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者可是芮真子老儿后辈,他怎会又想起我的?”

    我跟清风明剑,被这句话,被这句听来悠远飘荡,但是却不知用了什么邪法,弄得直摄人心的对话,给震的头上乱冒血花。看那血花的层色,居然都是一百,五百的。

    “丫的,好邪门的法术,竟然能以音波伤敌。”

    这种法术伤害力不大,但是古怪就古怪在,音波伤敌没法防御,蜀山里似乎没有隔音效果的法术。这种几乎无法防御的邪门手段,让我大大吃了一惊。

    不过以我的自动回血速度,几百点失血,顷刻之间就能恢复满点。要想*这手段,造成切实的战力伤害,倒也没有多大的可能。

    唯一值得奇怪的,就是这声音传来的方向。

    “我们乃是偶入此地,跟艾真子仙长并不认得,敢问前辈是谁人?可否指导小子们离开此地?”

    我提气高声对答,想先摸摸这老怪的底子,既然都说明这里镇压了辛双辰老怪,这npc的身份到不用确认了。

    “不认得?那小子你身上的青索是哪里来的?这口仙剑可在当年让我吃了极大的苦头啊!”这次声音如雷滚滚,饶是我运用玄阴神幕把自己包裹的风雨不透,还是损血八百点,血花开的灿烂,颇为触目惊心。

    “这老怪要是个唐僧式的啰嗦人物,滔滔不绝的跟我们吼上几天,等我跟清风明剑的补血丹药光了,只怕自动回血的速度,未必赶的上损耗啊。”

    想到此处,俺甚是毛骨悚然。这蜀山的设计师也太阴险了。落在这个逃都逃不掉,又找不到对手来砍的境况下,真是叫人杜绝的的任何胜利的百分比。

    清风明剑显然跟我想到了一起,急忙帮我解释道:“我这位朋友地青索,乃是来自偶然。并非师门传承,跟艾真子绝无关系……”

    “呵呵.哈哈哈!”

    海面上,突然风淘骤起,无尽的诲水都化作了满天火雨。本来还是云淡风轻。碧波万里的海域奇景,顷刻之间便成了无边火海,焦炼地狱。

    凭空一个有无穷烈焰组成的巨大头颅,猛的自火海中升起。

    我急忙放出自己地百毒光障护身,就随手抖开了玄阴幡,手里扣了自己的四口飞剑,随时准备迎敌。“喵的,也不知这老怪究竟能交流一下不。别是早就泯灭了人形,或者……”

    我这边还未打定主意,是先礼后兵,还是偷袭暗算。老怪辛双辰却已经快要把上半身从火海中凝聚成型。清风明剑私下里伸手拉了我一把。悄声说道:“青牛,你觉得咱俩有几分把握干掉这老家伙?别千年打雁,今天失手挂在这里吧!”

    平时碰上多么凶狠的boss,我跟清风明剑也都不至于怕了,今日这老怪出场声势未免太过惊人,加上那地心宫阙门口的石碑,介绍的也挺耸人听闻

    面对这辛双辰老怪。我们两个,不自觉的都有些胆怯了。

    “玄阴聚兽幡!你是何人门下,竟然懂这术法?”

    紧张到不成的我,被这句话提醒,突然如同醍醐灌顶一样,看到无限光明的生机。“丫的,这老怪是谷辰的师祖哩,俺这玄阴幡虽然来路不正。但是说不定……可以骗骗人哩。”

    “在下正是谷辰教祖门下,这青索剑,也是本门心法修炼。还有这玄阴幡,正宗邪派至宝。……嗯那,我们来这里。是听说此地被上古真仙,镇压了本门的祖师,我等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线索,特来解救……”

    这瞎话一旦扯开,我这嘴皮子是越来越顺流。清风明剑跟我一搭一挡,立刻把自己说成了仰慕天淫教宗,前来解救老怪的诚信弟子。

    辛双辰老怪,也不知是否听进去我俩的胡扯,当他全身从火海里现出,一个犹如山岳般的火焰巨人,就呈现我们的面前。这辛双辰虽然借火焰成型,但是却并无凶悍丑恶之貌,远远看去长须飘飘,大袖宽阔,望之如有道高人,气质颇为和善。

    “这玄阴心法果然不假,你果然是我玄阴一脉传人!”

    辛双辰法身凝缩,眨眼变得跟普通人身量相仿,组成身体的烈焰,也变得凝聚入实质,从外表看来,变得跟真人无异。

    “不会吧,我们这么胡扯,他居然也信了?”

    我心中一突,这才猛然想到,蜀山里的npc智能,是要*逐渐积累来提高的,这老怪被镇压了这么多年,不变态就不错了,哪里有机会积累智慧,提升思维能力,完善品质。

    想到此处,我这阿谀之词立刻滚滚而出,末了,没忘了询问,这该死的两仪微尘阵法怎么才能出去。

    被我拍的舒舒服服,辛双辰拈须微笑道:“这两仪微尘阵法,虽然了得,但是我被镇压数千年,巳经精修无上秘法,再有五十年定可自行破阵。既然你们来了,可随我修炼无上**,至多只用二十年,便可破阵而出了。”

    我听得脑袋一阵眩晕,终于想明白,这辛双辰是为什么被设计出来的了。

    这幻想国际为了延长蜀山的寿命,定然要不断的添加新的元素,新的任务。这辛双辰根本就不是这么拿来玩的,他根本就是要等几年之后,玩家等级大幅提升,就被游戏放出来,给玩家们斩妖除魔用的。

    “×××老魔,破了上古ooo仙人的封印,屠杀了无辜玩家npc无数,为了蜀山的和平再现,号召大家来圈杀这老怪啊……”

    想到这样的片段,我心里真是一阵冰凉,这样的超级boss,蜀山设计师一定还埋伏不少。我跟清风明剑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没门非要踹进来。这下可怎么出去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