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叹气一声,直到我走了没影,那几个第三魔域的玩家,都没有开口拦我。刚才白白浪费演戏天份了,想从这些低级玩家身上,打听第三魔域老巢,看来甚难。不知不觉,我已经绕到了一处四外无人的地方,眼前的精怪,当然也少到了没有。

    以我的等级,杀这些怪物,实在有些屈才,我收起了白骨锁心锤,正拿出断金琊来对照地形,突然听到了一声极细微的对话,顿时让我来了兴趣。

    “你确定那件大禹至宝,就在此地么?”

    “我当然确定,我得到太古火符的时候,就找到了线索。”

    我悄然隐身,轻手轻脚的摸了过去,抬眼一看,有一个居然是俺认识的熟人。前一个说话的,是个一身黑衣,看起来很有救世主模样的家伙,当然我不认识他。后一个,居然是那个使用大日宝光乾焰真火的秋风清。

    我听到太古火符这四个字,顿时了解到,为她能放出七团大日宝光乾焰真火。这定然是太古火符的功效。

    秋风清跟那个男子,谈谈说说,什么也不肯离开数丈之地。不住的翻找,似乎很笃定的模样。我感觉有些奇怪,因为从两人言谈之中,我发现秋风清跟那个一身黑衣的男子,并不熟悉,似乎仅仅是因为某个任务,才临时组成队伍。

    按照常理推断,连秋风清都要寻找帮手,这个男人的实力就应该不俗,不然只会成为拖累的笨鸟,谁会愿意组队。熟人当然例外。

    “看来今日是没法找到了,晚上人烟稀少的时候我们再来,我要用大日宝光乾焰真火炸开此山,看看能否找到……”

    我慌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免得自己惊呼出声,这位秋大小姐口气真是好生劲道。系舟山也算名胜哩,说炸就炸,她以为是炸鱼么?

    两道光芒冲霄,我看到他们两位离开,心里暗自从遁光上评估了一下两位的实力档次。秋风清MM用的就是大日宝光乾焰真火驾驭了飞行,而另外那位,居然也用的一轮红日般法宝,速度竟然不输给秋风清多少,叫我甚是惊讶。

    蜀山里,最常用的飞行方式,有这么几种,从炼气诀得到的御风之术,大多数玩家不会用这法术来飞。但是几乎每个玩家都会修炼一番,作为摔飞剑后,最方便的保命手段。御剑术普及率最高,最惯用的御剑诀,除了一些另类的飞剑类法宝,比方,针,煎,叉……之属,有些不能驾驭飞行之外,绝大多数玩家,都用的这个赶路。次常用的,就是驾驭了灵禽,灵兽,再次的就是使用法宝飞行。

    不把战船类的法宝,也计算在内的话,大家惯用的法宝极少有能驾驭了飞行的。只看我手上的玄阴幡,百毒七宝,太古金符,这些全都没法用来当作飞行工具,就知道这飞行类的法宝究竟有多罕见。

    蜀山里,防御型的法宝,最是罕见。飞行类的法宝其次,不过凡是可以用来飞的法宝,速度一般都不慢。稍微举例,就是九天十地辟魔神梭,弥尘幡这种档次。

    可以直接驾驭了飞行的法宝,比增加速度属性的还稀少。这一下子出现两件,还都不是凡品。我心里大大的嘀咕了一阵。

    看来蜀山游戏进行到了现在,好多极品法宝,都开始渐次出现,有运气的人,不光是俺老牛一个。

    寻上了刚才秋风清MM跟那黑衣男子搜索的地方,我想了一想,觉得还是用最简单的方法来最好成绩,觑的四下无人,放出了青索剑光,开始了挖掘工作。

    青索化作青色光带,一下子就钻入了土里,我运起寄托元神之术,把自己的感官转移到了青索剑上,在地下狂扫一阵,却并未发现什么阻挡。

    若是这下面有甚珍藏,肯定回有禁法一类的东西,青索剑只要碰到,我立刻就能察觉。

    青索穿下地脉,六七十丈之后,我一无所获,甚是沮丧。正要运口诀收回飞剑,突然剑光微微一涨,一股奇异引力,似乎在吸收青索剑光。

    “耶!这是什么玩艺?”

    我凝住剑光不动,微微体察,吸收青索的力量,来自更下面,偏西南方向。我深信清索之威,不怕给人收走,故作力有不支,剑光缓缓的*了过去。

    我次穿越了二三百丈泥土之后,我就感到吸引之力,已经重如山岳,非要全力相抗,才能抵御。匆忙切换上了七宝佛杖,增加了八千力量之后,才能稳住剑光。

    “不成,青索剑拿来冒险,太不值得,还是换一口把!”

    蜀山里有不少收取飞剑法宝的法术法宝,由于玩家有装备保护,就算被收走了,也不影响所有权,收到飞剑的玩家,也不能运用,但是这个设定,却可以让玩家没法继续使用当前的武器。

    不过收取别人的法宝,需要一直用法力镇压,不然就会被人吸收回去。蜀山里用这个技能开玩笑的人多,真用来对敌的人缺少。

    若是运气特别不好,没有装备保护,让人给收了飞剑,那个就当然算是倒霉了,立刻就会断了自己飞剑法宝的联系,再也拿不回来。

    撤回青索,切换了一口五阶的破铜烂铁,我再次放剑光入地。这口飞剑就逊色的远了,我花了足足七八倍的时间才穿到刚才的位置。

    那股吸引力层曾增加威力,这口五阶飞剑剑光吞吐,扭转不开,我在上面寄托的元神,随着剑光前进,豁然开朗。系舟山下,居然是一口巨钟般的空间。高数里,方圆百亩,一个身高百丈,上半身是绝世美女,下半身犹如蛟龙,头上剩有双角,无数七彩斑斓的光带绕身不断飞转。

    她只仰头看我一眼,娇叱一声:“破!”

    我顿时感到全身欲裂,寄托元神的一口飞剑,顿时崩碎成无数铁片,自己的元神,也被打回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