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金遁水钩附着属性,对水系法术,跟水系的神雷,有大幅增长威力的效力,偏偏这玄阴真水,正是一切水系法术的老祖宗。

    铺天盖地的黑云,刹那间已经笼罩了玄阴凹上空,这玄阴真水以水生木,以木生火,五行生化,幻变无穷。水火刀兵,巨木黄沙,满天滚滚……“我说系统怎么说,需要两件五行生克之宝,原来颠倒是为了这个。”

    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手段好想,只得发出护身的玄冥一气无相坤载雷网,任凭无数玄冥水雷跟玄阴真水化生出来的水云互相激荡,炸裂不休。

    玄阴凹内的玄阴真水,犹如无穷无尽,射出来的黑气延绵不绝,渐渐地,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护身玄冥真气跟玄阴真水互相牵扯,开始交融会通,我体内的法力值,疯狂跌落谷底。

    “娘的,我定是什么东西搞错,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的!”

    我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究竟现在算作什么个状况,出了把补充法力的丹药,当作炒豆一样狂吃。也只能驱使青索,在水云中反复纵横,尽量不让这些水云聚合到一起,免得倍增威力。

    就这样苦斗了两个多小时,玄阴真水是越化越多,以五行相生之术,幻化出来的五遁威力,也是越来越大。眼看这个任务,我是没多大可能完成了,正要收回青索,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突然在水云之上,有无数法宝,神雷碰撞,爆炸之声,然后我就看到数十道玄色精虹,跟两道交尾银斗在一起,喝声阵阵,似乎西极教来了大敌。

    “活该,这群西极教都不是什么好鸟,这收玄阴真水的任务,为何清风明剑做来就那么容易,我就吃苦不水!老牛我是被玄阴真水缠住,不然非暗算他丫的不可!”

    玄阴真水威力极大,虽然化生一团团黑色水云,但是重量奇大,就如同他四海之水,压在了我的头顶一样,若非如此,我早就走了,哪里还会在这里受罪。

    正在这时,头上争斗的双方,齐了变化,那个使用两道交尾银虹的家伙,扬手发出一道金光,只一卷就震开了西极教教众的数十道玄色精虹。也不知怎的,耸逼退玄阴教教众之后,伸手一指,发出一团浩瀚柔和的佛光,往下方一照,玄阴真水本来蒸蒸不绝的势子,竟然给这人逼得微微一缓。

    “真是多谢兄台帮忙了,俺老牛去也!”

    我驾驭了玄金遁水钩,望空而起,但是身外的玄冥真水,却已经跟玄阴真水混合一体,急切间竟然没法分开。我剑光之后,呆了一条黑色水汽,宛若长龙般紧追不舍,这乃是气息感应,我竟然一时想不出摆脱之法。

    那使用两道银虹法宝之人,见我似乎有些吃力,竟然也不问三七二十一,把刚才逼退了西极教教众的金光,又卷了下来,拦腰把玄阴真水切断,让我顿时如释重负,身上轻松无比。

    跟我体外护身的玄冥真水牵扯不断的玄阴真水余气,失去跟玄阴凹内主体的联系,顿时变得温顺了很多。在我运起玄冥真气,想要逼开这些玄阴真水的时候,却发现一件叫人惊喜交集的事情。

    这些跟我玄冥真水牵扯不断的玄**汽,本来纯黑无比的色泽,竟然开始变得淡了起来。

    “玩家醉酒青牛炼化玄阴真水……本身真气提升!”

    沧水猿变身,天生体外就有一股玄冥真水护体,跟体内的玄冥真气,息息相关,表里牵扯,互相联通,任意转化,这玄冥一气无相坤载雷网正是玄冥真水凝炼所化。

    我这门禁法修炼的并不勤奋,因此这么久了,也才修炼到了第六级而已,没想到玄阴真水被玄冥同化了之后,真气上限一路突破,竟然莫明其妙的加了两百多。

    “原来这玄阴真水,竟然有滋阴壮阳、大补气血之疗效!”

    这一惊喜,真是非同小可。

    这时,从西极教大本营方向,双射出了三道玄色精虹,这三道精虹威力可就比刚才的那些徒众大了不知多少,显然是西极教的长老级人物出马了。

    看看双方又斗了起来,那使用两道银虹之人,不得不收回了那道金光。不过,这回我不是巴不得跟玄阴真水做最亲密的接触,等我一个跟头扎下去,玄阴真水果然双如同见到磁石般被吸引上来。可见俺老牛平时风姿绰约,魅力过人……

    拼着把身上的被法力丹药都消耗光,我跟玄阴真水就这么硬顶起来。沧水猿天生的玄冥心法,威力煞是苦怪,在开始我尚不敌玄阴真水的灵异威力,但是随着我拼着消耗真气,法力,也要炼化一丝一微的玄阴真水,真气上限一点、两点,五点、七点的缓慢增加,我心里果然爽歪歪。

    “叮咚!恭喜玩家醉洒青年,玄冥心法等级提升……玄冥一气无相坤载雷网等级提升……真气上限增加……”

    系统不断传来的提示,让我喜倒心翻。我正乐不可支的当,上空突然传来凛冽风声,一声高喝传来:“道友,你快随我走,这些西极教的老混蛋倚多为胜,我不跟他们找了。”

    “丫以为自己是谁啊?没看老子正爽?”

    我抬手就把玄金遁水钩发了出去,跟落下来的两道银虹一碰,发出了极为清脆的震鸣之声。

    “居然能挡得住我的玄金遁水钩,这家伙的飞剑倒也不差啊。”

    我心中凛,急忙抬头去看。在两道银虹,映衬之下,来者竟然是一个七八岁的娃娃。全身衣饰华表丽之极,珠光宝气,佛法森严,竟然是一个等级暴强的P。

    “又有自由P出来搅局,这些没有固定坐标的P咋就这么讨厌呢!”我倒是忘了刚才这人,曾经也救我一次,心里抱怨,手下就丝毫没有容情,玄多遁水钩威力发挥到了极限,跟两道银虹斗得不可

    开交。

    系统提示这个时候也开始放缓,在“叮咚”一声之后,终于传来最后一道:“玩家醉酒青牛,利用玄阴真火,玄冥一气无相坤载雷网升到23级……真气的极限提升一万三千点……是否收到剩余的玄阴真水?”

    “收啊,怎么不收。”我翻遍了乾坤袋,这个时候才猛然省得一件事情,收玄阴真水,需要一件容量极大的法宝。我哪里有来?身上几个葫芦、玉瓶之类的,装个几百斤就到了极限,哪能装得下,在这化生开来足够淹没整个西极界的玄阴真水。

    也是病急乱投医,逢庙就烧香,我不知怎地竟然把当初装古金符的八个古铜瓶翻了出来,顺手就往外一甩,没有想到,这下子竟然误打误撞,用对了玩意。

    玄阴真水所化的黑色,骨碌碌地直往里面涌去,我只用一口古铜瓶,顷刻之间就已经把玄阴真水收尽。

    “哈哈哈!牙口好,胃口就好,人品好,一切都好!”

    我没兴趣跟上面那使用银虹的P毫无来由的苦斗,虚晃了一招,正要往下退去,却突然听得上方有人高喊:“醉酒青牛道友,千万不可,下面尚有万千玄**雷未曾爆发……”

    “我哩!咋不早说??”

    玄阴凹内,这个时候,一阵闷闷的震动之后,无数黑色雷珠,足够面盆大小,带着丝丝阴煞之气,没头没脑的就乱打了上来。

    我正在最下方,这雷珠的威力,我正是首当其冲。

    “他喵个大熊猫的,让你尝尝老牛我新收的玄阴真水的厉害!”

    我一甩古铜镜,刚才所收的玄阴真水,又喷射出来,化成一道黑色犹如大口鲸吞,晃眼已经把数百颗玄阴雷收入其中,我的上方,就是那个使用两道银虹的P,他依旧用那道金光一卷,所有*近他的玄阴雷珠,都被金光绞入其中,泥牛入海般不知去向。

    西极教的三长老,跟刚才那群西极教教众,这个时候最是手忙脚乱,他们没有足够的准备,也没有就手的法宝。虽然被我跟那使用两道银虹的P,早就收去了大半的玄阴雷珠。他们还是慌乱了一阵子,有两名徒众,不慎被雷珠炸到,一人重伤,另外一个更倒霉的,就化光转劫去了。

    “你这人,我早知道你是跟西极教那些人一伙,就不来救你了。居然还出手打我,早晚叫你知道厉害!”收了雷珠,那使用两道银虹的P似乎要走,突然一声高喝,基凡都那个混帐,也驾驭了一道玄色精虹赶出来做和事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