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雷剑阵在初期是很多峨媚玩家多的帮会场压阵绝招,就算倒了现在,也经常能看到很多玩家轰出这以招来。

    原因无他,这剑阵需求低,布阵方便,只要峨嵋剑诀十层以上,人数超过二十五,就能触发这剑阵的需求。

    华山的都天烈火旗,百蛮山的七情毒网,竹山教的血鬼大旗阵,水母宫的天一玄冰大阵,万里黄沙旗阵……这些阵法都需要特殊的法宝来配合,天雷剑阵只要需人手一口仙剑,就能随时动用。

    癞姑身边的峨媚道,都是/飞库论坛手打小说//廖若晨星10打/跟她一落千丈起被刷回去复活的,等级都归功于到了初始状态,可也有一百一二十级。几十人组成的天雷剑阵,气势辉煌,威力倒也不可小觑。

    尚和阳的五老锤虽然邪门,但是跟这批峨媚道人的天雷剑阵硬拼,也没占到了多少便宜。不过这家伙怎么也是起点颇高,超过了癞尼跟他的手下道人。

    一晃五老锤,尚和阴展开身法,化作一团滚滚红云,速度聚然加快,绕着峨嵋众弟子,奔马般疾飞。杖着速度快,这五鬼天王竟然以少围多,把癞尼跟她手下的峨嵋道人,困在了其中。

    我躲在峨嵋众道中心,看着癞姑衣诀飘飘,白色僧人迎风飞舞,偷偷的打开了摄像精灵,做起了狗仔队的勾当。

    有机会看到NPC之间打生打死,俺坐享其成,怎么是一个爽字了得。尚和阳这废柴死的次数太多了。等级技能,智慧,都木有能够升的上去,跟谷辰,许飞娘那种积年老怪,差距已经越来越大。我非常有信心独力收拾下他,因为并不慌乱。

    俺也不好对癞姑出手,等尚和阳挂了这小尼姑,我再挂了尚和阳,就可以得到双份……我咋就这么聪明哩?

    想到妙外。我手舞足蹈,等到耳边传来一声冷冷怒叱:“你又不曾受伤,怎么都不动手?难道是跟妖邪一伙,混入我阵营!”

    看到癞姑一双美目,蕴含无量怒火,这小尼姑样貌给蜀山设计给整容,但是脾气却没有相应地好转,砍起人来从来就没听说她手软过。

    我呵呵,尴尬一笑,放出了一口六阶葵花剑。金灿烂的剑光,一出手就声势煊赫。不过这口飞剑也就这点附加属性,声光效果跟正派长老的飞剑似的。威力跟品阶真是再和般配也不过。用一个词形容,就是虚有其表。

    看到我如此卖力,癞姑也暂且放过俺,跟尚和阳斗的天昏地暗,指挥天雷剑阵,引发了无穷太乙神雷,倍增威力。

    这附近偏是很少有玩家路过。看到这边打的热闹,在原处等着占便宜的不少,原意靠近来助战的却一个也没。斗到酣处,尚和阳大吼一声,背后飞起一尊车**小的白色光团,只一击就震破了癞姑跟手下峨媚从道的天雷剑阵。

    一招得手,尚和阳指挥五老锤连续吞吃了六七名来不及躲避地峨嵋道人,一下就逆罢了战局。

    “老尚去哪里炼就的这法宝?看起来威力好猛!”

    天雷剑阵被破,癞姑急忙收拾残局,要再组天雷剑阵,也就顾不得我来。被暴露给了尚和阳,想要留手也是不成,我身上法宝,大多都犯峨嵋派的忌讳。

    比方,青索,九天十地辟魔神梭,这都是峨嵋地宝贝,我属于巨额财产来路不明。比方百毒诛仙剑,百灵斩仙剑,玄阴聚兽幡,一看都是邪门至宝,属于黑五类的出身不好。

    这都是俺平常不够光明正大惹的获,心里哀怨,我只能飞出玄金遁水钩。抵挡住了尚和阳的五老锤。分化,天都,明河双剑顶住了那团白光。

    人说,炒股抄成股东,抄房抄成房东,都是很无奈地事情,战况变成了俺独斗尚和阳,我比什么东都衰。

    这三口十阶飞剑一出,尚和阳气焰便没刚才那么嚣张。他的白骨锁心锤也就罢了,那团白光,却煞是厉害,我天都,明河合都比宝,都占不到分毫便宜。

    这个东西,我似乎有概念,当初跟尚和阳吧魔化青索祭炼收用,我对尚和阳同志的家世还是比较了解的。东方魔教祖师地手段,并非只有魔火金幢跟白骨锁心锤而已。

    尚和阳的教下《太上洞神五星诸宿日月混常魔经》中,共有一十九件魔门至宝炼制方法。其中有几件号称魔门无敌地宝贝,需要的原料实在过于匪夷所思,比百毒诛仙剑还要难炼十倍。

    而尚和阳炼就的这件,就是东方魔教中最为阴毒的白骨舍利,又称魔佛陀。

    “我听说这玩意,要找到肉身成佛高僧,然后将其尸骨炼化,才能成就这件法宝。哪个和尚那么倒霉,被尚和阳得手了?”

    多了这么一件法宝,尚和阳的实力提升了十倍不止。虽然这尊魔佛陀,白骨舍利,他似乎还没修炼的十足威力,我想再挂他一次,也没那么容易了。

    癞姑虽然智慧归零,但是起始的智能信旧甚高,这会也看出我这人有些不够老实可靠,但是毕竟我是在帮她御敌,癞姑也就不肯多话,只是再次组成了天雷剑阵,助攻了上来。

    她失去了屠龙刀这件护身至宝,实力逊地太厉害,已经将近普通的NPC了。虽然仗着峨嵋剑诀等级不错,但也没有添加多少威力。

    尚和阳一挥手,撤出白骨锁心锤,把峨嵋众弟子拦住,一指白骨佛珠,轰然化现,成了一尊通玄阴惨佛光,足踏十八层尸骨组成的骨莲花,背后一圈魔光的魔身佛陀。

    白骨佛珠化成魔佛陀,我的两口飞剑便压制不住,被无穷佛光给反震了回来。

    “同样是十阶,差距咋就这么大捏,法宝胜过飞剑这个蜀山第一定律,实在太鬼扯了。欺负我等级不够,天都,明河不能合壁……老尚我记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