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武的第二场,由于再次清理了一批人马,大家已经可以凑到百步岭下的一个巨大空地,来开联谊会.俺刚才的出手,早就被人传开,因此第二场开赛的时候,我们的对手明确要求,一个对一个,打足十场来分胜负.

    我哭丧着脸,计算着自己的公德值,确实不能再负下去了,转手把万毒金钵租借给了紫瞳风舞.然后这位大小姐大发雌威,当场就挑上对方的地盘,刷了几十人.

    虽然心疼这场冲突损失的几十头蛊虫,但是俺更加损失不起公德值.负百万功德天劫一过,就等于过了蜀山传说的三劫.

    按照蜀山最新披露出来设定,度过三劫,就相当于踏入仙魔两道,不在算是人间界的修炼者了.度过正道,十万,百万,千万功德的天劫,就可以获得散仙称号.度过负,一万,十万,百万天劫,就可以被称作魔头.

    其实到了一百二十级以后,升级就到了一个尴尬门槛.到了这个时候,获得每升一级所需要的经验值,已经超出了现实里五个月,除了度劫可以获得等级的飞速提升,再没有捷径可走.

    俺这种早度劫的,在以后升级当然会少了这份捷径,但是在初期得来得好处,积累到最后,自然远远超过一百二十级之后度劫.

    踏入仙魔两道,在蜀山才算开始进军天道得正式开端.到了那个时候.蜀山就不在是一个杀怪挂BOSS的游戏了,而是正邪两道征伐的修罗场.一旦修成散仙或魔头,就不像现在的普通玩家一样,面对各类NPC,无论出身什么门派,都可以试着交涉.而是会被敌对阵营的NPC围攻.人品差一点,甚至可以看到被数十正道NPC围攻玩家的震撼场景.

    嗯,换个简单的说法,比方俺老牛度过三劫,成了魔头.峨嵋,青城,昆仑…等正道门派,会立刻生成一个狙杀魔头,解救世人的门派任务.这个时候,各大门派,除了原本的一些任务NPC,便会开始系统生成除魔卫道,或者除魔卫道的大批无名弟子.

    任何一个玩家,都可以用对出身门派的贡献度,来求取这些无名弟子地帮助.这些帮手的等级数量.跟门派的贡献度密切相关,要是密切度刷暴到一定程度,请出有名有姓的NPC,那出场费也是可以商量的.

    鉴于俺地人品坚挺程度,前来围杀俺的,十有**会有峨嵋派的二云三英,七矮,甚至我那便宜师父,师叔…如果再遇上几个特别仇恨俺地,甚至可以狠刷贡献,弄出了三仙二老诛青牛的片断出来.

    按照常规,一百二十级之后才开始度劫,一百五十级左右才能成为散仙,或者魔头.也只有俺这种少年英才,才有资格跟机会,这么早就担心如此高段的问题.

    紫瞳风舞干掉所有抗议者,我们自然而然地就成功晋级.而万毒金钵也成了在场玩家眼里,一个非常叫人羡慕地犀利法宝.

    等紫瞳风舞把万毒金钵归还之后,立刻有两拨人马,上门来询问这宝贝可否出售.

    鉴于我要是出售万毒金钵,在后面的比武中再亮出更高阶的百毒修罗帆来,十分之步人道,因此,我严词拒绝了这两拨人马的购买要求.

    “身怀重宝,不愿脱手,倒也是人之常情.不过若是在下愿意用另外的法宝交换呢?”

    我才拒绝了两拨,这第三拨出资购买人,也是转眼就到.这次来的人,俺居然认得,正是异界旅行团的副团长天灾.

    本来这么多人,我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现在就算想不注意也不成了.亏得我披了七宝佛衣,形象大变,不然这家伙刚才那句,就应该是,你这厮不是醉酒青牛吗?今日定要了断私仇…或者干脆,就是一句,我丫的杀你全家…就扑过来动手.

    自从异界旅行团的六人杀手组,被我挂在了灵骨岛.我心里就一直有些不安,生怕再被谁找上门来追杀.不过自从天都,明河到手,这些不安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天灾的出现,我甚至有几分跃跃欲试.不过琢磨了一下,还是很没有品位的问了一句:”不知道您愿意用何种法宝交换?”

    天灾微微一笑,悍然说道:自然就是这百步岭下的飞剑铜雀了!

    “切!这厮脑子糊涂了,居然鬼扯.”

    我顿时再也没有了兴趣,挥挥手着他滚蛋.

    天灾自然不知,我心底的咒骂,依旧信心十足的说道:”你们虽然有这种极品法宝,但有这么多的玩家,怎么会看着你们几个人最终拿到东西.肯定会有人不顾规矩,最后管他杀人夺宝.我们这次来了两千人.足以保护你们最后取得法宝.”

    “呃!我说这位天灾老兄怎么说也是蜀山有数的高手,天榜排名尚在你我之上,怎么一幅穷疯了的嘴脸?”

    我对天灾的提议,颇为惊异,立刻私聊弹剑听潮.老弹苦笑一声,带着一股同病相怜额语气说道:”天灾异界旅行团总部度负十万功德的天劫,毁了随身的七件九阶法宝,一口九阶飞剑,六七阶炮灰无数.据说他杀孽太重,是目前蜀山玩家里,度二次天劫,损失最惨的一个.”

    “咳嗽,这法宝不是可以修复?他发动全帮之力,寻找到足够的材料,自然可以重新炼制.”

    弹剑听潮拍拍我的脑门,试过温度,这才开口道:”蜀山的大多数门派心法,都有祭炼法宝的口诀.但你见到有人能祭炼别派的法宝吗?”

    “呵呵!俺老牛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