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家里何时搞过拆迁了?”

    一声凌厉的断喝,吓了我跟叶青青一跳,而随着断喝出现的,就是我家老子。

    “今天你回来正好,你的两位姑姑跟二叔都回家了,今天你爷爷有事情要宣布!这位是……”老爸一脸严肃的样子,真是叫我懒得鸟他。随手一指叶青青,大咧咧地说道:“我女人,叶青青。今天来吃饭的!不接受人口调查。”

    看得出来,老爸今天很克制自己的情绪,居然没有发火,只是很冰凉!“进来吧,嗯!这位……青青你也一起来吧!”

    “切!还用他招呼么?”我带着叶青青走进了老宅,屋子里人倒是不少,桌子上的菜也都上齐了,显然大家都在等着我的出现。

    虽然我不鸟老子,但是对老子的老子,却不得不恭敬地打了招呼,并且正式把叶青青介绍给了他老人家。随着这位一家之主的淡淡招呼,跟一句简单的“开动!”满屋子的人,开始了家庭聚餐。

    餐桌上我随便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今天来这里的人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很快地桌面上就有些剑拔弩张起来,好好的一顿家常宴席,变成商业谈判。

    我是一声不吭,就等着爷爷作最后的宣布。爷爷年纪大了,打算养老退休,而家族名下企业,由谁来掌控实权,就是个很有趣味的问题。

    我老子按理说资格不错,但是他的能力实在不成,他现在打理的分公司,已经连年利润保持零增长。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他的私人帐户里面的零,可是逐年增多的。

    二叔一直是爷爷的最佳副手,最近也接管了大部分的公司业务。不过二叔早几年就偷偷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如今已经对打理家族企业木有兴致了。不过能拿到的东西,二叔绝对不会少要就是了。

    两位姑姑……嘿嘿,爷爷重男轻女,最多是给她们分钱,是不会分权的。我也很好奇,爷爷今天打算干什么。

    随着争吵的升级,老爷子终于一拍桌子,让大家都静了下来。

    “我已经老了!“

    这句话,出现在一直强硬的爷爷嘴里,顿时让我心里一凉。“唉!我要是早点努力,今天带着叶青青跟我们地私生孩儿过来,不是会给老爷子一个安慰?我太不争气鸟!”

    “以后我会退出企业的经营,至于管理方面,就由王某某来接手吧,他毕业也快一年了,在公司做的也还不错,有老二你盯着一段时候,他也就可以……”

    “不成!王某某他还年轻,一点也没有经验。而且要是下一代可以掌握企业,为什么我们家的夜语不行?她可是硕士毕业,在我们家的企业里已经做了两年多,业绩如何您老人家可是看在眼里地!”

    “嘿嘿!现在说话的是我大姑,我的夜语表姐可是很强悍的。你在公司里也见过的,感觉如何?”我偷偷地跟叶青青咬耳朵,她想起了夜语表姐,顿时差点失笑!对我悄悄说道:“你表姐外号飞翔的老**,也不知你表姐夫听了是否有些尴尬……他们在一起的故事,实在太搞笑了,公司里传的到处都是!”

    虽然没有办法象在蜀山里那样开私聊,我跟叶青青的耳语也不虞会被别人听到。家里聚餐的大桌子,实在太恐怖,上面足够并排躺下一个加强班的战士,外带做班用机枪展览平台。大家不大声点说话,都没人听得清,何况我们如此小心。

    说起儿子姑娘,木有人会认为自己家的那个不好。两位姑姑立刻就自己的教育成果,开了一个小型的辩论会。就连二婶跟我老妈都加入了讨论。不过眼前的成绩是明摆着的,我大姑家夜语表姐,跟二叔家的天才表弟王某人,卖相最佳。

    这位表弟,念书成绩好的有如上帝在帮他作弊。跟我同年出生,俺才大学毕业,他已经在某个被国民仇恨的国家,忍辱负重地潜伏在著名大学里做卧底,还**了数十名对方国家的女性,为我国数十年的屈辱历史报仇雪恨――就是那花销大了点。

    再过两三年,应该就可以光荣回国,报销……没错不是报效,出国留学的全部费用来。

    “行了!你们吵够了没?”爷爷以金刚狮子吼的佛门绝学震撼全场,压住了诸路吵客。

    “比成绩?那好啊!王某某你把你毕业一年的成绩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吧!”

    “爷爷!我已经在蜀山里,把人物等级练到了七十五,还成为了两家大规模帮会的首脑,如今小弟无数,威风凛凛……”

    “咳嗽!我还没把身上装备的属性报出来,大家怎么就这样了?集体表演喷泉,很壮观么?”除了叶青青对我的为人早就有清醒的认识,这个时候表现还很稳重,只是捂着嘴巴钻到桌子底下,其他人,包括我爷爷在内,都齐齐把嘴里的东西喷了出来。

    “可惜了啊!大家喝的可都是很贵的酒啊,不是三块钱一瓶的饮料!就这一喷,至少一个普通大学生的半年生活费就没了!”

    我还未感慨完毕,本来正擦嘴想要挽回失态的爷爷,姑姑,二叔,二婶们,统统那个啥了……

    叶青青好不容易揉平复了笑的快抽筋的小肚子,扯扯我的衣袖,小声说道:“你好歹认真一点!”

    “我怎么不认真了我?难道你不觉得我很威风么?”

    “胡说八道,王某某我叫你说的是你最近一年里投资的项目,谁要知道你那混帐的玩物丧志之举?”在别人的呵斥还未出现之前,爷爷的怒吼已经压倒一切,震的我耳鼓嗡嗡作响。

    “你当我什么也不知道么?好了我来说吧,什么好话到了你的嘴里,都变得乌七八糟!”爷爷对我从小就无可奈何,自然也不指望我这个时候配合他,顺手抖出一份资料来,叫小姑姑发给大家。

    “王某某毕业之前,就已经凑了一笔十二万左右的资金,买下了一座负债一百三十万的大王庄的饲料加工厂!占地八亩,两个月后,扩张到了六十亩,负债八百余万……”

    “原来是那件案子,大王庄饲料加工厂不是被韩国投资商买下来,修建液晶生产基地了么?”

    “嗯!王某某,说说你在那件收购计划里赚到了多少?”

    “天地良心!我可是一分钱也木有赚到,收税记录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俺连初期投资都没有收回来!”

    这次连叶青青都在背后,用中指捅我。“你做的假账,还是我帮忙的,那些亏损都是虚空。一个美国产的联合收割机就价值十几万美元,我看到的可是国产的二手货!”

    不用叶青青提醒,我在爷爷发的资料上清楚的看到了那些见不得人的资料。

    “唉!我那不是也没办法么?要是镇政府不把土地收购价格压得那么低,我至于玩这些手段么?俺要不是早一步,直接跟韩国公司接洽,把饲料厂卖了,一亩地才七八万的政府价,我现在肯定是欠债潜逃的商业诈骗犯。”

    “大王庄的商业用地价格,大约一亩四十万。你做的这次投资,嘿嘿……收益有一千万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我还雇佣了不少农民伯伯,跟前来强制拆迁的黑社会干架,花销很大的说!”

    爷爷没有继续追问,反而说起了我的第二笔投资。

    “朱家东那老东西的公司,跟我们家算是本市最大的两家民营企业,你跟他的三儿子偷偷勾搭,买下了他公司名下的银桦制药厂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还私自收购了一些零散股权,我听说朱家东那老东西,气的进了医院,这事你以为还瞒得住么?”

    “我那是碰到了一个败家子,这个……爷爷您老人家似乎在说你孙子总是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

    “唉!银桦制药,最近六个月的销售额,比之前五年的销售额加起来都高,这个也不算什么见不得人了吧!”

    “唉!没办法,绝对没有卖过假药,只是把口服液卖成了饮料……”

    我差点一头冷汗,应付完爷爷的所有问话,俺偷偷仔细地翻了翻这迭资料,心中暗道:“幸亏只是这些本地的投资被发现,俺征召了三千多农民伯伯去火星作雇佣军的事情,看来还是很隐秘的。如今失地的农民太多鸟,生活真是艰苦!平均耕地面积不到一亩估计是很快就要完成的伟大里程碑。大家还是一起去火星讨生活,才有出路!”

    家庭会议开到这个份上,爷爷力压众议,让我越过了俺老子这一辈,直接成为了家长级别。说实话,气氛是不咋的,但是终究没有某皇帝,射杀兄弟,囚禁老子当太上皇,那么伤感情。

    Ps:纯过渡,为后面的情节作铺垫,本来想在上章说明一下,让大家不喜欢就别订阅的,但是忘记了……看完这章,才知道这是过渡章节的读者,别砍我。本来想少写一点现实的,但是压缩了一半的情节,还这么多……最后――今晚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