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谢菲儿早走了一个多小时,反是俺一路狂飞下,还是在半路就截到了她。

    发了通讯下去,谢菲儿立刻驾奴灵鱼飞梭从海底浮了出来,看到我安然无恙的归来,这小妞也颇有良心,很是欣慰的说道:“我早就听说醉酒青牛是蜀山一等一奸诈狡猾,看来果然名不虚传,逃命的本事出乎俺的预料之外……”

    “这个是夸人的话么?”我脑门一黑,也懒得扯谈,想起来易周要还给黄南公的法宝,我不禁心动起来。易周都说了借用法宝,是为了诛杀通天碧犀兽,俺倒要看看是什么牛比法宝。

    谢菲儿对这个,也是一样的感兴趣,我们两个,把易周交付的法宝拿了出来。老儿十分不放心俺们的人品,居然用法术封禁的宝贝,用一个丝囊装了起来。

    不过这点保护,难不倒俺老牛这种积年做贼的行家。我这先天庚金叱雷剑煞专毁旁人法宝,八阶以下的宝贝,都经受不住俺的间煞切削。这丝囊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有九阶高。

    幸亏我已经把剑气练有的有如游丝,这也是俺先天庚金叱雷剑煞的一项技能,炼剑成丝,炼成游丝般的剑芒,专破五官七窍,阴损无比,威力伤害有特殊的加成。

    看到我双手一拉,五指间带起无数蓝色游丝,谢菲儿看了顿时大为惊讶,用非常不可置信的眼神,看了我好一会,极大的满足了俺的虚荣心。在俺的操纵下,无数游丝般的剑芒有如带了生命般飞舞,在易周的丝囊外,不断的试图攻破,这位散仙附着上面的禁制。

    易周在蜀山也算是正邪各教前一百五十一个终极巨BOSS。所设下的禁制,虽然威力不大,但是却甚为奥妙,我的先天庚金叱雷剑煞所炼化的游丝剑气,一碰在丝囊之上,就爆起一团青幽幽的光芒,挡住我进一步测探。

    俺也不管这些,只是用游丝剑气,不断的磨砺下去,带着丝丝电劲的庚金叱雷剑煞,跟易周上的青光来往纠缠,一分,一分的把青光压制了下来。

    俺费了十来分钟,终于把青光噗的一声,磨灭到不见,挑开了丝囊,一把扯开外面的包装。我把里面的法宝拿了出来,看得一眼,顿时心中暗中一声:“好东西!好宝贝!”

    这里面正是蜀山最闻名的几件能降服异兽法宝,薜萝香!这玩意之所以很有名,是因为,蜀山的十七段宣传画面中,就有一段是一个踏雪临波的美女,乘风翱翔千山,被数十头凶厉妖兽围困。便点燃起薜萝香,众妖兽顿时昏昏欲睡,让美女御剑刺破云霄,潇洒万分的走了不提。

    当时出演这段动画的美女NPC,乃是号称蜀山温柔第一的余英男。那段驾奴朱虹,踏破九霄云浪,脱困妖兽围攻的录象,让这蜀山著名美女,人气暴升,迷到无数御宅男。被玩家们视作蜀山十大青春偶像中的第一位,至今为止,论坛上投票数据,余英男压服了同门中的李英琼,旁门的圣姑,催盈,武当的林绿华等人,遥遥领先玩家人气榜。

    “原来是这宝贝,怪不得易周老儿会借来诛杀通天碧犀兽。我看看能不能掰下一小块来!”俺这人,从来也没有拾金不昧的概念。更何况,雁过拔毛乃是古训,现在多少人上下其手各种拨款,俺这么卑鄙龌龊的人,都不耻那些连赈灾,希望工程,扶贫,教育,修桥铺路……这些关乎国计民生的款子都要贪污的XX。指望老百姓这只金鸡生蛋的XX们,就从没想过他们拿了所以的鸡蛋,做的是断子绝孙的勾当。

    双手再度抽出剑气成丝,薜萝香呈现八角形状,俺只想切下一小块罢了。

    这次,俺就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剑气往下一落,薜萝香应手落下一角,俺捻起这块巴掌多大碎片。随手扔进了易周的丝囊里。

    谢菲儿看我做的这么大胆,不禁瞪圆了眼睛,问我道:“醉酒青牛!你这么做没有问题么?你切下一小块,放在丝囊里,留下大头……这个似乎过分了点!”

    “过分?嗯,我也觉得俺有些过分厚道了,那一小块也有巴掌大哩,我再切一次好了,留他指甲一块,也就够交任务了!”

    谢菲儿眼睁睁的看着俺,果然如说的一般,再次拿出了那一小块薜萝香,这才晓得俺不是说笑。嘴角诺诺两下,只憋出一句:“你果然跟传说的一样无耻……”

    俺没搭理同伴对俺名胜的诬蔑,这薜萝香拿出丝囊之后,足有一片小桌大小,切掉巴掌大一块,看起来只有由八角变九角,倒也不见体积小多少,俺顺手放入了乾坤袋,那第二次切割下来的薜萝香,塞到了谢菲儿手里。“诺!别说俺独吞好处,我也分你一份!”

    谢菲儿看俺的眼神,立刻再度升华,有些略带震撼的看着自己手里的这块薜萝香,“看来我刚才说错话!”

    “没错,俺怎么会无耻哩,那都是谣言……”

    “不!我的意思是——无耻这么平常才词汇,已经没法形容青牛你的人品!”

    ………………………………………………

    就在我们贪污二人众,正在海面上,边互相调侃,边往黄龙岛飞,遥遥居然有无数雷火爆炸之声激荡。不旋踵,我跟谢菲儿也看到了。在我们的归途上,正有两伙帮会,进行大规模的帮会战。

    看起来双方总计投入了至少六千的兵力,困守的一方玩家人数较少,只有一千多些,另外一方兵强马壮。叫嚣的声浪,也是滔滔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