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剑听潮很无聊的坐在图坡上,看着几家帮会临时组成的执法队,维持比武大会的秩序。大约两三个小时才能轮到我们上场,因此趁着这个空闲,我溜下线去泡面了。

    现在正是上班时间,俺虽然自从掌管了家族公司,偷懒的功力日益见长,但是这利润还是稳步上升的。很多时候,所谓的经营不善,就是白痴乱管理的结果,一个成功的企业,需要的是规章合理,而非规章严格。

    当然以上,大家完全可以视为,纯粹是我找懒的借口。

    从文卷柜里摸出一盒泡面,我很熟练撕去包装,然后在最外面露出的线头一拉,然后就美美的等着面自己泡好。

    如今的科技,真的是没话说,这款新式泡面,自带挥发性加热剂。只要把面碗外面的线头一拉,里面储藏的纯净水就会被自动加热。面饼外面的隔水包装,也会被立刻抽走,让面饼落入沸之中,甚至连调味包,蔬菜包,肉末包都会被面碗盖上的一个小小搅拌器,搅拌均匀。

    当然……这味道么,还是几十年如一日,未有更大的变化,常吃泡面会上酸水的人,面碗盖上还人性化的预备的一枚胃乐通溶片,掷于面碗之中,顷刻即化。

    处理过几份文件,给叶青青打过电话,约好下班一起吃饭,我呼噜咕噜的扫光了面条,立刻再次进入了蜀山。

    我的时间拿捏的分毫不差,才上线,就听到有人高喊,弹剑听潮正一脸焦急的冲着我下线的空地,大瞪其眼,看到我出现,老弹就像看到了什么救世主一样,急忙拉过我,直奔九十九步岭的山头。

    彩虹姐妹已经跟紫瞳风舞跑到山顶,占好位置,而跟我们比武的正是那群同在九十九步岭歇脚的那群无赖玩家。

    看到我们这边女孩子较多,又都是美女,他们嘴里说话,污秽非常。

    “一个五十,十个五百,百来个大约六七千……我大概还负的起。”

    执法队的玩家,看到我们这边到齐。立刻叫道:“你们双方都推好了人选没?现在可否开始?”

    弹剑听潮正要说话。我冷冷的一把拉住了他,看也不看执法队的那些人,淡淡说道:“没必要挑人选了……”

    他们还未明白我这话的意思,我已经放出了万毒金钵,在身体外滴溜溜乱转。张手发诀,数千枚毒盅裂开隔空蔽日。化作一片乌云扑了过去。

    我这人说不上是善类,自然就手狠心黑,我上来之前,已经有了一段时间,这群人也不知骂了多么难听的话,彩虹姐妹跟紫瞳风舞可都是女孩子,现在个个都脸上发红,若不是对方人多,早就动手了。

    “***,我老牛要是都不能给朋友出气,还算什么男人。”我明着放出万毒金钵,暗地里,把百毒修罗幡也在手心展开,借着大袖大遮掩,一摇之下,放出了一千多头百毒金蚕盅,夹杂在万毒金钵放出的盅虫之中。

    我的百毒金蚕盅都是九十级的大货,那群无赖玩家,个人等级破九十的也不过三五小猫,剩下的都是六七十级,过半都在五十级以下。一千多头九十级的百度金蚕盅,加上五千头六七十级的各类毒盅,我这招华丽无边的大虫云放出,在执法队玩家一头冷汗的眼神里,把那群无赖玩家一裹,顷刻之间就吃了个干净。

    这些人纵有法宝飞剑,又怎能抵挡?进阶之后的百毒金蚕盅等闲飞剑根本破不掉防御,六七阶的飞剑能造成的伤害,也开始减低到正常的百分之六十。绿袍老祖凭这百毒进蚕盅纵横天下,又怎是那么容易应付的手段。

    看到满眼的红光飞去.我暗自收回了百毒金蚕蛊。只留下万毒金钵在身前飞旋。淡淡说了一句:“这个是否就算我们赢了?”

    那群执法队的玩家.虽然有监视比武公平的职责。但是.我一个人出手灭了对方一群,怎么说也不算什么不公之举。他们刚才也听了这伙无赖的颇多骂词.早就心中有火.除了对我狠辣的手段.蛊虫的威力有些心惊,倒也不敢为难。

    “我们要是说些什么不中听的.这位大师可没把那可怖的钵孟收起来哩。他随手一指,我们就得万蛊啮魂.死相奇惨无比。”

    轻私赢了第一个回合,彩虹姐妹高兴的快蹦起来。紫薇花开早忘形的扑了过来,抱着说大叫道:“青牛你真厉害、刚才那群混账骂的可难听了,亏了你帮我们出气。这下子杀的过瘾……”

    “哈哈哈哈!香喷喷,真的香喷喷……光脑技术,可以通过电子仪器分析,把使用者的体味,采集了之后,在虚拟世界内重现。要是紫薇花开早在现实里也是这个味道……”

    这个时候,讨厌鬼紫瞳风舞立刻蹦出来,打扰了我的好事,她一句话就把我从绮梦中狠狠的拉出来摔到了地上。

    “青牛帮主啊,你嘴角这可惜的亮晶晶线头,貌似口水。”xxyd.net

    我急忙一伸手,擦了擦嘴角,我这人这么注重仪表,又兼颇为自爱.控制力又强,哪有什么可惜的亮晶晶?这动作一出,我顿时察觉自己上了大当,掉头对紫瞳风舞怒目而视。但是这小Y头巳经一把拉着紫薇花开,小声说道:“这头蠢牛,笨牛,懒牛这么久才上线,带累我们被骂的这么惨,你还感谢他作甚。他要是早点出现,我们不是不用听这么久的污言秽语了。”

    紫薇花开早微微红扑扑着脸,突然冒出了一句:“白马王子总是在陷入绝境的时候才出现。随着一只纤纤玉手搭在我的肩膀,紫薇花开早慢悠悠的转到了我的身后。

    “不过……”

    “青牛你总是在看够了笑话之后,才会冒出来。”

    “给我去扑街。”

    七只淑女脚印,猛的印在了我的屁股上。

    “他喵的,彩虹姐妹什么时候都跑到身后去站着了?”这是我的脸皮跟九十九步岭的山头岩石,做最亲密按触之前,最后的一点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