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万毒岛,王丽丽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俺这灵蟹飞舟是升级过的,速度奇快无比。个把小时,已经飞了两千余公里,深入了大海的中央。

    透过灵蟹飞舟的舷窗,王丽丽看到的只是茫茫大海,再没有一个玩家的踪迹。它倒也跟人临时组队,去海边打怪升级过几次,但是*近海边,精怪凶猛无比,她几次遇险,若不是恰好有同伴拼死抢救,只怕已经死了多回。

    “这人……居然能一下子跑到大海中央来,难道是传说中的绝世高手?那他非要拉着我做什么?”女孩子一般不会愚蠢到,看不出来某些人图谋不轨,但是很少女生会选择,远离危险。俺设了一下灵蟹飞舟的飞行路线,闲着无聊,正好整理一下乾坤袋。

    我摸了几个龙蛋出来观赏,偷偷瞥了王丽丽一眼,顿时心里大为沮丧。“这妞眼神好奇,但是一点惊讶都没有,显然不认得龙蛋这种宝贝!马的发克!换一个!”

    等我这次顺手摸了一条从龙巢捕捉的黑龙出来,一道寒气充斥灵蟹飞舟之内,这是那三条黑龙之一,等级比普通黑龙高了不少,气度威猛,比被我收服之前,小了十倍不止。在我周身蜿蜒盘旋,除了龙背上多了一套鞍络,倒也灵动无双。

    “龙耶!真的是龙么?”

    王丽丽一声尖叫,俺这边得意洋洋的故作高深,一声不吭。果然,她在一旁踌躇片刻。想要*近,又不是很敢,毕竟这黑龙也算凶兽,更见水中鳞介,湿漉漉的十分不爽手,女生就算喜欢。也很少有愿意*近了的。

    我当初捉了三头守洞黑龙就跑,也没有来得及看看属性,打开了资料查看,顿时心中有些得意。

    黑龙,海中凶兽,水属性,一百三十一级,骑兽!渡过两次天劫,炼就五颗纯阴内丹。速度2800……然后,就是一长溜地技能,这黑龙在水中称霸,精通各种法术种类着实不少。甚至还通晓旁门级的禁法一种,名为碧水寒潮。

    王丽丽不知我在想些什么。灵蟹飞舟本来就不大,黑龙一出来,尽管比原来已经缩小了很多,但是还是把大半船舱占满,她不得不退缩到角落。

    我有意挑逗她。偷偷下来指令,这头黑龙长尾一甩,顿时拍在了这小美女的腰间。被那种滑腻腻的感觉蹭了一下,王丽丽实在忍耐不住,对我大叫道:“你能不能先把这条黑龙收起来,要不出去看啊!”

    我慢条斯理收起了这条黑龙。然后又放出了一条来……

    直到我听到刺耳的尖叫响起,这才放弃了这么无聊地行为,开口说道:“你弄坏了我的道袍,照价赔偿天经地义,但是你的等级太低。跟着我打怪练级,等于我带你。这个劳务费也要算清的!”

    听我开口就提这茬,王丽丽反而放心了,要是我这边一脸堆笑,大方的放弃赔偿,然后非要跟她交个“朋友”王丽丽打算,这就下线,再也不上蜀山来了。

    “我当时也不是有意,你说话太难听,赔偿我没意见,不过你总要说个具体的数目吧?”

    “恩!聪明。居然知道,怕俺给她霸王条款,白白给我打工。不过青牛我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呵呵,那啥跟那啥之间!这点脑筋就不消说了!”

    “一件七阶道袍,我也不折价算了。我带你升级到四十,这期间你打到的所有东西都归我,这个你看如何!?”

    王丽丽听了我的条件,居然还真的盘算起来。“这小美女居然木有发现,我打算跟她凑个近乎地阴谋么?”

    叮咚!一声,我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我短信发出,熦火扇,月胧儿,荆棘那边,这会突然有了回信。“我们这就赶奔黑龙龙巢!青牛不要把龙蛋都给煮了啊!太败家子了!”

    看着口吻,就是荆棘那厮回的消息。

    没过多久,青龙大舞也发来了消息,说他已经带着岷江派六大高手,完成了玄龟岛的任务,取得了灵焰彻地梭,并且把熦火扇他大哥,骗到了北海去了。这就赶奔过来,要在黑龙巢穴会合。

    “难得我们岷江派人员这么齐啊!不单岷江三妖都全来,连五大门主都一个不落!夜之疯魔那家伙的九子母阴魂剑,也是一件利器来地,大家联手,扫荡黑龙巢穴就轻松了几分。”

    我这边安排妥当,一路向黑龙巢穴飞去。王丽丽终于想通,答应了我的条件,不过却有一个条件提了出来。“我丢了我弟弟的东西,能不能在打到这些装备的时候,让我先还给他啊!”

    俺很有气度的说道:“这个俺没有问题,不过你丢了你弟弟地什么东西,说来给我听听!”

    “恩,有六阶的飞剑两口,一部无名道书第四页!一件火系的朱雀环,一身水兰套装的道袍……”

    “一身道袍都丢了?”我睁大了眼睛,满脸惊异的问道。

    王丽丽不怎么好意思的解释说:“不是我丢了,是我打怪地时候,死了几次,被怪物抓破!”

    不是这个问题,而是,那个……啥!我脑海里想象的东西,如果王丽丽能够看到,一定会指着我的鼻子,大骂流氓,混蛋,色狼之类的。

    “如此青春可人的小美女,被抓地道袍都破了……那个,线条啊!”

    虽然仅仅是个游戏,俺也有些心潮澎湃了,我真是太愚蠢了,平时练级杀的都是一些凶兽海鱼,就没有怎么跑去内陆晃荡,这要是没事就跟几个女玩家PK起来……抓破道袍……

    想到不堪处,俺不禁嘿嘿的笑了起来!“我不是色狼,俺只是觉得上帝也曾经制造夏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