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茄子大美女才平复了情绪。我当然不会左手拖青龙大刀,宛若关云之长,右手轻摇蒲扇,宛若诸葛之亮,然后再仰天哈哈!大笑数声,问一声美女为何哭泣。

    有些事情,你不问,就没事,你乱问,很容易惹女鬼上身。

    茄子伸衣袖擦了擦眼泪,这才自嘲的说道:“我最近躁乱的很,倒是让你见笑了。”

    我心里嘀咕到:“见笑倒也不至于,只不过,若是美女你能解释一下,为何听到俺是醉酒青牛,就开始哭,我还是很感激的。我没挂过你男朋友吧?”嘴上当然呵呵!一笑,轻轻带过话题,说道:“我这就要去跟同伴会合,大团长你是否也要招呼朋友?”

    茄子摇摇头说道:“帮会里的事情,没我也是一样。”

    “那……这言下之意,是想跟我多呆一会了。”我发了条消息给弹剑听潮,确定了坐标之后,一指青索剑光,化道青虹而走。

    茄子随后果然跟了上来。天狐灵襄轻轻一跃,附在我的剑光之后,连半点力气都不必费,笑吟吟的一捋垂髫,说不出有多么标致。

    我跟弹剑听潮,此刻直线距离超过七百里,我为了照顾茄子,没有把速度开到最大,飞出几十里之后,就遇到了十余头飞天夜叉,我懒得打这种七十级左右的怪,正要往上提升高度。背后的天狐灵襄双手一抓,缕缕寒气溢出在掌心,一团白云似的雾气奔马般卷出。

    两头飞天夜叉首当其冲,华丽丽的被灵襄的丹气给吹成无穷碎片。我愕然一愣,脚下一顿,青索剑光停在了半空。飞天夜叉虽然肋下有薄膜能飞,但是速度不过数百而已,在蜀山里是低级玩家,越级轰杀的首选目标。

    灵襄似乎对这些精怪很有兴趣,我剑光停下,他一双纤纤玉手,翻飞幻化无穷法诀,洁白无暇的云色丹气,变化无穷,顷刻间就解决了余下的十余头飞天夜叉。

    结束战斗之后,灵襄不好意思的掩口一笑,一双乌碌碌的眼睛,带着三分歉意,七分娇憨的似乎在跟我撒娇。

    “你除了内丹之外,还懂得什么技能?”

    我一时好奇,就问了一句,也懒得去观察灵襄的资料。

    灵襄掩口吃吃笑道:”师傅连人家的底细都不清楚呢!我除了天狐内丹之外,尚懂得魅惑天心,大**法,灵狐九变之术。最善大范围的给人补充气血法力呢!“

    ”算了,当我没问!“

    除了内丹,一点厉害的攻击手段都没有,这样的弟子不太适合俺。

    会合弹剑听潮的一路上,灵襄几乎是见到活动的东西就出手,除了玩家不打,没什么东西不打。这个倒也不算是她的毛病,蜀山里把妖宠,护驾之类的NPC都设定成全力保护主人的模式,除非你收起来,不然都是这副抢升级经验值的架势。

    弹剑听潮见到我身边多了一个NPC,心里虽然奇怪,但是却什么也没有问。他做任务失手,心里正沮丧,哪有心情管别人的八卦。对茄子打了声招呼,就默默的返回鸡公山。

    我我们一行四人,回到鸡公山的时候,这座山头不大的地方,已经成了混乱的大战场。

    没有抢入绿毛真人洞府的玩家,从争执,到动手,没用多少时间。彩虹姐妹跟紫瞳风舞在一开始就没上百步岭,这刻更是远远的躲开,倒也没被波及。

    弹剑听潮打开了蜀山的官方论坛,搜索了好久,这才说道:“最近蜀山里有机会做到九阶飞剑的任务,只有四件,我打算去碰碰运气,老牛你的麒麟尺能否多借我几日?”

    看到他情绪低落,我正想安慰,茄子大团长突然笑了一笑,说到:“九阶飞剑的任务,我这里也有一件,不知你愿意不愿意接呢?”

    弹剑听潮微微愕然,茄子打开了自己的任务栏,展示给弹剑听潮。“我这里是个炼剑的任务,我自己独立完成不来,任务物品我都还没触发,可以转送给你。”

    “却不知茄子您有什么需要,让在下帮忙?”老弹这人比较清傲,而且也没有被美女迷倒,立刻问出了这句颇有理智的话。

    茄子微微一笑说道:“最近我的帝国主义骑士团,跟两家帮会开战,需要高手助阵。我已经邀请了青牛帮忙。”

    “我?我什么时候答应帮忙了?”茄子大美女似乎全然不担心我拒绝,看我脸上变色,只是当作没有看到。最终,俺的好奇心,战胜了一切,只是发了句私聊给茄子美女道:“我这边有什么报酬没?事先说好,炼剑任务之类的就算了,我需要现成的。”

    蜀山里的帮会成千上万,往往一城之内,就有十家八家。一省之内往往就数以千计。万毒岛那个地方还有四大帮会,加上最新成立的,小帮会十来个。帝国主义骑士团所在地是山西太原。最近有一股叫做第三魔域的势力,开始猛然崛起,帮会的首脑叫做蜉蝣之梦,据说最近已经开始着手度第三次天劫,有望成为玩家中魔头第一人。

    第三魔域为了成为太原城独一无二的帮会,通过几次帮会大战,已经攻陷了两家原本规模不输给他的帮会驻地,毁去了镇府灵碑,迫使这两家帮会退出了太原。

    茄子的帝国主义骑士团,面对第三魔域的咄咄逼人,也应付的极为吃力。最近第三魔域的副帮主,天榜第九的轩辕冰风亲自出面,又把她手下三名大将拉走,茄子实在是没信心,能应付第三魔域的下次攻击。

    我讨要工薪的要求,茄子并未回答,只是给我一个分外哀婉的表情。俺心里这个砰然一动,想起了最近岷江派本部,也开始遭到了一些势力的觊觎,不由得产生一股同情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