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道友慢走,刚才我教中正进行一件至关紧要的大事,被您冲撞了法阵,行法已经失败。为此教下门徒,才有些怒火怨言,还望勿怪!”

    这话说的滴水不漏,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卸,然后再夹磨三道的表示我很抱歉。除非遇到超级蛮横人物,不然,非被这老小子弄的不好意思了不可。

    这使用两道银虹的小孩,果然受不了这个,立刻拱手道:“我是路过西极,看到这边有些邪祟,还以为你教中用火人生祭什么邪门妖神,既然是一场误会,我也不追究了。白惹一肚子气,我先走了!”

    我在下面拍了一道鉴定过去,“小神僧李洪,峨嵋掌教妙一的前世爱子,小寒山寒月大师谢山的门徒。等级两百零六……”

    不消说了,他掌中两道银虹,定是时阶的法宝断玉钩。那道威力无穷的金光,定然是十阶的防御型法宝香云宝盖。这两件宝贝可不是等闲,前者据说是太古大神共工氏,用寒晶精粹跟万载玄冰所炼至宝,后者乃是罕见到了极点的佛门重器。

    还别说,我这下就盘算起跟清风明剑联手做了这个李洪,杀人夺宝的机会有多大。

    思考片刻,我终于理智的确信,就凭我跟清风明剑绝对没法破去这位npc的佛门防御至宝,打闷棍的勾当,成功几率无限趋近于零。

    见李洪要走,我急忙一催剑光,赶了过去。高声喝道:“小神僧慢走,在下青城弟子醉酒青牛,有事问询!”

    李洪按下剑光,斜眼瞥我,突然说道:“你身上邪祟隐隐,显然修炼的魔道法术,青城乃是名门正派,怎会有你这样的弟子?”

    看到李洪断玉钩化作交尾银红,对我就要下手,我不得不信口开河道:“我虽然不慎入魔,但是一心向往光明,听闻寒月大师,有佛门至宝可以炼化魔头,特来求小神僧帮忙!”

    李洪真的是个不讲理的主,我说话自诩也算委婉,但是李洪的断玉钩可是一点力道都没有减轻。好在我的玄金遁水钩,青索威力也不弱于他的断玉双钩,这一斗起来,场面上倒也难解难分。

    在蜀山里混了这么久,虽然俺为人颇为低调,但是对御剑术也是颇有信心的。跟李洪打斗开始,我还不怎么惊惶,以我目前青城剑诀的层次,两口飞剑都是数得着的仙兵,只要李洪不动用其他法宝,咱老牛也不惧他。

    李洪这npc在蜀山里。设计的是佛道双修,法宝又强,而且没有拘束,自由自在,玩家根本找不到他。从蜀山开服到现在,他已经*杀怪升级,实力变得比一些开山怪级别的邪派boss还要强悍。系统设定的心高气傲的虚拟人格,也就越发的突出起来。

    凭借他佛道双修的剑法。十阶仙兵断玉钩。竟然没能压制的住我。让他十分不忿。一时间,倒也不想*别的手段迎敌,只是把两口断玉钩,催动的天骄灵动。银红泄地,非要胜我一招不可。

    “原来npc也有好胜心咩!这家伙有没有听我分说?”

    连续拼了百招有余,我的青城剑诀,也催发到了极限。这么硬斗下去对俺十分的不利,我高喝一声:“小神僧还不助手,是否我们赌个东道,要是我输给你,自然任凭处置,要是你斗剑输了给我,却输什么给俺!”

    “废话,我怎会输给你这样邪祟之辈。要是我斗剑输给你,就帮你炼化魔头。”

    “好哩!原来李洪这么好骗,我还一他冷哼一声,干脆嗤之以鼻,不会搭话呢!”有了李洪的保证,我顿时精神大涨,人工智能虽然发展了这么久,但是在围棋,象棋,这些动脑的竞技上,还是没法完全击败人类的棋类大师。这操纵飞剑之术,我就不信,敲不掉你一个娃娃。

    要说李洪的峨嵋剑诀等级,比我的青城剑诀还略逊几层,但是他本身的等级高出了我快一倍。大家在剑法威力上各有所长。比操作,这李洪也算蜀山npc里智能最高的档次,飞剑运用的出神入化,堪称精湛。

    飞剑的威力,咱老牛玄金遁水钩略逊人家一筹,但是青索却强过断玉钩一个档次,不过人家的断玉钩两口乃是一套,这方面我也占不到便宜。

    俺老牛的取胜信心,完全依赖在我比他多出两口飞剑的基础上。

    李洪的两口断玉钩,一压,再压,我的两口剑光,虽然依旧精芒耀眼,但是却缩小了些许。再这么拼斗下去,战场优势定然会向李洪那边倾倒,我更是有意留了几分真气,把剑光再度撤回身边一些距离。

    李洪不知是计,大喝声中,连喷几口真气,断玉钩的光芒暴涨,两道银红经天彻地,化作数百丈长短,把威力发挥到了极致。

    我看了这气势,倒也心惊。“***,这李洪的功力说不定快赶上峨嵋斗剑时,他老子峨嵋掌教老齐了。咱不要耍了,赶紧先下手为强!”

    天都、明河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从我袖底飞出。这到了寄托元神层次的御剑术,有个附加的技能,就是可以把飞剑收入体内,再不用背在后背,或是挎在腰间。因此,李洪对此毫无防备,没有料到我还能发出两道剑光,更想不到这两道剑光的威力,竟然不输给他的断玉双钩。

    “贼子好卑鄙!”

    看到万千雷电汇聚的天都,星河如带亿万五彩光砂灭不定的明河。李洪大骂一声,不敢怠慢,急忙放出了香云宝盖,一道金光一卷,晃眼布散开来,在身前铸下金墙一样的防御。我的两口飞剑斩上,虽然震的香云宝盖幻化的金光,也后退数丈,但是终究没能破开这佛门至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