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血烟佣兵团总舵。

    数十头灵兽在门前或蹲或站,担任起警卫之责,阻止非血烟的玩家踏入雷池半步。

    四大建筑,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守护灵塔。四头神兽正趴在灵塔最顶端,懒洋洋的无所事事。

    血烟的玩家进进出出,有的是回来交待任务,有的是回来找朋友,这座太原城内,面积最大的玩家总舵,看起来非常的平静。

    虽然现在除了血烟佣兵团,另外两家早就成为了昨日黄花,被第三魔域攻破总舵,毁去了镇府灵碑,大部分势力也被赶出了太原城外。

    血烟的根基比另外两家要更加深厚一些,但是,此刻的总舵,也只是表面平静。不但所有能被召集到的人手,此刻都已经潜伏在了总舵周围,甚至临时建造起来的太乙神雷塔,也已经突破了九千大关。隐隐间,每个血烟的玩家,都会在心里想道:“以我们现在的力量,第三魔域难道还敢攻打过来不成?”

    他们已经聚集在总舵附近,超过七天,但是却一直没有等到预料中的攻击。

    不但血烟的玩家有些烦躁了,就连我都有点沉不住气。不过我这次前来太原,可不是帮茄子大美女杀上第三魔域总舵那么简单。俺现在身后,是岷江本部的大批高手,我就等着第三魔域杀来,等他们毁去血烟的镇府灵碑,我们这边就立刻出马,击败第三魔域,占据了血烟的总舵。

    我手上什么东西都预备好了。

    玩家的帮会驻地被击破,不论敌方还是己方,又或者另外的势力,只要谁能重新树立起一块灵碑,就能合法占据了这块地面。不过,若是被外人占据,原来帮会的建筑,会全部消失,随即转入附近的村落。玩家们在帮会驻地里自建的住宅,并不会被损坏。

    这个驻地被击破,指的就是帮会的其他设施,被完全摧毁前,只要原帮会还残留一间帮会建筑,别的势力就不能镇下另外的灵碑。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虽然有茄子帮忙照拂,但是帝国主义骑士团在太原,也不过是个二流帮会,能给出的方便,也不是很多。

    血烟的这个总舵原本也是太原城的一处古迹,叫做崇善寺。只不过在游戏里被扩建了,看起来象故宫,多过了寺庙。我听说血烟里有不少善于驯兽的玩家,别的不知道真假,但是从我们所在的地方看下去,他们比我们万毒岛,跟岷江本部多了数十个兽圈,数千头灵兽。凶兽在兽圈里咆哮奔腾,倒也甚是气派。

    眼看今天又要没戏,我神色倦怠,发了条消息给弹剑听潮,问了问他那边的情况。我跟老弹两个,各自占据了一处,原本属于帝国主义骑士团的产业。我占据的这个叫做翠花楼,是茄子手下一个建筑师设计,并指挥建造的。名字很古朴,但是造型却是可以跟号称七星的阿联酋迪拜BUNJAL-ANAB酒店相媲美。都是风帆的造型,阿拉伯那个是三角帆,这个是四角帆。

    我这次带来的岷江派玩家,是分批进入太原的,太原虽然也是名城,但是人口向来不繁,只有一百七十余万,相当于现实里这座城市的一半。我们这万把人混如虽然有些扎眼,但是最近太原帮会间摩擦甚多,玩家进出的比较频繁,倒也没谁注意。

    弹剑听潮发了个有事启奏,无事下线的公式回答,我了无新意的发了个你裤裆口开了的冷笑话。我精神一振,打开了帮会频道,大声说道:“我们呆这里也甚是鸟闷,接下来,老牛我会带领你们去抄第三魔域的老家,当作开胃小菜……”

    我这话才说完,就有人不冷不淡的落我面子。“青牛老大,我们根本不知第三魔域的总舵在哪里,他们的分舵倒是不少,不过我们找上门去,不是会打草惊蛇?”

    “也可以理解成敲山震虎!”

    就当是解闷练手了,我正要着手安排下作战计划,突然听到外面传来极为剧烈的飞剑破空之声。除非有特殊的心法,蜀山里是飞行越快,破空之声就越发的巨大。这外面传来的飞剑震鸣,犹如雷霆风暴,如果不是翠花楼本身也有一定的防御度,这会早就被低空飞行的蠢蛋,给震碎了所有玻璃。

    我急忙扑到窗口,往外一看,首先就骂了一句:“他TM的帅!”一个冷面少年,正踏剑正面向血烟的总部。

    蜀山里,形象可以用本人的,但是也可以自行捏造一个。因此帅哥倒也并不罕见,这位兄弟给人的感觉,一举手,一投足,甚至一动不动,都透露出一股冷冷的自信,就算看不到容貌。我这个方位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跟大屁股。也在心里就莫名的觉得,这家伙肯定长的很“男人公敌”。

    猛然见到有敌人出现,虽然数量也才一个,血烟的玩家顿时有些激愤。毕竟被憋了好几天了,就算一只老鼠路过,这帮家伙,也会亮出太乙神雷乱轰,何况这为帅哥,身量高挑,还颇有些面积。

    “兀那小子!你是哪里来找麻烦的,是不是第三魔域的奸细?……还问什么,哪儿那么多废话,看我的飞剑斩之……”

    一下涌出来五六百名血烟的玩家,他们中间有一个挑头了,立刻就全都出手了。也没有怎么问对方的来历,就是百余道精芒,飚射天空。

    “糟糕!这群倒霉鬼要破财啊……哈哈哈!”

    我的预言,一向跟贝利一样乌鸦嘴。那名帅哥淡淡的在嘴角溢出一丝微笑,有那么酷的,就发出了一道炽热无论的银白精芒,血烟玩家的飞剑法宝,在被这道炽热的音白精芒一触,顿时纷纷化作顽铁,摔落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