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道乌金光芒,汇聚一点,狠狠撞在那巨鼎之上。

    大家真是不谋而合,都用了我才炼就的神梭出手。

    第一波攻击过后,虽然巨鼎发出惊天大震,但是通体彩焰流转,却也不曾损伤。尔后,第二次攻击,花样可就多了许多,我们五人发出了二十余道光芒,都瞄准了巨鼎,最薄弱的鼎腹。

    这一次,巨鼎可就经受不起,一声破金裂铜的闷响,裂开了一道细纹,随着细纹曼走,从鼎腹向上,蛛网般裂纹极速出现。然后一声巨响,整尊巨鼎炸裂了千百块碎片。

    大五行绝灭神光线,跟鼎腹蕴含的一层精亮银色光芒。随即奔泻了出来,四外乱撞。

    我眼疾手快,放出了两口古铜瓶,运用法诀一收,把那层精亮银芒轻易的收了起来,但是那绝灭神光却威力甚大,我收之不动,随着无数,咻咻历啸,把周围石壁刺穿无数孔洞,瞬息只见就消散殆尽。

    “这是什么?”

    巨鼎破裂之后,一个玉莲花模样的东西掉落地面。我们几个看了半晌,弹剑听潮才走过拾起。看了几眼,不知来历,也无提示。

    “见鬼,不知是什么任务物品!”研究不明白,我们也就放过。上官红这个时候,想要问些什么,却也没哟开口。这个NPC久处深山,实在太过纯洁。没有尔虞我诈的+染,思索东西就缺乏了重要对比。

    弹剑听潮终是比较细心,匆忙解释道:“这口巨鼎是极为厉害的法宝,我们若不破去,只怕回来的时候。没法逃脱。而且这幻波池早就被妖邪占据,我们这也等于是破去她的一层淫威。圣姑高深莫测,她的洞府我们是破坏不掉地!”

    老弹的解释,上官红似信非信,她若是再经历一些事情,智力进化一级。才会对此做出列明晰的判断。

    破去巨鼎,我剑光一指,直奔四外石壁。

    这幻波池禁制最为复杂,我们都不懂五遁,只能持强破强。

    青索威力绝伦,不愧峨媚镇山至宝。四外石壁上也不知有什么禁制,剑光射上去,彩光焰焰。但是在青虹狂舞之下,不过片刻。就冰消瓦解。

    青龙大舞他们也同时出手,刹那间,这座石厅变得剑气横飞,寒气森森。差不多快把这座大厅扩张了有一倍的面积,地面上都砍的到处是石头,青龙大舞才突然喝了一声:“就是这边了。”

    他的金鳞剑光一涨,已经穿入了石壁,金色长虹一绞,轰轰!一声,石壁后露出老大一块黑色。望去深深幽幽。十分悠长。

    我抛下一句:“老弹照顾上官小姐,我们当先走!”满洞都是各色剑光狂舞。先后穿入石壁后地甬路。我剑光最快,刹那间已经飞出了十余里远近。

    我暗自大骂一声:“蜀山设计师都是鼹鼠来的,这对挖洞居然深有专长。这幻波池乃是极大的地穴,出来真实地图,尚有无数幻境,各种小型阵法空间。如果是走的,就算我现在飞遁之速蜀山内无人可及。也要绕上一年半载。才能走个齐全。”

    这甬路本身就是一种奇异法术,若是不懂得破解,这东西光费是飞不完的。当我把剑光放缓,清风明剑他们追了睐。他们跟我一样,知道不妥。各自使出法力,向甬路周围乱轰。

    甬路上的法术,威力不算甚大,给我们一轰之后,顿时起了变化,连续几转,眼前景色顿时换了。我们六人被转到了一处极为复杂的迷宫,没等我们再找出路。十余头土系妖兽,岁三猛的冲了出来。

    这岁三外形如猪,铁骨铜皮。穿山遁地,犹如平地。

    我们几个剑光疾绕,顿时占了这些妖兽,上官红久未发言,突然大叫一声:“你们看,那边似乎有人被困!”

    哥几个还在犹豫间,已经听到妖兽嘶号之声。我们这才发现,这个迷宫简直就是岁三的大本营,无数条通道之内,也不知多少头妖兽。上官红所说地地方,正有十来名玩家,被岁三围住疯狂攻击。

    见到我们出现,这些玩家首先感到的不是援兵,而是竞争者。岁三等级不高,能闯幻波池的都是高手,他们也不怎么把现在的危险放在心上。

    其中一人怒喝道:“不是说好了,一家帮会出去,或者全灭,才可以有第二家进入!你们怎么不守规矩?”

    看来从正门进来的,也跟我们一样,被传送到这儿了。幻波池如果说是一个地下迷宫,还不如说是一个由无数隐藏空间,阵法位面组成的一个近乎独立的小宇宙。

    从那边进入,会影响的未必是第一步,或者会是第二步,或者是第三步。

    比方我们从前后禁区进入,都被传送到了岁三巢穴的迷宫。但是等我们出去的时候,很可能我们就会被分道扬镳,进入不同地场景。而在这个场景,选择的方向不同,或者却会被传去同一个地方。

    幻波池地空间规则,复杂之极。我是没耐心看哪些死在里面地玩家,大谈幻波池地理的贴子。虽然其中包含了一些经验,但是太过复杂的经历,几乎每个人都会说出不同,让人没法分辨出来其中的规律。

    “我们是否去救那些人呢?”

    上官红怯怯的问了一声,然后我就发现了她眼神里的异常。那种红光显然是这个美女NPC就要升级智力的前兆。我地回答将是一个关键。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过,救人的时候要看看人家是否需要帮助啊。如果我们出手反而坏了人家的事情,那就是好心办坏事。又或者我们出手救人,却被人砍杀,那就是农夫跟蛇的故事了……来,上官MM,我来给你讲解一下伊索寓言的由来。”

    经过我疯狂的发挥口水之后,上官红的比眼这才恢复了清明,看她眼神清澈无比。我就知道,她不是获得了本来就该提升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