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花带刺小黄瓜被我这么一句话,塞的气血翻涌,大叫道:“九阶!你知道蜀山现在有几口九阶的法宝,你我三个手指脚趾数目加一块,差不多就是蜀山里九阶法宝飞剑的总数一半。

    “是么!有这么多!我自从用上了玄金遁水钩之后,不咋关心这中低阶货色了……”

    小黄瓜虽然只是普通的清秀,但是很耐看,属于那种看的越久,越觉得象美女的类型。但是被我这句话砸下,俏脸连变数种颜色,杀七值立刻满到暴棚,自然什么吸引力也没有来。

    “美女的层次是要看她们身上的万有引力大小的,您现在散发着万有斥力,着实有些……不够女人。”

    “那你就给我滚蛋!”

    大约用了平生最大的音量,顶花带刺小黄瓜冲我吼出这句话的后,我都能感觉到脑门上的头发飘了一飘。这种美妙的感觉,是等闲贱人体会不到的。错了!……是等闲男人。

    我当然不在乎,是否做成这道生意。顶花带刺小黄瓜脱出困境,当然有些不死心,往回忙赶。我跟茄子跟在了她的后面,果然飞没多久,就看到黄爪门几十号玩家,被第三魔域的百多人堵在一处山谷。

    黄爪门借着地势,布下了法阵,第三魔域的玩家,暂时奈何不到里面全力防守的人。小黄瓜才一出现,这些有些焦躁的玩家,立刻转移了目标,分出了二十多人向小黄瓜杀来。

    双方才一接战,小黄瓜就迭遇险境。他的等级一般,法宝虽然不错,但是操作实在跟摸摸胖那种废柴,有的比拼。而这次的敌人,明显有几个高手,接连配合之下,就破开了小黄瓜的防御。我在后面正努力鼓掌,为大家的精彩战斗加油。茄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只得自己一指剑光,加入了救援。

    茄子能成为一家颇具规模的帮会首脑,这身共夫是相当的不赖,这些只有四五十级的玩家,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当然他一场大战下来,自己也受了点伤。

    我看得啧啧!有声:“这大美女也太娇弱了,有两极元磁神刀这等利器,如意火轻烟这等防御法宝,居然还不能轻易摆平这些炮灰。这要是换了月胧儿,同等战斗时间下,怕是都够把在场所有的人,通通杀光了。”

    “嗯!我老牛肯定不算——在场。我第一时间就该撒丫子了。”

    被我风凉话一说,茄子美眸横扫,显然在给我警告。被困的黄爪门玩家,这个时候看到来了援军,虽然只有三枚大子儿,还是奋力突围,打算里应外合。

    被茄自大团长干掉了二十几个人,双方人数已经相差不多,第三魔域的玩家,也不怎么害怕,分化兵力,左边抵挡黄爪门,右边缠斗茄子,小黄瓜。

    “丫的,这真象是一盘解火凉茶!”

    这种战斗,非常没有技术含量。我看了半晌,有些耐心耗尽,御剑冲了过去,天都剑光一圈,把茄子周围一直跟她苦斗的玩家,当堂腰斩。茄子白我一眼,急忙去给小黄瓜解围。我在战场上,左边一剑,右边一钩,顷刻之间就砍瓜切菜一般,挂掉了三十几个第三魔域的倒霉鬼。

    到了如今地步,第三魔域已经兵败如山倒,被黄爪门的帮众反客为主,追杀了下去。茄子看到大势已定,收起剑光,跟我回合一起。我跟她打了个手势,要我们单独行动。跟这些低级玩家一起,我们只会被拖累而已。

    顶花带刺小黄瓜跟这批黄爪门的玩家会合,顿时也不想跟我一起。只不过,她们人多,速度又慢,看着我们抢先驭剑飞走,心里不说,嘴上却骂了一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坏的人!”

    我跟茄子继续往前飞行,这才发现太原外围战场有多惨烈。比起峨眉斗剑那种,玩家主要目的还是杀NPC的巨型任务,这里纯粹是以击杀玩家为第一要务的修罗场。

    最叫我震撼的是一个手捧一口八阶翠绿飞剑,痛哭流涕的中年男子外貌的玩家。他边哭边喊,实在伤心到了极点。“我被杀掉了十八级啊,现在连飞剑都装备不上了……我日他们第三魔域的全家!半年多的心血,全都打了水飘。”

    茄子看了一眼,捂住了嘴巴,不敢再看。我看了一眼,急忙飞过去问道:“你等级不够装备的话,我愿意搭些钱财,拿一口七阶跟你换好不?”

    对方轮着剑光就冲我当头乱砍,我灰头土脸的躲开一旁,刚才还满是同情心的茄子,转瞬就笑得不成。

    我们离开那个玩家之后,茄子回头看到已经暴怒无比,声吼如雷的那人,小声的问我道:“不论什么样的情况,你都能这么乐观的对待么?那个人刚才还很伤心,我都些替他难过,但是给你这么一句,现在我只觉得,把一个游戏看的这么重,实在有些可笑。那个玩家看起来也生龙活虎,半点忧伤也不见了。”

    “我只是觉得有些可惜,刚才那口飞剑很不错的,我就算给他三五万两黄金,也划算的很哩,你说是不是?”

    看我认真无比,满是金光闪闪的双眼,茄子叹气一声,没奈何的说道:“算了,你就当我刚才什么也没说。”

    我这会才回味过来,听到茄子这话,我很愕然的说道:“嗯,那你刚才说什么了?”

    看到茄子脑门上的青筋,我很明智的立刻转移了话题。

    “茄子,你对太原附近的地形比我熟,你知否现在战场哪里会最激烈?”

    “我就知道哪里挖坑,适合埋一头**的青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