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都,明河双剑合璧,威力蜀山无双。

    这头七彩磁光龙面对俺的两大化身,竟是怡然不惧,掉头冲上,让我心中暗和赞了一声。

    雷帝星神形象跟七彩磁光龙才一接触,立告崩溃,这条七彩龙神威大发,摇头摆尾,矫健之极,老牛我看的大乐,这小龙就是不懂得某些人的心里,是不可捉摸滴变态。

    从崩溃的两大化身形象中,无数遁电光跟亿万星砂齐齐突出,狠狠轰在磁光七彩龙的首尾两端,这条磁光七彩龙虽然有近两百级,但是常年在磁峰附近打转,没法远离,自然不曾见过醉酒流,青牛杀法,一招小小的示弱,加上偷袭,就轻易让俺得手。

    我天都,明河这两道剑光岂是轻易能承受来的,磁光七彩龙头上下班血花朵朵,飘的不亦乐乎,这一下就被我砍去六成以上的血量。

    重伤状态,磁不我七彩龙行动能力立刻下降,被我两道剑光,左一绕,右一转,弄的头昏眼花,被我轻易的磨去了剩下的轿量,使出降魔金刚掌,一把抢住了磁光七彩龙的双角。

    我正要使个杀手,系统却突然传来提示。“玩家醉酒青牛,收得大禹治水之宝,元磁神针一口。”

    七彩磁光龙原身现出,正是一口拇指粗细,尺半长短的五彩长针。不过,说是针,这玩意的尺寸跟铁条也差不多,玩游戏么,我就不计较这个了,天都,明河两道剑光一收,带了这口元磁神针出来。

    元磁神针,辅助类法宝,可以装载有空格的飞剑上,提供额外杀伤力……

    看到这条属性,我还真是一愣,蜀山里的飞剑有空格的不少,越是高品阶的飞剑,空格就越多,我一直以为,这些空格是用来飞剑传书,运送物品之用。

    前些时候,叶青青跟我做了一半的列缺古卷任务,我们拿到了两口剑鞘,叶青青还学到了制作剑鞘的确良技能。我才对这些空格产生了怀疑。

    不过剑鞘当然不能装到飞剑的空格上,不论是常理,还是游戏里的现实,飞剑是要装在剑鞘上地空格里,然后连鞘一起装备在飞剑栏。

    那时我有些怀疑,但是很快就放了过去,今天拿到了元磁神针,我才恍然大悟,蜀山这些变态的游戏设计师,早就挖好了大坑在等我们这些玩家。

    如果飞剑上的空格,可以装填一些配套的法宝,玩家们至少接下来的一两年,是应该在孜孜不倦地追求这类玩意,一个游戏若是很快让玩家厌倦,自然赚不到很多钱,蜀山推陈出新,花样百出,才能在运营这么久之后,热度一浪高过一浪,至今仍在高速增长期。

    我试着把元磁神针装填到了天都剑上,天都立刻在雷电之中。带了丝丝五彩光气,看属性,已经多了十作条,不但攻击力立刻增加了七成,而且能够吸摄敌人飞剑,不惧南北两极真磁引力,能够发出七彩磁光圈这个额外法术伤敌,持有者具有元磁核光罩这个相当于机关术最强防御制造品的同名防御法术……

    “这东西真是好啊!”

    我拆下来元磁神针,转手就递给了叶青青,叶青青看了之后,自然也极欢喜,不过她转手又还给了我。“你拿了这个剑光的伤害力。至少增加一倍,去捉七彩磁光龙,就容易多了。我等你把剩下的六条全捉到了,才提升飞剑也不迟。”

    青青大人亚,你真是善解人意。我定会不负您的期望,拿下六条小泥鳅。“

    断空基一边,自觉也是多余,正蹲在墙角画圈圈,”我眉派的人实在人够看,不然我早就拉大队过来。杀光所有的磁光兽,哪里轮到这头牛来占便宜。“

    我看到断空很委屈的模样,想了想伸手拍拍他,小声说道:“元磁神针你拿了没用,你又不使飞剑。我回头陪你去做几个炼魔头的任务好了。算是补偿。”

    断空答道:“别扯了,你定是早就预备了要炼制魔门什么法宝,找我来当苦力,你会好心帮人,我回头就去跟医院签约,死后捐献遗体。”

    “说的也是,我要真是那种人,比你活着捐献身体还可思议。”

    我们两个兜搭着,叶青青打开了系统,看到自己已经恢复了正常状态,正要跟我们说,再去探一下磁峰,断空突然眉头一皱,说道:“有个朋友给我发信息,他有事找我,我们先回我眉派罢!”

    我点头答应,这才问道:“你什么朋友,这么凑趣?”

    断空答道:“是个叫做海盗王的家伙,跟巨舟帮的地赵勇刚,还有你老哥齐名的人物哩!”

    “跟我齐名?他跟老赵一样**么?还是跟我一样正直?”

    断空怒道:“我踢你,人家跟我们两个合成蜀山三大造船师。他最近也搞定了九阶战船的任务。”

    “哦!他们搞定了什么?是太乙金鳞舟,还是碧鳞冲,或者是最为神秘的……”

    断空摇头道:“我也不知,赵勇刚那个巨舟帮第一造船大师,论坛上都说他拿到的是太乙金鳞舟地图纸,你拿到了碧沉舟跟九天十地辟魔神梭的图纸,他拿到地不是碧鳞冲,就是蜀山五大九阶宝船中最神秘的度厄舟。”

    “待会你问一下不久知道了,我可以介绍你们两个认识!”

    我呵呵一笑说道:“同行是冤家啊,我就怕他来找你做地事情,是不想让我知道的。”

    断空笑道:“他不想让你知道,我跟他自然会私聊,你就算去了也听不到,我肯定是不会告诉你内容,但是也不会做的鬼鬼祟祟。”

    “老断你学坏了亚!”

    被我冷不丁冒出一句,断空一愣,说道:“我哪里学坏了?”

    “你已经会用鬼鬼祟祟这种贬义词,来指桑骂槐了亚!”

    我理直气壮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