回岷江也是一样的风光。至于其他帮会的战争,你们可劲去打吧!反正我是不会参与那种没前途的事业中去的。”

    休息够了,我亮出了冰晶,黑煞双剑,准备在天劫到来之前,多积攒点经验,努力再升一级。我现在已经人类身份,已经是五十九级又十九万多经验,距离六十级大关只有一步之遥。这还是多亏了我击杀了尸煞,得了一份及其丰厚的经验大礼包,才有如此成就。

    这天劫到来的时候,天鬼变身是没发使用的,因为天劫针对的就是人物本身。不过这对我来说,也不是很大的问题,天鬼变身的速度在天劫到来之时,完全派不上用场。天劫的变态攻击是忽视一切身法变化的。

    当我在海底杀怪,杀到了晚上,回到毒龙大船上补充药品的时候,远远的海面上,传来阵阵的悠扬歌声,更有古典之极的乐队伴奏,洞箫,铁筝,琵琶的调子我还大致分得出来。

    “是玩家,还是什么古怪的怪物?”我心里这么想着,调整了一下毒龙大船的方向,直奔声音来源而去!

    默默计算航行的速度,我心里的惊讶越来越甚。这歌声音乐,听来清晰入耳,但是我航行了**十公里,这声音还在远方,竟然似乎没有拉进一点。

    “这肯定是什么古怪的幻术,不然那有声音可以传出如此之远,还能这么清楚的?”我当机立断,立刻停下了毒龙大船的行驶,纵身跃离船头,飞上了半空。

    说来也煞是奇怪,我这边才停下毒龙大船,那歌声,音乐之声就骤然转急,似乎更加悠扬动听。我考虑了一会,脸上露出了非常自信的笑容。

    “我人是不会过去的,这明显就是一个陷阱。但是送些小礼物,希望对方能很喜欢!”太乙神雷塔启动,慢慢的轰着玩吧!我倒要看看这个古怪的歌声是从哪里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