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法宝飞剑的祭炼,乃是这个游戏的一大特色。

    几乎所有的法宝,飞剑类物品,都必须祭炼后才能使用。玩家的心法跟飞剑属性若是相合,祭炼很快就能完成。比方我拿到天都,明河,几乎立刻就能发挥全副威力。一上手祭炼度接近百分之九十。

    若是属性不合,比方我手上的青索,现在祭炼度也才百分之六十。不但未能完全驾驭了这口魔化了的蜀山仙兵,经常还会被入魔困扰,给自已添些不大不小的麻烦。

    随着玩家不断使用飞剑,祭炼度也会随着频繁使用,而逐渐提高。这个设定跟某些游戏的熟练度有些类似,但是却不是针对某一类别的武器,而是针对的特定某一件武器。

    而玩家用来祭炼,飞剑法宝的手段,就是门派剑诀跟炼气诀,衍生出来的炼剑,炼宝诀。一般来说这两门心法十一二级的时候就会出现。除了祭炼飞剑之外,专门用来给玩家修复飞剑,法宝之用。

    在战斗中,玩家难免遇到比自己等级高的对手,品阶较低的武器,自然也很容易被毁坏。这些飞剑法宝,除了被当场爆碎的,只要还留有残体,就能利用炼宝诀,重新祭炼修复。

    不过玩家门派的出身,也决定了修复飞剑法宝的种类。

    比方我的青城心法,适应性比较广泛,几乎所有仙兵类,神兵类法宝我都能重新祭炼,修复伤损。其他的佛兵,邪兵,魔兵,就非我力所能及。

    而玄阴真经只能修炼玄阴至宝。除了玄阴幡,黑煞剑,黑青丝,玄阴神幕……这些特殊品牌的,就连属性同为魔兵的普通物品,都没法修复。

    天灾得到的飞剑法宝,自然不可能像我这样,除了本门嫡传。就是自己炼出的魔兵,动手修复容易。尤其是高阶飞剑。往往需要极为苛刻的条件,才能修复还原。单单这所需的心法一项。就足够让玩家吐血。

    天灾见我久不回答,脾气立刻暴躁起来。他本来就跋扈惯了地,对我们这几个看起来没什么背景的玩家,就不大瞧的在眼内。见我居然对他的提议还十分犹豫,顿时起了羌怒。

    “你们若是不答应跟我联手,只怕一枚万毒金钵也当不得高手一击。”

    弹剑听潮正要解释,我混不在意的抢先说道:“这算是威胁咩?贫僧倒要见识一番,所谓高手算做什么东西。”

    “喵的!不过就渡过个负十万功德的天劫而已,当我老牛没渡么?当年你天榜排名高我不少。现在……嘿嘿。老牛我对手上的法宝也很有信心。”我心里想道,就没把天灾地恐吓当作什么一回事。

    天灾猛然双眼乱放精芒,缓缓对我说道:“你这位大和尚有种,敢对我这么说话的人,我尚是首次遇到。”

    “尚是首次个屁!我不止一次听到清风明剑吹嘘过,曾经一露招牌就吓趴下你好几次!”

    我这话才一出口。就能感到天灾双眼直放出两道火焰来。

    蜀山里未曾听说有以眼发劲地绝世神通,难道被我一激,天灾老兄就能打破蜀山的藩篱,史无前例地自创出一门绝招来?我勿忙后退一步,躲开天灾的灼热光电眼。弹剑听潮以手掩面,心里知道跟天灾是结下了化解不开的大仇了。

    他恨不得撕了我这张臭嘴的心都有。

    “这位大师好口才,希望您的剑法跟口才一样棒,再过一场,就是我们两伙人马对上,希望您好自为之!”

    天灾说完话,掉头就枕走,弄得我还有几分不好意思起来。“本来还以为他当场翻脸来的,没想到,他居然能压的住火气……”

    弹剑听潮愁眉苦脸的对我说道:“即便有天离麒麟尺在手,我也没把握斗的过天灾。就算你我联手,战果也未可知,你得罪他作甚?”

    “我实话私实说而己,不过天灾现在跟你一样穷光净,你怕他作甚?”

    弹剑听潮苦笑一声:“我们乾坤神教在万毒岛上自然呼风唤雨,但是出了万毒岛,在蜀山帮会排名都进不去百名之内。跟异界旅行团这种大帮会对抗,我没什么信心。我渡劫之后是真地穷了,但是天灾渡劫虽然损失极大,但是异界旅行团哪里不凑几件宝贝出来,他就算借也能借几件暂时使用地飞剑法宝。跟我怎么好比!”

    “老弹不必长他人志气。老牛我自有手段退敌,你不必担心!”

    我安抚了弹剑听潮,晃眼第三场比武也轮到了我们。这次的对手,正是帝国主义骑士团。他们有千余号玩家,也不怕我故伎重演。帝国主义骑士团的老大茄子,首先发出了约定,希望我能放弃使用万毒金钵,给我一个公平一点的机会。

    我们这边彩虹姐妹实力不足,在老玩家眼里是一看可知的事情。茄子给出的建议是,双方出场地人还是十个,但是不限定单人比武场数。赢的人可以继续下一场比斗,输的自然不能再上场。比到一方没人了为止。

    嘿嘿,这不是摆明了给我机会,一个人挑到尾?我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对茄子眼神里的些微狡黠之光,没做半点注意。

    俺要求第一个出场,老弹当然不会跟我抢,而帝国主义骑士团那边,第一出场的就是他们的大团长茄子。

    要说茄子这有些农家风味的绰号,无论谁都没法联想,这位大团长其实是个风婆绰约,气质风雅的大美女。见我随手亮出七宝绿玉佛刀,独龙禅杖,她笑笑说道:“尊驾的万毒金钵虽然歹毒,但是我倒也不惧。只不过我天生就怕这些虫子,才耍赖提个要求,希望您不见怪。”

    “见怪,怎么会,贫僧我乃是实力派!从来不仗着这些小伎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