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跑来跟你说:“你家的地盘归我们了。”

    你会怎么选择?

    我想八成的人会破口大骂,你丫的穷疯了!

    要是人家亮出那啥啥,说,俺们是依法办事,有权拆你们家……

    ……嗯,不得不说,现在给钱拆房,补贴的合理的多了,虽然倒霉蛋还是有。

    但是有人跑过来,说要拆你们家房子,不给钱,我们还没执法资格,顺带说了,这是游戏,杀人还不犯法……

    现实跟虚幻结合,两极归一,怒火烧尽九重天。

    乾坤神教几十号人的气势,比在太原的时候,他们的同僚可强盛多了。

    尤其在老弹这个高手的压阵之下,虽然围攻的人多出了二十倍,却兀自不能攻打下我们的营地。龟甲战船的超厚防御力,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万毒帮的玩家,刚刚大战过,锐气尽失。黑白双剑丁典看到这里杀的如此火热,脸有难色,跟自己身边的人商量几句,对我说道:“我们人数太少,上去只是送死。不如我们去寻找帮手,再来解围。我跟衣还岭附近的一家帮会首脑,交情不错,去讨支救兵过来……”

    “嗯!也好!你们去吧。”

    我微微一笑,对万毒帮的人临阵退缩,不以为意。他们跟乾坤神教本来就不和睦,不愿意出手救人也是意料之中。我这个人,从来不做没用的事情,跟他们翻脸,也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杀人”要紧。

    看到我们这几十人,在外面梭巡不动,那些围困营地的敌军,也有些注意。等我驭剑气势万钧的杀来,顿时分出了数十人,想要解决我跟万毒帮的人。

    看我出手,黑白双剑丁典脸色有些怪异,突然一挥手,对其余人说道:“你们大家先撤,对方人太多我们硬拼不划算。不过我好歹要还醉酒青牛一个情面,他刚才帮我们解围,我也要去助他一臂之力。”

    有人劝道,那头醉牛法术挺厉害的,你去帮他万一把自己饶里面怎么办?我们万毒帮跟乾坤神教可没什么交情,没必要冒死去帮忙。

    黑白双剑丁典只一摇头,挥手让大家先走,双肩一摇,两口黑白剑光的飞剑,脱空而起。他脚踏白剑,一指黑剑,紧随我身后杀入了敌军。

    我刚才杀人太多,心里正后悔,负去上千功德。这次,一个一个的等着对方先攻击我,这才好出手反击,因此战况还不激烈。等黑白双剑丁典杀入,让我很是惊讶,这家伙很有种啊,万毒帮还有这等讲义气的人。

    我计算过一遍,发现自己已经差不多被每个人攻击了,虽然可能稍有漏网,但是几百负功德我还背的起。

    在低等级的时候,玩家是不能隐藏自己的资料的,这个也有利于提醒高等级玩家,别杀新手。蜀山杀新手没有特别的惩罚,只不过二十级以下的新手,会有一个隐藏的仇家名单,被同一个人杀过五次,就会上榜,以后便于新手练成神通,前去报仇。

    到了二十级以后,只要去做一些门派给的零散小任务,玩家就能够隐藏起自己的资料了。从隐藏门派,隐藏等级,隐藏帮会,到攻击别人时隐藏自己的身份……这一系列的隐藏任务做下来,你就可以变成蜀山黑户。

    当然就算做全了任务,杀二十级以下的新手五次,还是会上对方的仇家名单。这个仇家名单,还有一些其他的功用,比方能显示出来,仇家的等级,门派,身上装备的武器,所属帮会之类。当你报仇,杀了对方当初宰你的次数置换,对方才会从仇家名单消失。

    蜀上这种鼓励快意恩仇的设定,虽然社会评价,正负参半,但是对玩家来说,却很受欢迎。大家报仇来去,很有意思。

    象我这样等级的人,互相杀来杀去,就基本没提醒了。除非特别懒,没去做隐姓埋名任务,又或者人特别烂,就是想别人知道,就是俺杀你,不开隐藏ID的玩家,否则都只能知道被攻击,没有被XX攻击的提示。

    这么多的人,我也记忆不清,都被谁砍过了,只是把剑光一指,见人就杀。蜀山里高手没那么多,这些用七八阶飞剑,法宝的对手,往往被青索蛟龙般剑光一绕,就连人带剑一起斩做两段。

    不是俺欺负人,是敌人实在太脆弱。

    黑白双剑丁典本来正跟我并肩作战,突然发现我换了剑光,眨眼就摧枯拉朽一般把对面的敌人杀个落花流水,顿时大惊失色。

    我在万毒岛呆的日子太短,对万毒岛出身的他来说,一直觉得,我名气虽盛,未必比弹剑听潮更强。在他感觉里,只要多做努力,追上老弹还是有可能的。

    他为了配合自己的ID,还特意去炼了两口,黑白两色的剑光。

    黑白双剑丁典这种一直在万毒岛一流高手之林的玩家,心气往往极高。今天才算是大吃了一惊,多了几分沮丧。

    “没料到,这醉酒青牛,不但雷术了得,剑法也这等犀利,法术,法宝,无不厉害,就不知操作怎样……”

    就象是跟他的疑问,互相呼应一般,我弹指之间连出八件法宝,效率极高的破去了对手的反扑,杀入了围军大阵之内。弹剑听潮也冲出了龟甲战船,两道剑光狂舞,顷刻之间就跟我会合到了一起。

    黑白双剑丁典却没有我这等胆略,杀几十个人他还不怕,冲如千余人的敌阵之中,这种近乎送死的行为,还是敬谢不敏。

    我看到老弹,笑了一笑,说道:“万毒帮的人,才拉回来就看到你们这里在宴宾客,他们念叨着,坐看他起高楼,坐看他宴宾客,坐看他楼倒了……就飞去买债券。就剩一个看热闹的帮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