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了勾无邪一道妖魂的解放任务,我没有带着叶青青去继续做这个。元江取宝这个巨型任务,一向是蜀山里所有帮会最梦寐以求的。

    能够完成它,不但可以得到大批的法宝,让帮会实力更上一个台阶,更是证明帮会实力的试剑石,早就有人传言,蜀山最大的几个帮会,跟帮会联盟,都已经放出话来:“元江金船是他们的必得之物,谁敢妄动就是跟他们为敌!”要不然元江金船也不会这么久,都没有被取走。

    元江金船虽然难度等级极高,但是毕竟是个死任务,只固定他一个地方,而且没有什么其他的触发条件,只要硬件够了,就可以带识去做。如果没有这么多强力的帮会惦记,早就被人从元江水眼里挖出来了。

    离开了芒砀山之的,我立刻回到了岷江发下了动员令,万毒岛分舵,太原朱雀分舵,依环岭分舵所有好手全数拉往元江。

    清风明剑,轩辕冰风,弹剑听潮等等这些好手,还有一些岷江派关系不错的帮会,统统发了消息,尽可能多拉人手,要知道,元江金船盯着的人多,很多帮会只是顾忌妒自己出马,会被别人攻击,并不是大度到不想要,我要是能聚集起足够的力量,看出成功可能比较大的帮会们,会自动调转头来,跟我们联手。

    岷江派虽然在蜀山里也算强悍地帮会,排名中上游,但是一家绝对独吞不下元江金船,我发地召集令,就是来者不拒,到时候取宝的人明争暗斗,也比被人围攻我们岷江派一家强。

    叶青青在我换了大号,去准备做这个超级大型任务的时候,并不想跟我一起,对她这种女孩子来说,仗着男朋友的权势来借一份风光,实在没趣之极。

    因此,青青大人跟我做了个约定,在元江任务阶段,我只有上小号的时候,她才上线来跟我一起玩。最近经过这段的游戏之后,叶青青又开始回归繁忙地工作,游戏时间当然是要被压缩的。

    而有,我跟叶青青的火星永久居留权已经办下来了,叶青青最近一直在忙着调转我们私人小公司的业务主营方向。

    岷江诸多老妖,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出动过,被我这个召集令一下,荆棘,夜之疯魔,雀火扇,月胧儿,青龙大舞,还有帮中一批常年在外做任务,很少回帮的高手,也都开始往岷江赶回,有些性急的干脆就直奔元江了。

    岷江派最高领袖会议召开,雀火扇立刻占据了主导。在她看来我们去元江危险实在太多,因此提出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方案出来。还是老办法,先在元江建立分舵,然后帮中玩家分批迁移过去,也省地一下子出动数万人马沿途惊动一些领土观念比较强的帮会。

    青龙大舞,荆棘,夜之疯魔这些人,在岷江总舵呆的比较久,已经习惯了雀火扇的策划战略,我听了雀火扇地方案之后,立刻笑道:“这个方案是比较稳妥,但是过于保守了亚,我补充一些更有效的手段,才算完美!”

    雀火扇倒是很给我面子,立刻做了一个请冰的姿势,我轻轻咳嗽一声,高声说道:“我们岷江派轮战斗力是极强的,但是论人数,论占据地资源,都差了很多超级帮会不止一筹,论顶尖高手,我们岷江无论是数量,还是质是都不输人,中层高手质是还成,数是就不成了,低级的帮众,在帮会战从来不是主要的力量,而且招收起来也比较容易,只要多出几个外门手段,倒是不成问题。”

    看到我眉飞色舞,雀火扇一想就明白了我的言下之意,插话说道:“醉酒青牛你的意思是要在建立元江分舵的时候,拉拢别的帮会中级高手入门么?你个却不大可能!”

    我一笑说道:“那些混出了头脸的高手,都在本帮会里有了一定地们,当然不肯来我们岷江,我地目标是那些规模小,但是帮中总有几个高手的小型帮会,我们要来个大型的联盟计划,不是吞并他们这些小帮会,而是将之联盟起来。”

    青龙大舞急忙说道:“这个样子我们很吃亏耶,帮会联盟可是蜀山中规矩很严的制度,加入联盟的帮会就地位上是相等的,现在蜀山的几个比较稳固的联盟,都是从其他游戏就开始混一起的战队。我们岷江派可没有这种资源。”

    我一笑说道:“联盟不是有几种形式可以选择么?我们就来选那种可以自由加入退出的。只要规定退出的帮会要出十件九阶的法宝或飞剑就可以。这类的小帮会就算有九阶的法宝飞剑,也多半是帮主或者首脑人物佩兵,他们想要退出一不定期很舍不得,我们想要退出随时都可以。”

    青龙大舞脸色甚是难看,说道:“九阶的飞剑法宝,你说的好轻巧,我们岷江派倒是可以凑的出来十件,二十件,但是我们这些九阶的飞剑法宝,难道就不是帮会里高层兄弟的心爱莫能助武器了?”

    荆棘跟夜之疯魔也是有些反对,但是这两个想了想,最后都是说道:“如果采用青牛的手段,我们能够聚集起大批的中层高手,这九阶的法宝飞剑,我们各出两件!”

    雀火扇拍拍手,按下了正要说话的其他,淡淡说道:“这个就不用争执了,这十件九阶法宝,都由醉洒青牛出,他的建议不错,正该如此!”

    青龙大舞这回也过意不去了,说道:“九阶的法宝飞剑我也有富裕的一两件,真拿出来以时候退盟也不是舍不得……”

    我一撇嘴,亮出乾坤袋里的数千口空竹剑,很是臭屁的说道:“我种生意我做了百来次都不嫌多,你们这群小家子气的货,还是看我青牛老爷的身家吧!”

    迎接我的,不是大家的艳羡,而是满层子的中指,有些人还伸出了两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