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里,要说好事的,我跟清风明剑绝对是数一数二。这地穴下的宫阙,防守的禁法十分厉害,片片金霞,层层荡起,我跟清风明剑攻打了半个多小时,愣是没能砍掉多少防御度。

    这种状况,让我的好奇心更加高涨。切换了成套的玄阴幡上去,用炼魄大阵,缓缓消磨防御禁法的防御,我也懒得用飞剑去砍了。法宝比飞剑好就好在,只要设定了指令,它就会自动发挥功能。除了不断的吸收主人的法力,提供给法宝运转动能之外,根本就不用去管它。不似飞剑,还要选择招式操作。

    我的天都、明河,加上青索跟玄金遁水钩,攻击力远远超过的玄阴幡,但是使用玄阴幡我不用那么辛苦的一剑一剑的砍。

    把玄阴幡往地穴宫阙大门上一罩,我跑过去刚才清风明剑指点的石碑前,仔细看了上面所书写的东西。这个玩意,就跟导游的简介差不多,大意说的是,西汉年间有邪道绝世凶顽,名曰辛双辰,原本是正教弟子,后来为了一部道书叛了师门。曾收过三大弟子,尽数被天诛轰杀,其中大弟子一手创立天淫教,曾传下道统云云。

    “辛双辰,天淫教……道统?”

    我猛然想起,妖尸谷辰号称玄阴教祖,但是人的师傅,却是原本恶名昭著的天淫教祖师。这家伙虽然是邪道凶人,想必也是觉得自己的师傅,一手创立的教宗名称实在过于淫荡,才改了名号,重新注册的商标。

    如此排开,这辛双辰岂不是妖尸的师祖么?

    看介绍。这辛双辰果然凶悍顽劣,他本是出身正教,一身法术,正邪兼修。不但得到三本正邪两家道书,修成绝世神通。更无意中。得了一部西方佛门至宝《未来星宿劫经》。这部佛门宝典,乃是外道问圣妙法。载有无穷法术。

    亏得艾真子乃是九天谪仙,下界之时带了数件天府奇珍。修炼数百年之后,不但功力尽复,更炼就伏魔**力,把这邪门巨孽困在了十方炼界大阵之内。毁去了肉身。打掉了数百年的道行,因为艾真子飞升在即,急切间也炼化不得辛双辰地元魄,只得携来西极,镇压在这他早年修道的地下宫阙里。

    乖乖咕隆冬,猪肉卷大葱。这辛双辰还真的够劲啊。

    我这边偷懒,清风明剑也没心思做苦力,他放出了几件厉害的法宝,配合我的玄阴幡缓缓磨去守护禁法的防御。也跑过来跟我看石碑。

    我顺口问道:“清风明剑,若是这老怪六亲不认,见到咱俩之后,就要吃了解馋,那该怎么是好?看这老怪辛双辰如此生猛。我肯定是吃不消他地。”

    清风明剑扫了几眼石碑,回头说道:“这里摆明了是个大任务,就算是我们倒霉,不但没得到什么好处,却惹得一身骚气。难道你我还怕了这老怪不成?凭咱俩联手,就算两百级的大怪,出能从容逃脱。”

    我摸摸自己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就怕这老怪不是两百级的。”

    “哼,蜀山里最高等级的五**oss,绝对没有这个什么辛双辰,你怕了怎地?”

    看到清风明剑也有些内怯的反驳,我淡淡飘出一句:“就算不是三百级的超悍boss。两百九十九级也够咱俩喝上一壶。”

    “运气哪里就会衰到你说的那样。看这家伙被一个上古真仙,捏的跟泥团似的,虽然说的凶狠,只怕实力未必很高。”

    “谷辰的师祖啊,再低能低到哪去?艾真子可是蜀山镇派双剑,紫郢,青索的初代主人,那水平只怕比峨嵋祖师长眉还高。”

    我们两个正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封禁宫阙大门的金霞光灿,却渐渐的淡了下去。这没人主持的法术,终究比不过,我们没事就扔个大补的丹药,当糖豆吃的玩家。

    看到护宫的金霞,在玄阴幡的黑气之下,左右支吾,却有气无力,最后蓬!的一声被我玄阴幡发出的黑云绞散,崩化成一天的金星光雨。清风明剑早就等不及了,当先就驾驭了剑光,冲入了宫阙大门。

    “我*!这家伙真是个纯粹的行动派!”

    我前脚后脚进去宫阙大门,只这么片刻功夫,就没年看到清风明剑的踪影,这地下宫阙,从外面开还不觉怎地,进到里面,却显得广大无比。

    从上到下,这宫阙足够三十四层,每一层的面积都有耗资百亿的国家大剧院数十倍广阔。从宫门开始。到处都是奇异花草,其中不乏蜀山里罕见无比的珍贵药材。

    虽然俺老牛不是炼丹专业,但是这个时候,却又怎能不顺手牵羊,反手摸驴一翻。清风明剑进去的虽然比我早,但是我估计这地下宫阙,绝非这么简单的地方,有他前面探路,我还安全一些。

    挑那最值钱,最稀罕的药材尽情采了个够,我一路摸索着直奔下层飞去。这艾真子想来排场也是甚大,这旧居建造的金碧辉煌,规模宏大之极。看起来没有个两三个月,我想要搜遍每一处宫室,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里不知能否占据了当作仙府啊!蜀山里的洞府,可没有一座有这种规模,就是不知道系统有否这个设定。”

    蜀山里的仙府,也并非都是玩家可以占据,比方峨嵋太远五府,东海紫云仙宫,这少阳神君的离珠宫,都是系统分配给npc门派的,玩家就算尽屠这些门派所有生灵,也没法将之据为己有。但是这艾真子故居,究竟是什么性质,俺老牛还有些琢磨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