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啦啦一大群青城北子,随后落在了俺的身后,正是刚才那群鸟都不鸟俺的师弟们,如今却一个个有如跟班很久的小弟一般,乖顺的可爱。

    蜀山里峨媚派的的玩家是最多的,以峨媚弟子为主干的帮会也都不少。虽然有系统分配的小队跟队长,但是在大家有心组织下,本帮会的人还是多半在一起。岷江派大半出身邪门,尤其是广收妖怪玩家,因此这个峨媚斗剑,跟我一个阵营的本帮弟子,反而很少。

    现在峨媚山上下聚了这么多就算我有心凑齐些人手来,也十分的为难。虽然这些师弟妹看起来不堪大用,俺也只能勉为其难的运用上了。

    我把一大群在我耳边呱噪的师弟妹,统统忽视。在通讯器里设了个群组,把所有小队人马都加了进去,启动了群聊模式。然后在群聊里把俺自己设成不接受比群组消息。这下子,耳根子终于清净了!

    刚才的小小骚动,已经经由不通渠道,传遍了峨媚山。俺没有料到的是,见到俺如此威猛的百人斩战绩,居然还有老仇家找上了门来。

    “醉酒青牛你今天真是好威风啊!怎么想不起老朋友了么?”

    我正端坐在一片空地上,摆出五心朝天的架势,做得道状,震慑全场的时候。有人特意跑来恶心我。我睁眼一看,顿时什么风度也没了。当即破口大骂道:“原来是蚊子你这个败类。老子很久都没找到你麻烦来,你居然还敢自动露面!”

    蚊子嚣张至极的哈哈大笑,斜眼一瞅我说道:“刚才你很威风是不是,我这里有两千多地帮会同伴,你有本事也来杀个精光!”

    随着蚊子一声喝喊,天空上,跟附近的山峰,有不少的玩家跟着叫嚷。看起来果然很多人的样子。

    “特意来落我的面子啊!蚊子你知否我现在最想知道什么事情?”

    我看到蚊子特意叫了帮会的人来帮场子。心里好笑,顺口漫不经心的问道。

    蚊子哈哈大笑,刚才我跟月胧儿两人联手尽屠大江帮,实在风马牛不相及光之极。他跟我就算没有私怨。也会看俺很不顺眼,因此才会来抹一把我的面子,打压俺地气焰。反正他们觉得,有整个帮会作靠山。也不用怕我怎地。

    蚊子根本没考虑我话里的含义,只是狂笑:“你现在最想的不是怎么夹着尾巴跑掉,就是后悔当初对我做的那么绝了吧!哈哈哈……”

    “真他娘地不可理喻,居然都不动脑想一想,按照俺的性格,这是多么明显的事情啊!”心里暗自嘀咕一声,我笑眯眯的对蚊子说道:“错了!俺现在最想地就是,我杀了你之后,会有多少人来找我替你报仇!”

    蚊子被我语言的凶气震的一愣,就这么短短的一瞬。我破空而起,把速度开至极限。在每个在场的玩家眼里,都感觉地面上惊起一道闪电精虹,即便是在蜀山里被加强了几十倍视力,也都捕捉不到那股人影。

    等大家回过+来,我已经一手捏住了蚊子的肩膀,一手抓住了他的大腿。用拧麻花的手法,把他硬生生的扭成了两段。幸亏蜀山是个较为文明的游戏,受伤之后,只是飘起血花,死亡了就化道白光。这才没有出现什么血腥地场面。

    但是等众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无不心头一凛。

    我得道七宝佛杖,增加了八千的力量,扭断一个人的躯体,根本毫不费力。俺用这个手段,就是想震住场面。而跟蚊子同一帮会的玩家,也确实给俺的凶威给唬的不敢作声。

    拍拍双手,俺飘然降落地面。围观的数万玩家顿时默不作声,倒是远处地一些玩家。没有看清这里发声了什和以,议论纷纷之声,依次传递了过来。

    “真他娘的够胆……面对几千玩家用都没有丝毫惧色……听说没……那个就是岷江三妖最凶横的醉酒青牛……”

    我对这些议论,没有丝毫反应,继续俺的伪装高人状。一动不动的盘+稳坐。

    虽然系统把玩家分成了两大了营。但是被划归同一阵营地玩家之间,有私仇的比比皆是。按照论坛上的帖子统计,峨媚山内江,至少发生了六七十次,其中还包括了两次大的帮会火拼。毫无疑问,俺闹的那两段,在这次内江大赛中,是最抢眼的,俺醉酒青牛的名气,也由岷江跟万毒岛两地,辐射到了蜀山大部分地图。

    至于邪派那边,只看到了规定时间,才只有几千的零散玩家,跑来峨媚山外窥测,大举进攻还没有什么媚目,就可以推断,那边内江,肯定比峨媚山这边更加规模宏大。

    “哄!齐老头出来了!……怎么现在就出来了,不是说要等到我们坚持三天以上,他才会出面的么?”就在这一片混乱之际,估计幻想国际方面已经忍受不来这种场成,提前出动了大BOAA。

    然后远处火云黑气,绿光紫电缭绕,估计邪派此次五大BOAA,也尽数出动了。

    再然后,我就看到了有生以来,最多数量,叫做“人”的那种生物。

    无论生活在哪座大型城市,就是在人群最密集的商业网点,也绝对不可能一次性看到如此壮观的场面。被无大邪派BOAA出马,而引来的玩家们,铺天盖地的比任何饥荒年代的蝗虫更加多多。

    “我去,广告里宣传的,不是十万玩家攻峨媚么?现在来的这些邪派玩家,只怕要在十万后面添两个零啊!现在去投邪派,也不知来得及不……峨媚山上的玩家恐怕敌人只有五分之一那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