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乙五烟罗!那可是好东西啊!啧啧!不过说是蜀山第一的防御宝贝就有些吹牛了,最多是当前出现的宝贝里防御第一。”

    “不过太乙五烟罗是九阶法宝吧?装备等级怎么也要一百二十级,清风明剑难道也弄了了未完成品么?”

    蓝墨冷哼!一声,但是没有反驳。很显然我说得没错。

    “未完成品,那也应该是八阶的宝物,清风明剑的等级难道已经到了八十么?”

    蓝墨得意的一笑,侧身躺在藤床上,拿起我早就准备好的诸多小食品,挑了一袋沙嗲牛肉干,撕开塞到了嘴里。这死丫头,一点也不客气。

    蜀山里似乎收了很多公司的广告费,因此,这个古典味十足的游戏里,经常会出现贩卖,各类饼干,面包,汽水,肉干,香肠……的小贩。虽然蜀山没有饥饿度,但是很多人都还是喜欢吃东西。不但大的酒楼生意经常爆满,就算一些零碎的小食品也十分畅销,我为了看热闹,而准备的东西着实不少,现在都被蓝墨一手搂到了自己身边,看得我那个心疼。

    “这可都是我真金白银买来的,你死丫头吃着也不怕涨肚!丫的,蜀山里似乎吃多少东西,都没有饥饱之感……”

    转眼消灭了价值八十多两白银的小食品,蓝墨这才拍拍肚子,对我说道:“你多久没有上线了?”

    “多久?要是指这个小号,游戏时间两个多月……不过,我当然不会这么实话实说!”在得到了我很久木有上线的答复,蓝墨这才一副就知道你是菜鸟的表情,指点俺说:“现在蜀山最高等级的玩家,已经到了八十五级,清风明剑作为天榜第一高手,虽然等级不是最高,可是也到了八十三。装备八阶的法宝,早就不是问题了。你这等菜鸟还是好好练级去吧!”

    “我靠!八十三级?我这么努力也才七十一级,比起这群练级疯子,我真的是还未够班啊!”尽管我从来没有争夺蜀山等级第一的愚蠢想法,但是想到跟人家差距那么大,我还是心里一阵难过。

    八阶以上的法宝飞剑,至少要七十级以上的修为才能装备。我得到的水火玲珑塔,装备基本要求已经很低,也要七十二级的。这也是蜀山里至今几乎没有出现八阶宝物原因,因为就算有人打掉落八阶的宝贝,也使用不上,本着财不露白的原则,大家都木有拿出来炫耀。

    如今蜀山玩家等级开始普遍拔高,看来以后都要是八阶法宝飞剑,才能拿的出手了。

    我跟蓝墨虽然互相瞅这不顺眼,但是却没有冷场的忧虑,大家都是嘴上不饶人的主,互相挖苦,在加上冷嘲热讽,一时争吵的热闹起来,险些连清风明剑出场的都错过了。

    这位老兄也不知在那里刚玩了甚么超级变态的游戏。居然一身大红的袍子,光着两条大腿,御风而行,犹如火云飘飘,要是他这个时候,喊出一句:“日出东方,唯我不败!”俺肯定不会惊讶!而会表示恍然大悟。

    清风明剑这一出场,顿时场面上轰动起来,他的粉丝团居然不少,数百玩家打出了百余幅巨大的旗帜,清风明剑声援团。七个大字猎猎狂舞,声势喧天。

    珈蓝神殿的正规军,也是弄出了“蜀山九剑,清风第一!”的五彩烟岚。也不知是甚么法宝造成的效果。

    钻石武力比较而言,较为成熟稳重,当清风明剑御风而来的时候,谢无殃不温不火的声音,遥遥传来:“听闻清风明剑兄新炼成了两口飞剑,青昊,紫冥!欲跟蜀山第一的紫郢,青索比肩。今日就让我来教给清风兄一个道理,玩家自炼的飞剑,是永远无法跟蜀山里真正的神兵利器相提并论的!”

    一道紫巍巍的光华冲天而起,谢无殃御剑飞出那座造型古怪的亭子,气势徒然暴涨。前来观战的玩家,有不少眼里不错的,一个个个惊呼出生:“紫郢!是紫郢!”

    “我去,紫郢是十阶仙兵,这玩意怎么会是八阶的!”我也看得出来,这口紫郢货真价实,但是它的品阶不对,究竟是怎么回事?

    蓝墨开始的表现跟我差不多,但是很快就恨恨的说道:“原来前些时候钻石武力大规模出动,竟然是为了这个!”

    我心中疑惑,不得不低声下气跟蓝墨咨询。“这口紫郢怎会只有八阶的?”

    蓝墨哼!了一声,说道:“真正的紫郢怎会那么容易被得到!峨嵋派最近新开了任务,完成的玩家,能获得一些超级法宝的低级品。功能属性都照真品减弱,但是那些任务很难,谢无殃不知动用了钻石武力多少的人力物力,才得到了这口八阶紫郢。”

    “原来门派任务又增加了新项目啊!我这里还有一个超级任务,木有上交哩!”想起了在谷晨手里的真品青索,我又惦记起当初在朱梅那里接到的十万功德换飞剑任务。

    前者,因为谷晨居无定所,俺也没胆子一个人就去惦记这位超级狠歹boss的手上之物。后者,一来我总是乱忙一气,二来,我回去几次青城都没有碰到过朱梅老人家,这个老东西乃是自由boss,根本不在青城山常驻。我总是碰不上机会,也不知交割的日期过了没有。

    “俺虽然最近已经不缺飞剑使唤了,但是这两口宝剑,也总是让俺朝思暮想……”

    谢无殃这一出场,果然轰动非常,顿时把清风明剑手上还未亮出的两口飞剑给比了下去。

    清风明剑见到谢无殃紫郢出手,脸上露出了极为古怪的笑容,淡淡的笑着说道:“谢无殃你果然不是练剑的料子!难道不知这种系统飞剑有着极大的缺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