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玄阴幡一刷,千百道黑气把古神鸠缠住,匆忙收了七凰玺,已经险些累的口吐白沫。

    这七天神鸟,本身全然不使自力,消耗的真气法力,全从我身上来。真气法力消耗光。直接就消耗我的血量,灌的丹药店稍慢一点,我八成就会成为,第一个被法宝吸干的玩家。

    “这法宝好生厉害,但是也太霸道了吧?怎么还带消耗玩家生命力的?”

    仗着我等级不错,身边又常年带着十余瓶紫金丹。这才侥幸支撑到了战斗结束。

    “这七凰玺名字不错,但是威力实在霸道,送给青青似乎不太妥当吧?我当初还以为这东西挺适合女人用,现在看来多生猛的大老爷们儿多了七只鸟也是玩不转滴!”

    七凰玺其实数种用法,若是平时没事扔出去咋个人啥的,也不用消耗多少真气,法力。攻击力不会比青索那个级别弱,但是光扔着玩,就木那么有趣了亚。

    古神鸠被鹔鹴冻成冰坨,血量在不住的往下掉,它本来就七大神鸟抓的快血皮了,再这么雪上加霜,就快要挂了,这宝贝死了光吃经验值,可不是很划算。

    “我的灵琴松涛如诗,自己还的用,再说也没法给。收了这鸟,就没法给青青了。五彩莲花灯,那东西我也不懂得使用,能收护驾的法宝我记得还有一件……”

    翻了乾坤袋,俺终于找到了尘封已久的阿拉内神灯。

    “嗯,果然。此物除了装护法金刚T1000之外,还空余了一个栏目,正好用来收这头大鸟。”

    阿拉丙神灯当年我不懂使用,后来没了灯油也就扔下不管了,等我拿到了未来星宿劫经,用佛法一炼,居然炼出了其他的隐藏属性出来。

    因为这玩意乃是九阶,我就没拿出来装备,今天才让这尊佛宝,重见用场。

    一指阿拉丙神灯。五彩光焰暴涨,往被冰坨冻住地古神鸠身上一落,立刻炸开它体外玄冰。古神鸠想要展翅逃走,喷出紫焰护身。被我用玄阴幡放出千百道黑气一卷。苦斗了半个小时,这才佛,魔两件到宝合一,把这古神鸠收了进去。

    游戏就是游戏,只要被玩家收了解成护驾,就算原来是生死仇敌,也只会保留原来的记忆。对玩家产生抗拒,不满却不会攻击主人。违反命令,当然跟主人关系不好,阴奉阳违有时也颇为常见。

    我一收一放,古神鸠再次出来,瞧的样子,已经没那么看不起。只不过倨傲如故,大声叫道:“谷辰。谷辰,有人玩你的鸟。我被醉酒青牛收服了……快来救我,我被醉酒青牛爪了……”

    我气的当头给了它一记的凰玺,砸的这臭鸟两眼金光,紫焰喷出百米,这才老实了不叫。

    “你丫鸟的给我听着,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别跟人叫什么谷辰,有人玩你的鸟……似乎也不能叫玩我的鸟……人前身后,给我闭嘴就好!”

    古神鸠被我这一砸,立刻就炸翅了。

    “老牛你敢砸我,我要罢工。”

    “罢工?你这笨鸟跟谁学地?”

    古神鸠得意的说道:“有个玩家,自称是在某个工地干了三个月,老板没给他钱,只给了等价工钱的游戏点卡。他无奈就跑出来玩蜀山了。给我捉住当了很久的帮凶。后来突然跟人聊天地时候,知道点卡其实能便宜点卖给玩家,就连人物一起卖了,再也没上来过。就是他交我地。”

    “用点卡当工钱,这老板几岁了?”

    我一拍古神鸠,就骑到了它的身上。护驾跟七凰玺里的那些臭鸟不同,不用消耗俺的法力,真气。当然也不会来抢血。

    古神鸠虽然还未恢复,但是我喂了它一颗紫金丹,不旋踵已经飞回衣还岭,想起轩辕三妖应该还不知道这臭鸟投敌,俺灵机一动,催了这头臭鸟,不去幻波池,先去看看轩辕三妖他们藏身的灵翠峰。

    我跟古神鸠来去一次,大战了数个小时,等我回来的时候,幻波池又开始一轮新的BOAA战。无华氏父子前来救援古神鸠,被乙休跟白谷逸拦住,斗地天昏地暗。

    等凌浑去突袭灵翠峰的时候,又被究穷奇跟谷辰设计困住。乙休用了分身**,救出了凌浑,跟白谷逸退守幻波池后洞,峨嵋派三女弟占据理力争地山峰,跟寻隙赶来的谷辰,轩辕三凶打的不可开交。

    我这边不知战况发展,自然去灵翠峰那边扑了个空。

    灵翠峰虽然能够飞来飞去,却极为消耗法力,谷辰不曾带走,只是放置原地。这灵翠峰被他邪法练过。心意想通,倒也不怕别人来偷。

    我试着闯了一下,发现这灵翠峰的防御力,超级变态,我四口十阶飞剑也削之不动分毫,翠绿光气,如山峦般严密,我用尽手段,也没啥收获。

    看到跟我来拣便宜的玩家,都亮出了帮会战的利器,各种阵法来轰,我还是很聪明的住了手。

    “十阶法宝也有高低,这灵翠峰比九天十地辟魔神梭防御力高地太多。与其费这个麻烦,我还是试试,有否蒙混的机会。”

    叫出了古神鸠,我附身在它身上。试试看这头臭鸟,是否还能进去灵翠峰不。

    蜀山系统,果然没那么好骗,灵翠峰立刻识别出来,古神鸠身份已经多了个后缀,醉酒青牛所属。发出翠绿光华,照旧阻挡不误。

    “我想想看,古神鸠啊,你也帮着出点主意呗?”

    古神鸠闷哼一声,它刚才看我闯了几次吃瘪,不知有多么的暗爽。听到我问起它来,立刻答道:“你放我自由,我就能进得去了。”

    “丫鸟的,现在NPC难道都读过哪首,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