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被老爷子跟了一脚之后,唯一的变化就是换了宽敞明亮的巨大办公室,其实我还想换几个漂亮的女秘书来的,很多人反对……

    唉,俺可是对成熟丰韵,精明干练的美貌白领mm很有接触的兴趣的。

    “嗯,我还顺手换了一台中央处理器核心频率680g的最新型的光脑!不过,在很久以前,光脑的运算速度就只是一种商业噱头了,很多时候,都是在几百分之一的标称频率下运行,就算蜀山这种超级吃机器性能的游戏,有个四五十g的速度,也可以运行的畅通无阻。当然那些身临其境的特效,什么疼痛,触感,味道,阳光阴影,物品精细程度,目所能及的地图范围,都统统不要指望了。

    本来我原来的那台,运行蜀山已经全然没有问题,效果也可全开,但是――过了差不多一年,数码这东西更新换代的太快还是,所说这款新型号的,加装了神经加速器,可以模拟神经脉冲刺激大脑,让思维运转速度提升百分之六十,虽然价格高达三十几万,但是不是畅销的一塌糊涂。

    说实话,一个成功的生意人,只需要知道手下员工在干什么,并不需要知道他们是怎么干的。那种二十四小时盯着员工干活的周扒皮行为,实在还是很有效率。就像一个流传很广的商业故事,一家工厂的高层管理者,商议如何提高工作效率,最后的办法很简单,提高传送带的速度百分之三十就成了。

    “金钱,永远是开发员工主观能动性的最佳工具!”俺对这个观念深信不疑,所以我在着手把公司的奖金制度重新修订之后,就投入了玩物丧志的洪流里,继续昏天黑地去了。

    等我再次出现在蜀山里的时候,月胧儿,荆棘,熦火扇,都已经在等着我。灭神盟跟兽血的大战,此时已经进入了尾声,除了几百个铁杆的顽固份子,大多数的两家帮众,都已经下线去何处,或者干脆就回去大陆上自行练级了。

    他们三个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早就打听出来,为什么这两大帮会会来攻击月儿岛。

    灭神盟是接到了释放火无害的任务,兽血联盟是接到了峨嵋派发布的取出离合神圭任务。双方任务目标虽然不一致,但是也绝对没有合作的可能。

    说起来,我跟那次在连山宝库里面看到地那几个驾驭灵焰彻地梭的玩家,都拿到了闯入月儿岛禁制的关键物品。他们是拥有一宗穿地法宝,我是拿了朱梅的灵符。那么这两大帮会应该也拿到了某种可以停止月儿岛禁制的物品才对。

    当我把这个疑问跟熦火扇他们说出来,熦火扇摇摇头对我说道:“这个问题我已经打听到了。他们拿到的任务是强行攻击型的,本来跟最近就要进行的十万玩家攻峨嵋的硬任务一样,是要集中超大型帮会集体合作才能做到的任务。他们两家估计是太贪心了!而且,连你在连山宝库拣到的那根金戟,我也打听过了,那个任务属于一个散仙npc发布的,那个能拿到灵焰彻地梭任务,我已经通知了我哥哥跟青龙大舞派人去做,以后我们探寻宝藏地时候也会方便很多。”

    我咂咂嘴说道:“你大哥可是跟我有仇的,俺可真不希望听到他的名字。”

    熦火扇妩媚一笑,说道:“我大哥那边,说的跟你基本不差,只不过多加了几十句很不斯文的粗口!”

    “哼!当着自己的妹妹骂别人,跟当着别人的妹妹骂哥,这之间的差别可就大了,俺宁可跟你大哥当面对骂,也不会在你面前说他的背后流言蜚语!”

    熦火扇眨眨眼睛,笑得眯成了一道缝,拍拍我的肩膀,“青牛你真是聪明,知道我只会帮大哥骂人,却肯定会跟你对骂!”

    “丫的!智商二十都能猜到这个,你夸我聪明怎么听着叫人别扭?还是说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吧!强攻月儿岛,还是不可能,但是我们人手单薄,又有那两个帮会在搞风雨,暂时是没戏了!”

    熦火扇嘻嘻一笑,说道:“我刚才还是说了,让青龙大舞跟我哥去做灵焰彻地梭的任务了么?那个任务是不断刷新的,任何人都可以去接!而且我还在岷江派里问过了,大约有十来个人接过疑似跟月儿岛有关的任务,他们会跟着青龙大舞一起过来。“

    “咳嗽!如果可以,俺也想去接这灵焰彻地梭的任务!不知要去哪里才能触发?”

    荆棘在一旁,插嘴说道:“这个任务在南海玄龟岛处接的,只要跟岛上的两个小孩斗剑,羸了之后不杀人,就会被借灵焰彻地梭来月儿岛碰运气。不过,不管完不完成任务,到了时间限制,这宝贝还会被收回去。”

    “玄龟岛?灵焰彻地梭!……”我心里突然一动,想起了一件比探险月儿岛更对我有诱惑的事情。蜀山里如果说造船水准最高的人物,非玄龟岛的散仙易周莫属。两件法宝,碧沉舟跟九天十地辟魔神梭乃是蜀山五大九阶宝船之二。只怕在玄龟岛会触发获得九阶以上的造船图纸的任务也不一定。

    “咳嗽!太乙金鳞舟,碧鳞冲……传说学全了这五大九阶宝船的制造方法,可以激发制造十阶宝船的任务。我要是能自己制造十阶的战船,蜀山里第一富翁肯定是我醉酒青牛!”

    “看来应该去玄龟岛一趟了!别的不说,实在不成骗一件宝贝来耍耍也很好啊!要是能多拿一根金戟也不无小补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