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剑听潮淡淡一笑,说道:“就知道瞒不过老牛你。我火德真身是度正道百万天劫的奖励。火系法术免疫百分之九十,天生火遁,火系法术威力叠加,自带乾元五气离地焰光符,九天火府召灵兽勒令。”

    “噗!”这回轮到俺冲天喷血花了,我渡过的负十万功德大劫,为什么就是变大猩猩哩?难道人品好,天劫的奖励就会稍微特别一点?

    我跟弹剑听潮才罢手,通讯器里就传来嘈杂的呼叫声,我低头查看,不多不少,足足八个,打头的紫瞳风舞这小丫头片子,后面一溜七个,id,那是五光十色,姹紫嫣红,缤纷绚丽……天羽纱,火永华,凤飞飞,李月儿,毛毛虫,紫薇花开早,秋月梧桐!

    “彩虹姐妹何时投奔我岷江派来了?”

    我游目四顾,果然看到紫薇花开早对我不住的挥手。小脸蛋微微有些发红,笑得极为灿烂,惹得周围一圈男淫,眼睛里都喷射出无穷火焰,这群混蛋都懂火系法术么?

    我一拍正在得意的弹剑听潮,飘身下了比武场。一道金光随之就跟牛皮糖一样射了过来。正是紫瞳风舞这超级豆豆妞。

    “呵呵!想喊我爸爸咩?你可要先确定这群阿姨里面有我女朋友才叫哦,不然……会有一大堆人跑过来人大侄女,你会很衰耶!”

    被我恐吓,紫瞳风舞倒也真不敢开口,彩虹姐妹个个都跟俺关系亲密,她一时真分辨不出来谁跟我更暧昧一些。紫瞳风舞虽然外貌是个小婴儿,但是年纪也是跟彩虹姐妹差不多的女生,这要是被一大群人扑过来,叫大侄女……

    “明显被我恐吓住了么!嘿嘿,你还嫩点。”

    紫薇花开早唧唧咯咯。笑着把怎么离开虹桥群岛,在大海上,怎么惊险万状,结果还弄错了方位,又横渡半个大陆区,才找到了万毒分舵。

    这周围人多嘴杂,我还真怕有人传来传去,传到天空院那些人耳朵里。叶青青不怎么上蜀山,可是天空院那批人都是资深玩家,谣言传出去。变成了我有七个私生女儿,名曰彩虹组合,那就大大的不妙了。因此我急忙招手,让弹剑听潮跟我一起,大家先回万毒神殿。

    紫瞳风舞对彩虹姐妹身上的彩虹套装,羡慕的不得了,这会已经凑过去,跟天羽纱,火永华,凤飞飞,聊得颇为投契。

    热闹了这么一阵,万毒分舵得其余玩家。该干嘛就干嘛去了。大家又不是那免费票来看我的演唱会,能一坐几个小时。

    我拍拍弹剑听潮的衣服,他这套粗布长衫,才九个防御,不用说也是最便宜地货色。值钱的都拿去卖掉,填补亏空了。“同样是天榜高手,这人要是穷到这个地步,还真是让人……让人想笑啊!”

    我翻翻乾坤袋,火系的八阶飞剑,我倒是有两口,但是属性都不怎么样。法宝么,俺有一对天离麒麟尺,一枚是自己打到的,一枚是别人仍出来不要的……嗯,我捡了之后本来想还,但是木有人认领啊。

    开了租借系统。我把天离麒麟尺展示给弹剑听潮看。他眼神一亮,转瞬就暗淡了下去。天离麒麟尺是火系属性法宝中九阶高品,正合他使用。不过想起俺老牛一贯的生意手段,他相信我一定会卖,但是要价一定会让人想去死。

    接受了租借。弹剑听潮低声道了声谢谢。我一笑不语,掉头去文彩虹姐妹,在我万毒分舵感觉可好?紫薇花开早突然问道:“青牛你要去做任务么?我们也想跟着去,不知你方便不方便?”

    “方便,我方便的紧,要去就走喽,反正大家也没有什么准备的!”

    我这边开口,弹剑听潮哭着脸,不敢说话。彩虹姐妹如今的等级略有提升,但是也还没有破五十级大关。带了这群低手,对做任务自然颇有拖累,但是他刚拿了我的天离麒麟尺,怎好说声“不”字?

    不过我话题一转,就挂到了紫瞳风舞身上,笑眯眯地说道:“你既然撺掇彩虹姐妹去,可想而知已经做好了保护她们的准备,要是彩虹她们挂了一个,我定会开你出帮,顺带下诛杀令。俺老牛亲自出手,非让你知道乱说话的后果。”

    彩虹姐妹何等乖巧,怎么也不会提出这种,有些无理的要求。我刚才就看到紫瞳风舞在跟紫薇花开早窃窃私语。这主意稳是她出的。

    被我这么恐吓,紫瞳风舞脸上表情顿时一滞,心里不知怎的,深觉得我说话便会做到。一股炽热的感觉从她心底翻上来,悄声嘀咕了一句。“青牛这气势,比在学校门口堵门收保护费的小流氓还强……像是跟黑社会收保护费的……警察巨头。”

    “这年头,都是什么教育啊?”

    紫瞳风舞有元婴心剑这等超强技能,而且等级又算是极高。她在高手争斗地时候,或者还弱了一些,但保护彩虹姐妹,还不算什么问题。

    大家把队伍一组,我拎出还未修复的九天十地辟魔神梭,在弹剑听潮疯狂的推下巴举动中,带了彩虹姐妹跟紫瞳风舞入内,俺老牛怎会跟他这种穷鬼一般,练九阶法宝都需要特别去做任务。

    等了片刻,弹剑听潮呜呜哭着上了九天十地辟魔神梭,扑在了座位上就嚎啕起来。“蜀山GM啊,你们开开眼吧,怎么不用一千的雷劈死这一头奢侈地青牛啊!我只要他身上掉落的天离麒麟尺就好……”

    “呃!才一千个雷么?我已经被劈过一次的,雷劈活牛,滋味比起澳洲肥牛来,果然各有千秋,你要是想尝尝活牛劈你,大可以继续的嚎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