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喵个大熊猫的,怎么被这家伙盯上了?”

    我已经隐去了身形,正随时打算,去毙了这厮。鸣声在外已经笑眯眯的开口了道:“青牛老兄,如果不是青索,我还真不敢相信,你居然会出现在黑沙岛。我对大陆区的风光早就向外之极,对人族的高手更是钦佩,很想有个机会,跟这些天榜人物,亲近几番。只可惜一直经营天武门,没有空闲前去,还多亏青牛兄颠覆了我的天武门,让我终于下定了这个决心!”

    “好阴森的家伙!”

    我听的头皮发麻,对这个家伙,用轻描淡写语气,说这种深仇大恨的话,很有些凉意。“丫的!颠覆天武门的是张家兄弟,跟张十九那废柴,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了。”

    鸣声在外听了我的话,照旧笑的十分开心,淡淡的说道:“是啊!所以我只打算挂了两位一次,就这么罢手。而张家兄弟,跟张十九那几个反骨仔,我定会杀的他们多年的心血白费,去删号重新做人。”

    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这家伙活像谁把他家狗踩死了一样,那个怨毒啊,孟姜女跟窦娥捆一块都没他脑袋上的黑气粗。

    “想杀我们一次,你有那份本事么?”清风明剑淡淡的插了一句,他对这个口气大的惊人的前天武门门主,也是睁眼,闭眼,正眼,斜眼都看着别扭。蜀山里会有人比气焰能压的过他去,这让清风明剑非常之不爽。

    “嗯!我有没有那份本事,这就可以试试看喽!”鸣声在外蓦然身法一变,我跟清风明剑几乎是同时出手。但是我们两个的剑光,在鸣声在外立身所在拼了一记,这家伙本人却已经在长啸声中,隐遁的不知去向。

    无形剑遁的速度,也是蜀山里最顶尖的几种遁法之一。又加上了隐形之能,确实没人能偷袭得了他。

    一击不中,我并没收回剑光,而是玩了个花样,把剑光往身边一点敛去,看起来好象我隐身在那个方位一样。

    清风明剑则是立刻退出了船头,飞上了半空,太乙五烟罗在他身外淡淡飘非,五色烟岚已经护住了他的全身。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羽纱惊呼一声,等我们赶去,正好看到紫薇花开早转头微微一笑,然后从白如凝玉的额头上,裂开一道细鞋的血丝,然后整个人就分了开来,化成了一道白光。

    这疯子,居然连彩虹姐妹都下得了手,完全没半点道义。

    同行了这么久,我们跟彩虹姐妹已经很有感情,大家已经算得上不错的朋友。虽然只是游戏,但是眼睁睁的看着紫薇花开早被人挂掉,我跟清风明剑心情之劣,可想而知。

    “哈哈哈!这只是一点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这七个女孩我会每次杀掉一个,直到腻了为止!”

    从笑声中,我大约听的出来,鸣声在外已经在里许之外。声线更给他弄的飘忽不定,让人难以琢磨具体方位。

    我冷哼一声,头也不会张手一扬,乾清上元太乙神雷网应念而发,这次我丝毫没顾及这无上级禁法对真气,法力的消耗,直开到最大范围,覆盖了上百里方圆的海面。

    鸣声在外的笑声,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声闷哼,然后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什么东西传出。

    天羽纱脸色比我们更难堪,等了一会,紫薇花开早从船尾复活,一下子就扑到了天羽纱的怀里,哭的极为伤心。

    天羽纱淡淡的对我跟清风明剑说道:“我们姐妹这就下线,就算是游戏里,我也忍不下这口恶气。清风,老牛,你们别让那小子嚣张到最后。”

    船头上光芒闪过,彩虹姐妹集体下线了。从好友中可以看出,这七姐妹很快就再次上线,不过这次她们选择了虹桥群岛。那是她们设定的老家,只不过一旦从那里上线,她们设顶在龟甲战船上的临时登陆点,就被删掉了。换句话说,彩虹姐妹已经退出了这个任务。

    我跟清风明剑各自闷哼一声,谁跟谁也没说话。我根本就没解除隐身状态,一飘身飞上了龟甲战船的巨大背壳上。清风明剑则是立刻打开了通讯频道,也不知冲谁在大吼,一看便知,是在跟某个人商借法宝。

    想要破去鸣声在外的无形剑遁,一个是战略上的,就是以隐身对隐身,天鬼变身的隐身法虽然不如无形剑遁,但是也可以一用。

    另外一个就是物资上的,只要有了能破去无形剑遁的法宝,法术,鸣声在外绝对不会是我们两个的对手,清风明剑想的就是这条路。

    龟甲大船一路乘风破浪,而这次,船上已经不见一个人了。在联络完朋友之后,清风明剑也隐去身形,让着艘龟甲战船看起来好似幽灵船。

    偶尔有发现了这艘大船的精怪,才刚刚*近,就被不知从何处飞来的剑光所斩。

    直到三四个小时之后,一声长长的大笑,才打破了这船上的安静。“两位难道怕到了如此地步,竟然让那七个女孩子下线去了。人怎可如此退缩?若不是这艘大船还在,我都怀疑两位也都不辞而别了啊!哈哈哈哈!”

    我这个时候,嘴角微微一小,把双眼闭上,再也不依*看不到敌人的它们。

    蜀山里模拟的十分逼真,空气流动,风吹,水流,无不跟真实世界一般无二。而鸣声在外隐身法再怎么神妙,也没法隐藏起,快速飞行,带起的大气震波。

    耳边听着鸣声在外的声音来回飘动,似东似西,我已经全然不为所动,就在这时,清风明剑一声大喝,已经出手,在我的感觉中,两股禁风,正在身边来回盘旋。

    就是这个!我双手一搓,天都,明河双剑首次合璧出手……万千雷电,亿万银河,瞬息之间已经把我圈定的目标卷入。

    鸣声在外,你已经得意的太久,就让你知道一下,我老牛再也不保留实力,会是个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