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心子喷嚏一声,揉了揉鼻子,嘟囔道:“也不知谁在说我,难道是汾阳帮那群废柴?被我水堂兄弟打的落花流水,现在想要给我下咒,钉草人咩?兄弟们,跟我再去灭了汾阳帮一次好不好!”

    明心子这一声大喝,四顾周围无人敢做应答,他这位大堂主,身边五里之内都没有半个本帮的玩家。水堂的玩家,都远远的御剑吊在老远,显然是对这位大堂主怕的狠了。

    “***熊,你们都这么怕我做什么?我也就是唠叨一点……”明心子接到帮主蜉蝣之梦的命令,着急回援太原城,倒也不好掉回遁光,去跟自己的队员分辨。

    他的水堂跟汾阳帮大战数日,终于打垮了汾阳帮上下玩家的信心,复活之后就投入战斗的人越来越少,让汾阳帮得当帮主大栅栏,不得不下令搬出山西,重新整顿帮务。汾阳帮所有的帮会产业,都在太原城,被明心子连根拔起之后,倒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眼看就要回到太原城,明心子发了消息给葫芦子,抱怨到:“你们这边怎么搞的,两大副帮主,加上一个杀手堂,都没搞定血烟,如今竟然给一个不入流的帝国主义骑士团给难住了。不是你们,我就加入残梦那边,跟五虎门的天庐光决斗了。我绰号喷吐长江,他居然外号就叫铁锁横江,你说……”

    那边葫芦子犹如被闷棍敲了一记,对明心子连续发过来的长篇大论。无穷抱怨,战术指导,最近新闻,网上把卦……脑门上青筋爆起,掉头对轩辕冰风说道:“如果明心子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我铁定大的让他妈妈都不认得,我不是开玩笑。”

    轩辕冰风十分同情的点头赞同,非常幸灾乐祸的说道:“所以我早就跟蜉蝣之梦老大,打过了招呼,太原城内的战斗,由你来负责,我跟冷墨当时选择的真是明智……”

    他这边沾沾自喜,葫芦子眼神直欲喷火,灼烧的轩辕冰风自动住了最。到了最后葫芦子实在受不了了,发了条消息回去,说道:“我这边正在大战,你有什么消息,发我的助手。”然后就关了通讯器,连忙传下命令,让手下开始攻打帝国主义骑士团总部。

    明心子被葫芦子决绝通讯,心里很是不爽。但是轩辕冰风这个时候,也没开通讯,冷墨虽然开了,他却不敢去打搅。顿时有些寥落,连远方两道赤色长虹飞近,都没有察觉。

    还是水堂的帮众,发了消息提醒:“堂主,有两个玩家,等级极高,正接近我们这边。你看看是哪路神仙。”消息发完,那个帮众立刻就关了通讯,显然早就对自己的堂主,知之甚深。

    “耶,竟然是两位小妞。哈喽mm,我是明心子,第三魔域水堂堂主……”

    虽然驾驭的剑光颜色,都是通红,但是来的两位女孩身上装扮,却是风格迥异。一为剑光上雷电隐隐的女生,身上只穿了件白色轻裳,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饰品,脸蛋朴素,红扑扑显然长途赶路过来。

    另外一位,剑光上带有一溜赤火芒尾,一身蜀山里最罕见的灵峤套装。这个套装,十二件装备,有八件是七阶法宝,三件八阶法宝,最难凑的一件是九阶的双火凤凰手环。

    蜀山里九阶法尚是万金难求,这么一套极为稀罕九阶品的套装,蜀山里只怕没有第二份。

    只看这么一瞥,明心子就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两个女孩,别的不说,光身家就比他这个大堂主富裕百倍,尤其是这两口飞剑,看威势属性,竟然让他怀疑,其中一口,是不是蜀山里仅仅属于传闻的十阶至宝。

    遁光都非常的快,水堂的帮众,在远远的后面,看到了明心子拦住了两个女生,无不窃窃私语,捂着嘴偷笑。“看,又有两个倒霉的女生,被我们的大堂主缠上了,上次那个女生据说被明心子烦的不得了,最后一狠心,跑了三个省,去了海南发展……这两个不知会怎么……呀!这个好快,居然就动手了,被我们的明大堂主,一个照面就惹翻……”

    后面的胡说八道,明心子并没有听到。差距五六里远近,除非大声喝喊,小声的嘀咕谁有那么强耳力去听。他跟这两位动手动脚,倒不是因为他的唠叨,他这边才一报出来历身份,就听到开始那个,什么装备都没带的女孩,十分兴奋的说道:“原来是敌人耶,我就听到青牛说,这里……”

    这里什么,明心子可没那个福缘听到,因为这女孩,边说,就已经边把渐光一指,向他斩切过来。明心子一指飞剑,想要抵挡一下,再亮出法宝。没有料到,这个女孩的剑光开始尚不见威势,但跟他的渐光一碰,骤然生出意料之外的变化,他从未想到,世上竟然有人能把飞剑的快慢转折,操纵到如此随心所欲的境界。

    等他反应过来,已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一道赤火剑光,拦腰斩于当场。他当时脑海想的,已经顺口说了出来:“也不知这两个女孩,姓名来历,是哪家帮会的,这口飞剑甚是出奇,不知是什么名堂……”

    不得不说,明心子平时不但口若悬河,想东西也是风驰电掣,从被腰斩,到化光,短短电光火石的瞬间,他已经说了三十三字。抛下正目瞪口呆,不知自己遇到什么精怪的两个女生,潇洒化光的当,让没有动手的那个女孩,非常惊讶的说道:“月胧儿,我头一次遇到,说话比你杀人还快的怪胎耶。”

    被称做月胧儿的女孩,点点头,十分认真的说道:“没错,我杀的人里,锄了这个,最多的一个,也就说了十八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