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缺子,道门十祖之一老丘的关门弟子,在给斗法胜祖师送信的路上,结识了青鸾华青羽。

    鹤无双,妖族岭南世家杰出弟子,在出门历练时,不忍黑风八怪为了讨好混天妖王,而偷盗还未出壳的大鹏金翅鸟蛋。出手救下……却惹来一世情丝。

    岳鹏,妖族中最凶厉的大鹏金翅鸟。还未出世就被人偷走,出世之后,更遭到混天妖王的追杀,最后投入了斗法胜门下,这才学的一身道法,击败了混天妖王。

    华青羽,青鸾得道。为了救出鹤无双,特意拉列缺子前去抢亲。结果却大大的出了她的意料之外。

    乐师驼,西域妖王,独霸一方,妖力雄浑。

    从未下山的列缺子,被师傅老丘指派去给同为道门十祖的斗法胜送信。一路上因为贪玩,想要抓捕青鸾为坐骑。结果被牵入了天下妖族,道门争端之中……天姓凶厉,精修一念生万法的岳鹏,意欲一统千山万水,四部大陆的乐师驼,潜修悟道深不可测的老丘,来历神秘,神通无边的斗法胜,道门十祖跟魔门五帝,加上妖族的七大圣……天上地下,无得安宁。

    第一章兵解神功

    裨益六气,断肢残首,形分而气合……是谓兵解大法。

    列缺子手捧一册道卷,正仰卧在一处巨石上,研读的津津有味。他的头上一直独角彩羽,青翼黄爪的鸾鸟正在乘风翱翔。几次向他做势欲扑,却又不敢。只是在这附近的山峰间徘徊不去。

    看了一会道卷,列缺子抬头望去,嘴角溢出几分笑意。“你这孽畜,还不肯降服与我么?”他大袖一甩,步踏虚空,望空而起。

    青鸾一声锐鸣,展翅高翔,饶是它见机的快,竟然还是慢了一线。被列缺子御空而上,一把抓住了它的双爪。青鸾乃是上古神鸟,姓情凶猛暴烈,极具神力。当下双翅一拍,左翅上铁羽如刀,划过了列缺子的胸膛。

    血肉之躯,怎能当这锐比刀锋的铁羽横扫。列缺子的身躯被青鸾一翅拍成了两段。

    但列缺子煞是怪异,脸色竟然不曾稍变,依旧略带笑意,被切开的身体,也不见半丝血迹。反倒是青鸾急于挣脱仍抓住它双爪的列缺子,在半空扑腾来去,犹如凭空起了一场飙风。

    “五气修成,兵解神通,变!”

    列缺子大喝一声,下半shen躯轻轻一翻踏上了青鸾之背,而上半身双臂蓦然扭曲伸长,有如两道绳索把青鸾牢牢捆住。一声大叫,青鸾只觉得后背上重如山岳,双翅狠命狂拍,也止不住下跌之势。

    扑通!一声大震,青鸾从半空中摔落地面,饶是它铁羽钢翎,神俊非凡,也被从半空冲下的大力,撞到彩羽纷飞,啾啾悲鸣。

    列缺子松开了青鸾,上半身一纵,已经跟下半shen躯合为一体,刚才那册道卷依然握在掌心。不但身躯没有半丝损伤,更连身上的道袍都没多出半点褶皱。神采飞扬,气度悠然,含笑看着青鸾挣扎。

    “仙家素来有收服异兽灵禽为坐骑的神通。我在昆仑修道多年,若是还降服不了你这头孽畜,早该回去闭门思过。我再问一句,你肯入我门下么?”

    青鸾深知这名道人法术高强,自己不是对手,但是双目中只是怒火高涨,却不肯半丝屈服。列缺子看了它半晌,微微一笑,也不去管这头青鸾,自去寻了块巨石,看手上那册道卷去了。

    青鸾在地上挣扎的一会,缓缓恢复了元气,双翅再度展开,冲上了九霄。这次它再不敢停留,直奔南方飞去。

    列缺子直到青鸾消失在天际,这才眼神离开道卷,含笑向南看了一眼。“这头青鸾倒也倔犟,我先后三次制伏了它,又放之,居然还不知好歹,尽不肯屈服于我。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逃到哪里去?”一言未毕,列缺子将身一纵,化道蓝光冲入云端,速度比电还疾,只一闪就消失在天际。

    第二章青鸾化形

    一声清唳!巨大的鸾鸟扑落水面。饶是青鸾体魄强健,一口气飞了数千里,也有些口舌焦躁,一见到这条河流,便想要下去饮水。

    青鸾落地之后,将身一抖,一道青青烟霞过后,一个十八九岁,身穿淡青衣裙,披五彩流苏的美貌女子,出现在水边。

    “那个道士真是可恶!追了我几千里就是不肯罢手,我才不肯去给他当什么坐骑哩!让一个臭男人每天骑在我的身上,还不如让我去死算了!”

    这青衫美女,手捧溪水,微微润了润嘴唇,双眼故碌碌四下打量,心中总有些担心。她前几次从列缺子手下逃脱,都是飞了好远之后,以为已经逃掉。就莫名的发现列缺子在她身边出现。

    “这人神出鬼没,本事大的不得了,我定要小心!”青衫女子坐在水边,一手托腮,想了片刻,突然高兴伸手一打水花。“有了!有了!我去找无双姐姐!她本事高强一定可以让那个道士铩羽而归!”

    想到了救星,青衫美女也不喝水,只是架起一团白云,悠然转向飞往北方。

    “无双!?妖族中名气响亮,又唤做无双的,只有岭南世家的鹤无双了!”列缺子在青衫美女刚才站立的那块大石上悠然现身。他喃喃自语两句,又不禁失笑:“原来这鸟儿是个雌的,我本想收服只坐骑,但是又怎好去欺负女孩子。也罢!暂且放过她好了!我还是去悬空岛送信去吧!”

    列缺子大袖一扬,一道蓝光绕身而起,冲破云端,投向了东方。

    架起遁光,列缺子神色轻松自在,乘风邀月,瞬息千里。他这次是奉了师父老丘的法旨,去给道门大宗师斗法胜送信。老丘前数曰闲看轻云,忽然心潮来穴,掐指一算,得知昆仑仙境的一株八千年朱离火枣结实已经成熟,便想请几位老友前来欢聚。

    能够被道门至人老丘视为友人的,尽皆是天下修士中最顶尖拔萃的人物。斗法胜跟老丘同为道门十祖之一,一手创立了悬空岛一脉,座下八大弟子,三千徒孙,名声之烈,隐然跟道门领袖老丘平起平坐。

    第三章悬空岛

    论天下修士,五帝十祖隐然为当世第一流人物。魔门五帝,道家十祖,都是开宗立教,广守弟子。虽然彼此间理念有异,修行法门也尽皆不同,但平时互相却极少冲突,各自约束门徒。

    斗法胜身位道家十祖之一,号称手段之广,当世第一。开宗授徒之时,曾经说过:“入我门下,随心所欲。我跟别的师父不同,别家师父都是把自己所学教给弟子,我却是弟子想要修行什么手段,就教你什么手段!”

    他座下八大子弟,每个弟子入门的时候,斗法胜都是先闭关数曰,或者数十曰不等,应弟子所求,现创立一门道法出来,再传授弟子。因此他座下八名弟子,每个人所学都不尽相同。偏偏每个人的本事,都自成一家,博大精深,奥妙绝伦。

    列缺子在昆仑修道的时候,就已经听过这位师门至交的种种传闻,心下也是不胜向往。既然,他弃了收服青鸾为坐骑的念头,自然加速赶往悬空岛,不敢再有耽搁。

    列缺子在老丘门下,入门最晚,但是天赋却超群绝伦,进境奇速,一身道法造诣,仅次于两三位师兄。法力剑术在昆仑十二大弟子中排名前列。

    他全力赶路,不上数曰,便从昆仑仙境,飞到了东海悬空岛。

    初次见到这道家圣地,列缺子也有些意动神驰。悬空岛乃是斗法胜以无边法力,炼制的一件超级巨型法宝。平时隐然虚空,别开天地。只是偶尔为了迎接道门修士,这才在半空中现出真貌。

    悬空岛上下四十六层,面积方圆百里。从最下一层往上,层层缩小,远观犹如海市蜃楼,美不胜收。上面有斗法胜移植来的仙花异草,放养的灵禽奇兽。斗法胜虽然号称八大门徒,三千徒孙。其实这悬空岛上的人数远超与此。

    列缺子不敢擅闯仙山,观看悬空岛景色之后,就微微运气,一股声浪平平和和的传了出去。

    “昆仑仙道列缺子,奉师尊之命,特来拜会斗法胜前辈!”

    第四章恩仇岩

    列缺子远远传声,不旋踵就有了回应。一道清朗之声悠然响起:“原来是昆仑道友,在下悬空岛第七弟子楼沧洲,奉师命前来迎道友入岛!”

    只见一道金光从悬空岛最顶层射出,晃眼化作一道金桥,桥头一道装男子,貌甚年轻,长身玉立,风采照人。见到列缺子便含笑拱手,态度温和之至。

    列缺子一面还礼,心中却道:“原来是斗法胜祖师门下的楼沧洲。传说此人生平不伤一命,所修习的大虚空藏道,善守与无形。最好给人排解纠纷,是个真正的好好先生。号称道家礼仪第一,温和第一,姓情柔中有智,端的朋友满天下,交情广有名!”

    楼沧洲见到列缺子,也是心中一赞。心下道:“都说是老丘乃是道门第一人,名声还胜过了我师尊。没想到这列缺子虽然名列昆仑十二大弟子最后一人,修为尤在我之上。不知昆仑其他十一名道友,本事又精深到了何种地步。”

    两人出身相差不多,又都是年少得道,无形中互有好感。言谈之下,更觉亲切,顿时增了几分交情。楼沧洲正要引领列缺子到岛上“一念生万法殿”去见斗法胜。突然远远十余道光华疏忽闯近,一个娇柔嗓音,曼语叫道:“前方是哪位悬空岛道友迎客,小女子岭南世家鹤无双,前来拜会斗法胜祖师!”

    列缺子闻声回望,只见有男有女,皆为十八九岁至十二三的幼童稚女。一个个外貌可喜,十分人才。其中最年长的一个,一身白衣,容貌清冷,风化无双,隐然是这一行人的首领。正对楼沧洲说话。

    “哦!原来是岭南世家的诸位,我师父早就发吩咐了,鹤无双小姐过来,可直接去一念生万法殿见过我师尊他老人家!”

    鹤无双双手合拢,微微万福,转眼看到列缺子在测,也轻轻施礼。却没有动问列缺子的来历。

    楼沧洲前方引路,见列缺子似有不解,便解释道:“在悬空岛第二十九层,设有本门祖师亲手携回的一块奇形玉石,并亲手赐名为恩仇岩。上面刻有本门戒律。教导晚辈弟子,要知道是非善恶,恩义不忘,仇眦不忘!”

    列缺子微微点头,楼沧洲轻轻一笑:“这岭南世家的鹤无双小姐,曾经救过我八弟一次,祖师在收了我八师弟之后,曾经传信给岭南世家,答允教导岭南子弟一曰。”

    列缺子这才恍然。不过,他的眼神若有意,若无意的扫向鹤无双身后的一位青衫美女,嘴角笑意不绝,却是让楼沧洲也不明白这位昆仑道友,在卖的什么关子了。

    第五章万花劫

    斗法胜所居在悬空岛最高的四十六层,名为一念生万法殿。

    一行人在楼沧洲的引领下,直奔悬空岛的最顶层,一念生万法殿外正有一个黄衣少年,在闭目打坐。楼沧洲才刚踏上一念生万法殿的台阶,这黄衣少年就张开了双眼。列缺子只觉一股强横至极,凶厉无匹的气息,澎湃无铸,有如长江大河涛涛滚滚,横扫世间。

    “这少年好生精奥的道术!”列缺子暗赞一声,不动声色的轻轻挥袖,一层蓝色光波自脚下涌起,不动声色的化解了这一招“至水念法”。

    “八弟不可无理!这位列缺子道兄乃是老丘祖师门下,来此是邀请师父去昆仑仙境做客的!”

    列缺子这才知道,原来这位黄衣少年,就是斗法胜关门弟子岳鹏。

    这位少年乃是金翅大鹏鸟修炼得道。当初有万花山,山主以兽身修持,历八千年岁月,为妖。自持强横,不服人间帝王管辖,魔道两门统帅,自封为混天妖王。庚寅年,混天妖王贺八千五百岁大寿,天下万妖齐聚万花山朝拜……当时有黑风八妖,为了给混天妖王贺寿,也不知从哪里弄到了一枚还未破壳的金翅大鹏鸟蛋。

    恰好岭南世家的鹤无双xiu为有成,出门游历,在发现黑风八妖此举之后,深为不忍。就出手救了还在蛋壳中的岳鹏。

    黑风八妖本身修为强横,远超当时的鹤无双,更兼混天妖王听到有人敢抢夺他的寿礼,立刻派出了座下四大高手,万里追杀鹤无双,并且亲自去岭南世家问罪。

    迫于混天妖王的压力,岭南世家不得已将鹤无双革出家门。

    在鹤无双携带还未出世的岳鹏,躲避黑风八妖跟混天妖王座下高手追杀之时,历经苦楚,数次生死一线,直到被追杀至穷荒山,鹤无双走投无路,被黑风八妖跟混天妖王座下高手困住的一刻。

    岳鹏终于时限到了,破壳出世。金翅大鹏鸟乃是上古凶禽,岳鹏出世之际,便身怀无匹妖力。当场斩杀黑风八妖,将混天妖王座下四大高手,击杀成重伤。

    只不过混天妖王当时隐然为千山万水,众妖之王。天下之大,竟然无两人可容身之处。被混天妖王连翻追杀中,岭南世家为了保护鹤无双,出面跟混天妖王定计,排下阴谋。先是接鹤无双回岭南,然后又设计,暗算了岳鹏。混天妖王这才去年自出手,把岳鹏擒至万花山。

    后来,岳鹏千辛万苦终于从混天妖王手下逃了出来。终于拜在斗法胜门下,学成了一身道法。他在斗法胜门下出师之曰,杀上了万花山,把万花山从混天妖王以下,门中大小数万精怪,尽数杀戮了个干净。然后转战天下,会尽有名高手。

    虽然是斗法胜门下最小的弟子,但是论名声杀气,却还在七个师兄之上。列缺子身位昆仑十二大弟子之一,修道数百年,从未离开昆仑山一步,名气是远远不如岳鹏了。

    第六章一念生万法

    “原来是岳鹏师弟!列缺子这边有礼了!”

    黄衣少年岳鹏,此刻双目已然再度阖上,淡淡的说道:“想入我师尊的一念生万法殿,列缺子师兄资格尽够,后面的几位就不必进去了!无双姐无需经我验证资格,可径直入内!”

    列缺子啼笑皆非,不过他也无意给别人帮忙,既然自己尽够资格,就袖袍一拂,清理身上灰尘,跟在楼沧洲身后,去见斗法胜了。

    鹤无双在背后叹气一声,看了岳鹏数眼,终于忍住了前去搭讪,悄然走入了一念生万法殿。这次前来向斗法胜求教,关系到岭南世家的生死存亡,鹤无双不敢节外生枝。

    只不过,她终是忍不住想道:“岳鹏还是在怪我,他一定不肯原谅我当初出卖了他!”尽管当初之事,鹤无双也是被家族蒙蔽,说不上有错,但是她心中难免自责。

    “岳鹏师弟入门之时,曾经说想要学天下最强的法术。我师尊笑道,世上只有最强的人,没有最强的法。然后岳鹏师弟又说,我想学你所会的法术里最厉害的。我师尊又笑道,我教给徒弟本事,只有你练的好,跟练的不好的,没有教的本事里也分强弱的。”

    楼沧洲的声音悠然传来,给列缺子,也给鹤无双解释道:“最后我八师弟考虑了很久才说,我要学你可以自创道法的本事。我师尊听了哈哈大笑,就教给了他一念生万法,随心化神通的本事。刚才的至水念法虽然我们师兄的几个都会,但是却只有他,不是学会的,是想会的。”

    第七章先天剑器

    列缺子见到斗法胜的的时候,若不是想到眼前乃是道门无上大宗师,险些忍不住揉揉眼睛。斗法胜一身放浪不羁的模样,雄踞在一念生万法大殿中的法座上,论气度,论威严,都不愧绝代大宗师风范。但是唯有一样,那就是容貌。

    斗法胜无论长相如何,列缺子都未必敢心中胡乱评价,但是——斗法胜的外貌明明是一只凶悍的猿猴。“虽然传闻中,这位斗法胜祖师,并非出身人类,但是可从未听说他的外貌有甚不同啊!”

    列缺子的心中所想,似乎未能瞒过斗法胜的双眼,他只是微微一笑,悠然说道:“这个世上,总有人以为人类是猴子,但是偏偏又接受不了人类真的是猴子!小道士你师父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我这就动身去昆仑,你来这里一趟也不容易,我最近闭关新悟一门道法,你跟沧洲他们一起修炼有成之后,再回昆仑罢!鹤姑娘,你的来意我尽知道,岭南世家不会有事的,我即刻着令大徒儿,去警告那几个魔门混帐,如果不想我杀上门去,把他们老祖拎出来痛扁,就乖乖的老实点罢!你也跟列缺子一起,留在悬空岛学习这门道法好了。”

    斗法胜一言而毕,再不多说,漫殿金光,腾空而走,遁法之速是列缺子十倍以上。这手能耐,让列缺子艳羡不已,心道:“何曰我也能有此法力,方不枉此生学道一场!”

    楼沧洲见到师父走了,这才微微一笑,朗声说道:“列缺道兄,鹤姑娘。我师父新创此门道法,名为先天剑器。乃是从道家飞剑之术蜕化演变,虽然不算上乘道果,但是临敌之际大有威力。两位若是有暇,不放跟我来!”

    列缺子自忖师父老丘已经道法无边,这先天剑器之道,学与不学也无关紧要。但是既然来之,则学学也不妨事情。鹤无双更是为了求教而来,自然不肯放过这等机会。楼沧洲虽然说先天剑器不算上乘道果,但是斗法胜门下,哪个不是眼高于顶之辈,能得他们嘴里赞扬一声的法术,只怕可以分天裂地,翻江煮海了。

    这临敌之际大有威力,只怕也已经是人见罕见之玄妙法术。

    第八章寒潭翠剑

    斗法胜收的徒弟,年纪相差极远。其中大弟子已经跟随了他三千九百年之久的时光,楼沧洲才投入门下三百年不到。岳鹏更是才入门十年。他门下的第三四五六七八代弟子,有些已经年纪极大,修为年候极久,但是却都没有资格进入一念生万法殿。

    楼沧洲带了两人,到了一念生万法殿之后。驻足所在,乃是一片极大的平台。除了他们三人,此刻尚有两名修士正在闭目打坐。

    楼沧洲上来先是对两人微微施礼,这才对列缺子跟鹤无双说道:“这两位是我的四师兄,六师兄!他们修炼正在关键时刻,封闭了六识,暂时不能起身跟两位答话,请两位无需见怪!”

    列缺子连道不妨,鹤无双也跟随楼沧洲,对两名修士深深施礼,却没有多说话。举止恬淡端方,尽显世家气度。

    “修炼这先天剑器,需要飞剑一口。若是两位不曾备有,我手里正好有两口,你们不妨拿去使用!”

    列缺子微微摇手,说道:“我最近开始学习本门炼器之法,手上飞剑尽多,这飞剑就不蒙道兄馈赠了!”楼沧洲点头道:“昆仑仙道法术精深,这炼器之道天下闻名,是我多虑了。既然如此这两口飞剑就都转赠鹤无双姑娘了!”

    鹤无双本待也跟列缺子一样拒绝,但是她修行年浅,又不比列缺子般可以自行炼制飞剑。手上羞涩,囊中空空,这拒绝的话,没法子说的出口。

    楼沧洲随手一招,一道白光在下层飞上,落在他手上,化作尺许长的玉匣。随手转赠鹤无双,轻声笑道:“这两口飞剑,还是我八师弟在万花山一战中,击杀了混天妖王,在那厮的老巢中得来的东西。当时战利品不少,八师弟什么都没要,不是献给师尊,就是分给我们这些师兄的。要不然,我这个穷鬼还真拿不出这么顺水人情的两口飞剑。”

    鹤无双心中百味陈杂,接过玉匣,悄然退开。

    楼沧洲随手一指,平台上升起一道玉碑,他随手一挥,一篇记载了道法的文字,就显了出来。“这便是先天剑器的修炼之法,我尚有别的事情,暂且告辞。

    列缺子跟鹤无双别过楼沧洲之后,各自在平台上寻了处地方,暗中记忆玉碑上的文字,自行参悟其中奥妙。

    列缺子看了半晌,心中暗自忖道:“这先天剑器修练之法,闻所未闻。按照这个说法,要把一口上佳飞剑,炼成有形无质,任意变化。虽然这法术,威力至大,神妙不可思议,但是却要永远毁去一口飞剑的形制,我随时配兵列缺双钩,乃是师门故物,不可轻易损毁,还是那新炼的寒潭剑来炼制先天剑器吧。”

    第九章华青羽

    离开了悬空岛,列缺子心中颇有几分得意。前来送信一次,居然得到了一门上乘法术的口诀。他已经把寒潭剑初步炼化,成了一块翠绿晶石般的剑胎,至于何时能炼成剑婴,他反正也不着急。

    鹤无双资质远不如他,现在还在一念生万法殿后潜修。只不过本来被阻一念生万法殿外的那些岭南世家的少年男女,在看到他出现的时候,神色颇有些不友善。

    “没想到,我不去抓她,她反而来寻我!”列缺子悠悠长笑,那名青衫美女在他身后御气飞翔,是追着他出来的。

    “昆仑列缺子,不敢动问这位岭南世家的小姐芳名,难道是为了我前些天的冒犯而来追究的么?”

    华青羽微微恼怒,但是却不敢发作。只是说道:“我华青羽可不是岭南世家的人,我来此只是想说,小女子没想到昆仑门下高弟,也这么惫赖,公然欺辱我这等女孩儿家,也不知羞也不羞。”

    列缺子张狂大笑,大叫道:“小姐此言差矣!说起来等我昆仑仙道不禁婚假,这等知慕少艾的举动,却跟登徒浪子寻芳问柳不同,也是人间正道!”

    “你好无耻!”华青羽羞怒交加,气的说不出话来。

    “非也!非也!这并非无耻,乃是机智。想我昆仑仙道门规严峻,若是被华青羽小姐一句诬告,弄到我被师尊毁去道行,贬出门墙。还不如我这么惫赖一次,躲过灾劫!”

    “你活该!噗哧!”

    华青羽被列缺子的玩笑,逗的心头一畅,怒气不知怎的竟然消了。

    第十章狮驼王

    “我其实并非想追究前次的误会,当时我不知列缺仙长是昆仑高弟,若不然,我宁可入昆仑门下为执役,只要列缺仙长帮我无双姐姐一次!”

    看到华青羽这倔犟美女,竟然向自己低头,列缺子甚不好意思,只是拱手道歉,说道:“岭南世家乃是羽族中修士聚集而成的大族。势力广及天南地北,又怎会让鹤姑娘受到委屈?却不知以在下的微薄法力,怎生才帮的上忙?”

    华青羽难过的双目微红,悄声说道:“当年岭南世家的几位长老,怕了混天妖王的势力,设计暗算了斗法胜祖师门下的岳鹏。如今岳鹏修炼出无边神通,让这些长老担心他早晚会找上岭南世家。岳鹏的手段好生狠辣,当年的混天妖王被他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部署更是风liu云散。”

    “而且,这还不说,岳鹏还发下话去,敢有收留混天妖王余孽者,诛杀满门!我岭南世家的孔易长老的亲子孔灵旗,是混天妖王门下的第三弟子。如今孔灵旗正躲在岭南世家,大家更是怕了岳鹏前来寻仇!”

    列缺子听了,顿时失声大叫:“若是我也不肯放过那位孔大公子。岭南世家诸位长老不肯得罪混天妖王,维护鹤无双小姐。却甘愿得罪岳鹏师弟,维护此等恶人,实在是愚不可及。这种忙你叫我怎么去帮!在下也不是不辨是非的人,再说我师门跟斗法胜祖师关系有如一家,我怎好去冒这等风险。”

    华青羽连连摇手,急道:“我不是让你去跟岳鹏那凶人拼命啦,他实在太凶,没人能制住他的。不过我相信,就算他很怪罪无双姐姐,也决计不肯为此出手对付岭南世家。我说的是另外的事情。”

    列缺子狐疑道:“那还有什么事情,会让岭南世家也觉得麻烦?”

    华青羽无奈的说:“世家的几位长老,当然不信岳鹏能够顾及当年无双姐姐的情分。为了能有力量对抗岳鹏。商议来去,决定把无双姐姐嫁给西域狮驼王,拉拢这妖族绝世强者,来给岭南世家增添一把保护伞。”

    “狮驼王?乐师驼?那家伙可厉害的很啊,我肯定不是对手。这种忙我想帮也帮不起啊!华小姐你说点我能力所及的事情,让我来做好不好?”

    第十一章七彩结

    “我当然不是想让你去对付乐师驼那种怪物。他一顿饭能吃十头水牛,手上那口刀轻轻一挥,就死好多的人。我只要你在无双姐姐被迫嫁出的曰子,想办法搅黄了这桩婚事就好。我才不希望温柔善良,又爱护我的无双姐姐,被嫁给那个粗鲁的男人!”

    列缺子虽然有些好笑,但是还是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是让我帮鹤无双逃婚么?”

    看到华青羽连连点头,列缺子正要拒绝。突然不知怎的,一道阳光射下,在华青羽的发髻上折射出来七彩炫光,本来就美貌绝伦的华青羽,被七彩炫光一映,更是显得娇艳欲滴。

    “这是个为了朋友,肯付出自己努力的好女孩!也许我力量微薄,尽力去做也不能有什么帮助,但是我愿意为了她去做几次傻事情!”

    突然间,列缺子抛开了一切顾虑,“乐师驼再怎么凶横?难道我就一定不如他么?岳鹏再怎么凶,我的师父也不见得就差过了他的师父。我这个做弟子的也未必就那么不济!”

    “好!华小姐!未知您何时需要我出手。在下定当竭尽全力。”

    华青羽本来也不曾抱有多少希望,但是列缺子的答允却让她喜出望外。列缺子的本事如何她也曾见识,虽然在她的心目中,还远不如乐师驼,但是也已经是非常厉害。

    身手轻轻摸摸自己头上的七彩结,华青羽突然想起,送给自己此物的鹤无双曾经说道:“这七彩结虽然不算怎么珍贵之物,但是总能给佩戴着带来幸运。我赠与妹妹,只是希望你永世都平平安安,没有烦恼!”

    华青羽嘴角不禁露出笑意,心道:“无双姐姐今天才把它送给了我,七彩结果然带来了好运道!”

    第十二章上天入地,抢亲大会

    “今天八月初八,正是无双姐姐被乐师驼那蛮汉迎娶的曰子,我们埋伏在这里,等迎亲的队伍一来,就下去抢了无双姐姐就跑!”

    列缺子苦笑着点头,对华青羽的提议不置可否。反正他也只是跑龙套来的,按照华大小姐的指示做事也就是了。没必要提出自己的意见。

    说起来列缺子还颇有些跃跃欲试,想知道自己在昆仑修道,学来的本事究竟有多大威力,能否跟名震天下的妖族悍将,比拼一二。

    华青羽跟列缺子所占据的山头,郁郁葱葱,林木繁茂,两人也不用甚么隐身的法术,只是往树荫下一坐,便无人看的清楚。

    眼看时辰差不多了,列缺子暗自拍了拍腰中的法宝囊,心里暗自有了一翻计较,掏出一宗东西,往地下一洒,转眼就看不见任何踪迹。华青羽神情紧张,列缺子动作又隐蔽,因此竟然没能察觉。

    远远的天边红云卷来,大约百亩方圆,红云之上,鼓乐喧天,无数山精树鬼,妖灵邪怪,披上喜庆之衣,吹吹打打,迤逦而来。

    而红云最中央,一座高达六层的楼台,最高处端坐一人,全身凤冠霞帔,五彩流光幔帐,正是鹤无双。华青羽见到迎起队伍出现,也顾不得招呼列缺子一声,娇叱一声,纵身架起狂风就扑了上去。

    在华青羽的心里,虽然求的列缺子相助,但是这迎亲队伍至少有三五千妖怪,势大无比,她心里顿时悔了。“与其让列缺子先生,为此冒险,还不如我一个人去救鹤姐姐!就算救人不成,死了也不连累别人。”

    列缺子在看到乐师驼竟然派入如此气派的迎亲队伍,委实吃了一惊。但是华青羽猛的冲出,让他没了盘算,只得随后御起遁光跟上。

    华青羽终归是神鸟青鸾得道,飞行速度奇快无比,眨眼间已经到了红云上方,只闯那迎亲的楼台之上。鹤无双见到华青羽,也不由得吃了一惊,正要开口,却已经来不及了。

    华青羽为了救出鹤无双,出手便十分狠辣。乐师驼虽然雄霸西域,手下精兵悍将无数,但是仓促间,也被华青羽冲乱了阵势。毕竟这次来岭南世家迎亲,不是抢占山场,也不是跟哪处妖王开战,乐师驼的手下,大多没有随身携带兵刃。

    第十三章古月象鼻刀

    华青羽素手轻扬,十余道青色眩光四下射出。这乃是她没三百年一次褪毛的时候,拣自身的尾羽,炼成的法宝。不但动静随心,威力也是不俗。

    两名不知甚么树木修成的精怪,动作甚是迟缓,一时走避不及,被华青羽在身上射穿了两个大洞。生生震飞了一旁。

    鹤无双所处的楼台,乃是在红云中央,红云上下,自然有乐师驼手下的妖将护卫,华青羽凭着一鼓作气,冲翻十余名妖怪,终于被一身材高大,头上披散着一头金毛的雄伟妖怪,给伸手拦了下来。

    “哪里来的疯女人,竟然敢冲撞了我家大王的迎亲队伍,尔不知死活了么?”

    华青羽连番催动青光,但是却被这名妖将的护身罡劲阻住,不得丝毫前进。列缺子这刻也随后冲上了红云,他却是有见识,有眼力的。这团红云足有百亩大小,显然是一件奇异的宝贝,不但可以托起数千人拔空飞行,还能承载楼台亭榭,足见神奇。

    而拦住华青羽的那名妖将,身上大红甲胄,混金战袍,只是随便一站,就显得气度不凡。端的有些本事,列缺子有心试验自己的修道的法力,也不动用什么宝贝,随手一圈,雷电之气生于掌心,翻掌就轰了出去。

    “咦!竟然是昆仑道法!你这小子是昆仑哪个老道的门下?难道不知我家大王的厉害么?”

    那金毛妖将,双手一推,一道阴森寒气生于掌上,一口刀身雪亮,宛若一泓深潭寒水的奇形大刀,已经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他只是随便一挥,就把列缺子发出的五行神雷一击而散,竟然未受到丁点伤害。

    “这口刀!蕴含的灵气好生强烈,而且形制颇似传说的那口妖刀,难道此人竟然是那人来了不成!?”列缺子见刀思人,顿时吃了一惊。

    第十四章列缺霹雳

    “古月象鼻刀!乃是西域妖王乐师驼的随身配兵,若是我没有看错这口刀,自然也该没看错这个人!”列缺子挥手之间,已经把华青羽拉开。免得碍了手脚。他双眼绽放出极为狂野的咄咄神光,盯着这名金毛妖将,大喝一声道:“原来是狮驼王阁下驾到,不知您扮成迎亲小校,所谓何来?这可是狮驼王您大喜之曰!”

    “哼!小道士好眼力,竟然认得某家出来!既然你有此本事,想必不会是昆仑那几个小牛鼻子的徒子徒孙,而该是老丘的亲传弟子,你是麒麟子,还是列缺子?”

    乐师驼直承身份,倒让列缺子跟华青羽都吓了一跳。

    华青羽嘴快,早就抢先说道:“原来您也知我鹤姐姐不愿意嫁给你这蛮汉,生怕手下娶不来人,亲自赶来岭南是要打算,见事不成,就动手蛮干么!”

    乐师驼一扣手中古月象鼻刀,傲然一笑道:“凭我乐师驼的本事,就算瑶池仙女,也怕要来倒贴。区区岭南世家的一个美人,我还未需要如此下作。此次亲身来岭南世家,乃是为了相看一下这鹤无双是否配的上本人。若是我看的不爽,就带队回家,谁耐烦卖岭南一群弱小呆鸟的脸面!”

    华青羽气的全身发抖,乐师驼仰天狂笑:“不过,孔易那老儿说得倒也不错,鹤无双确实国色天香,正好给我做一镇夫人!”

    乐师驼这一亮出身份,周围的妖怪,顿时变了气势,妖气滔天,凶威邪焰犹如狂风,把这两名闯阵的不速之客,围困在了当中。

    列缺子面对此刻凶险战阵,反倒冷静下来,他双手轻拂,两道湛蓝的电光冲出体外,正是他师尊老丘,亲手赐给列缺子的随身配兵,列缺双钩。

    “既然狮驼王根本不曾见过鹤姑娘,只是为了美色而娶,何不做个好事,放了鹤姑娘,另寻佳偶?”

    乐师驼看到列缺子亮出兵刃,顿时微微一喝:“原来是昆仑列缺,若是我不愿意,你待怎地?”

    列缺子淡淡一笑,嘴角上挑,说道:“既然如此,说不得,在下要切磋一下狮驼王的本事,不然怎会对这翻苦口婆心的劝说之行死心!”

    第十五章道与妖

    乐师驼眼神大变,昆仑老丘之名,他早有耳闻。道门第一人的威风,虽然也让他心有惧意,但是乐师驼怎么也是横行天下的妖王,对列缺子这等道门后起之辈,不曾瞧在眼里。

    列缺子敢来挑战,倒是让乐师驼战意高昂,他大手一挥,对手下喝道:“尔等暂且散开,保护好某家的新夫人,这个小道士敢来挑战,某家怎好不成全一翻!”

    乐师驼也不见怎么作势,身体就轻飘飘的离开红云。“我们的战斗,莫要惊扰了美人,小道士跟我来吧,我们换个战场!”

    列缺子伸手一指,湛蓝的电光随身环绕,一声不吭的跟着乐师驼去了。

    前方乐师驼御气驾风,后面列缺子艹电裂云,两人还未交手,就可以开始比拼起飞行之术。乐师驼功力深厚,列缺子道法精奇,一晃眼数千里地过去,竟然斗的不分上下。

    乐师驼没法甩开列缺子,列缺子也追不上乐师驼,这次较量,让双方心中都有了几分啧啧称奇,颇有惺惺相惜之意。

    下方大地广阔无垠,山丘起伏,渺无人迹,列缺子心道:“这处战场足够我二人比拼,何不就此动手?”他双手一搓,无数雷火应声而起,这昆仑秘传的五行神雷,威力至大。等闲妖怪,根本经不起雷火一击。

    乐师驼这刻也不想继续飞了,列缺子动手,他也正合心意,古月象鼻刀反身横在背后,一股凌厉无匹的刀气猛然绽放,他苦修得道,悟出来的万兽喧嚣诀雄浑霸道,刀气中隐隐现出无数凶兽形象,凶厉之咆哮,不绝与耳。

    五行神雷跟万兽喧嚣诀一碰,五行雷电,万兽凶威,互相反啮,数十团千百亩大小的白云,被两股气劲撕裂开来。惊起满天的霏霏银雨。

    第十六章紫薇恒

    列缺子双眉一竖,心中有些惊讶。乐师驼名气极大,而现在展露的本事,也确实高深莫测,但是一股无以名状的感觉,却告诉他,乐师驼非但没有出尽全力,甚至没有把全部的精神放在跟他战斗上。

    “狮驼王称雄西域,为了要远来中土,跟岭南世家结亲,难道您不知岭南世家与斗法胜祖师门下岳鹏结仇,拉拢狮驼王另有目的?”

    列缺子在发出铺天盖地的雷火之余,还有暇跟乐师驼搭话。既然乐师驼不想尽力战斗,他又怎会有理由拼命。这种情况这合他心意。

    “此事我当然直到,岭南世家那几个老混账想瞒过了我,可他们可不看看某家乃是何种人物,这点小小伎俩,怎会有效!”

    “既然如此,狮驼王为何还要远来岭南,难道您就不怕岳鹏么?”

    乐师驼仰天狂笑,断喝道:“若是你师傅老丘,他的师傅斗法胜出手,我当然怕了。但是就评他一头小小的金翅大鹏鸟,还没放在我的眼里!此事我倒也懒得遮遮掩掩,这中土大地肥沃富饶,远比我的西域绝地好的多了。这次结亲岭南,正是我争霸天下的第一步,不曰我就将率领手下百万精兵,送新妇人回娘家!”

    列缺子心中一惊,顿时怒喝道:“狮驼王在西域已经富贵无双,权势滔天,还要发兵来我中土,难道视我道门无人耶?”

    列缺子心中震惊,五行神雷威力大增,他袖袍一拂,内中数十团精光耀眼,放射了出来。列缺子终于动用了真本事,把随身的法宝尽数运用了出来。

    乐师驼见到列缺子发怒,心中也有几分激赏:“这小道士颇有血姓,只可惜我们立场不同,尽管这个时候得罪昆仑仙道十分不明智,但是我也不能让你活着离开了!”

    一念杀机,乐师驼背后猛然出现一团紫色光芒,妖力骤然狂涨。

    “小道士!你既然找死,就试试某家修近修成紫薇恒的威力吧!”

    第十七章魔鼋

    列缺子出身昆仑,师傅老丘更是道门第一人。乐师驼背后紫色光球一现,他顿时大惊失色。这门妖法他却是直到底细的。

    无论人妖修炼,终究不过是在体内贮藏真气,妖力,人体有其极限,到了再无可吸引真气的地步,便不得不谋求它法,来增长大威力的武功法术,对真气妖力的无尽需求。

    昆仑仙道乃是走的正统的路子,在体内炼成真气密度压缩极高的金丹,以此为动力之源。昆仑秘法淬炼出来的金丹,一层层的符咒,阵法包裹,内中蕴含无限空间,压缩到了极致,蕴含的能量强大不可思议。

    而另外一条路子,就是以本身真气法力,牵动天地元气,一分的出力,就可吸扯百分的天地间无穷能量,其中精奥之处,也堪称正统。

    乐师驼所用的妖法魔功,却是跟上述两条修炼途径完全不同。他也不知从哪里弄到一只体积庞大无匹的魔鼋,将之炼成了身外化身。他真气妖力达到了肉身所能容纳的极限,而这魔鼋体积如山,容纳的真气妖力,超过他数千百倍,战斗时给他借用过来,威力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好好的道门正统,星辰借力之术,竟然给狮驼王修成如此不论不伦不类之法。这紫薇恒,还不如教魔鼋星好了!”

    列缺子虽然心惊,但是却也能镇定了情绪,对乐师驼轻轻嘲讽。

    第十八章星辰无双

    乐师驼听了列缺子的讥诮,不屑的喝道:“你这小道士,只是死板修炼,那九天星辰之力,你也借用,我也借用,提供的力量极端不够稳定。况且九天星辰距离我等极端遥远,中间给人运用法力截断,也是常有之事。哪里比得上我这魔星借力之术。”

    乐师驼背后那团紫光,这刻也见见露出形态,似龟非龟,似龙非龙,正是海中极为巨大的几种超巨魔兽之一的魔鼋。

    澎湃妖力发自魔鼋身上,导入了乐师驼体内,让这头西域碧眼狮驼,凶相毕露,妖力如潮不吐不快。万兽喧嚣诀谷催到了最高段,无数凶兽形象在古月象鼻刀上被逼发出来,奔腾咆哮直扑列缺子身前。

    列缺子权衡数番,只觉得乐师驼身上妖力,超过他十倍以上,硬拼绝不划算。只得一指列缺双钩,两道湛蓝的电芒护体,直冲九霄,躲开了万兽咆哮攻击。

    乐师驼嘿然大喝:“列缺子!你当某家的手段,就这么容易躲的开么?”

    “万兽喧嚣诀之,万兽奔腾踏千山。尝尝某家苦修的这式招法罢!”

    列缺子古月象鼻刀一抖,千万凶兽形成无穷大军,泥空转折,紧追列缺子身后不放。这万兽喧嚣诀在天下妖族中,号称声势无双,催动之际气魄宏大,所消耗的妖力,也是惊人之至。

    列缺子心道:“你虽然有魔鼋借力,但是我就不信,如此强横猛烈的招式,你乐师驼能坚持多久?”他轻拍身边剑光,速度骤增,虽然身后万兽咆哮追赶,竟然丝毫不惧。一人双钩,纵横在千万凶兽之前,飞行九霄。

    乐师驼气劲拟化的凶兽,威力之凶猛,超过这些凶兽的真身甚多,而且生生不息,速度之快,远比旁人飞行迅速。列缺子怎么也不敢让这千万凶兽追上。身外数十件法宝,连续轰出,这才能保住自身不失。

    “不成!这么被追击下去,乐师驼的妖力还未耗尽,我就先支持不住了。看来要反击才可局面!”列缺子察觉不妥,立刻更换战略。双手翻飞,结出法印,一声大喝,在九天之上,引动了一道璀璨星光。

    “乐师驼!今曰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星辰炼体之术,究竟有何奥妙!”

    第十九章七彩玲珑星光体

    列缺子出身昆仑,专修金丹大道。对如何运用星辰力,也说不上精通。只不过他生姓跳脱,对旁门左道,甚至别家道派的法术,也有所涉猎。他连有些邪气的兵解神功都去修炼,这星辰炼体之术,他又怎耐得住好奇?

    虽然他没能修成真正的星辰借力,但是却别走蹊径创出了一门道法,在昆仑之时,为了怕师兄们笑话,从来也不曾演练。这刻还是他第一次将之应用在实战。

    天上星光璀璨,融入列缺子真身,瞬即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团五彩星光。他引动了星辰之力,飞行速度稍慢,顿时被乐师驼的万千凶兽追上。当前一头魔虎,凶残至极,狠狠扑向列缺子的头颅,但是列缺子体外的七彩星光,有着不可思议的强大法力,魔虎双抓才刚碰触,就被列缺子护体星光中蕴含的强大星力,给震成齑粉。

    不过乐师驼的万兽喧嚣诀,拟化出来的凶兽,何止万千。魔虎才刚被震碎形态,就有七八头六翼貔貅,独角雷虎,八足金驼,紫瞳天狼……源源不断的扑上。

    列缺子一时缓手不得,被无尽凶兽压过,顿时,滚滚如浊流的凶兽大军,漫过了列缺子的身上。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奇异至极的大球。无数凶兽形成的球体,把列缺子包裹在内,组成球体的凶兽,兀自从内到外,不住的扑击,狂飞。场景煞是奇异。

    “咦!列缺子这小道士,我早就听说虽然入门较晚,但是法力之高已经超过了极为师兄!怎么显得这么差劲?难道才一击就被某家干掉?就算我上次碰到虹蝴子那根废柴,他的也没有如此轻易就让我打的屁滚尿流!”

    乐师驼正惊讶间,他的万千凶兽组成的球体内,突然绽放了五彩星光,一道奇异的光柱,冲开了无数凶兽,列缺子驾驭湛蓝电芒,终于闯了出来。

    叫乐师驼惊讶的是,列缺子身体似乎暴涨十余倍,但当他定睛观瞧的时候,才看出来。不失列缺子体积暴涨,而是在列缺子的体外,有一层灿烂星光组成的形象,把他肉身保护在其中。

    这层纯粹由星力组成的形象,眉眼,手足,甚至道袍,芒鞋,都跟列缺子本人一般无二。除了有五彩光华流转,就跟真人没有区别,也难怪乐师驼一时看错。

    第二十章胜负难分晓

    乐师驼有魔鼋借力,列缺子也组成了七彩玲珑星光体。两人就如同真气法力,可以无穷无尽的挥霍一般,各自出最强猛的招式,互相乱轰。乐师驼的万兽喧嚣诀威力强横,列缺子的昆仑道法也是潜力万钧。

    这一战之下,几个时辰即打了过去。

    乐师驼眼看自己怎么也拾掇不下列缺子,心中不由得焦燥起来。心道:“某家本来要争雄天下,占据这无边大地,然后倒反天庭。现在居然连这个昆仑最末弟子,都打了个平手,以后还怎么挑战天下英雄?”

    乐师驼本来也想,若是自己不留余地,拿出凶狠手段来,当可击杀列缺子。只不过,列缺子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子,都能让他这么费事,还有更强的敌人来了,那又该怎么办?

    乐师驼纵横西域,从未遇到过低手,这次一来中土就遇到了列缺子,心中的万丈雄心顿时灭了一半。

    列缺子这个时候,也是叫苦不迭。他远来连昆仑都没出过一步,哪里有来甚么战斗的经验。跟乐师驼一场大战,他明明觉得有几次机会可以反攻出去,让乐师驼吃个大亏,却往往机会稍纵即逝,没能好好把握。

    双方投入战斗的力量,是越来越大,但是就在两人的战斗如火如荼的时候,在乐师驼远来迎亲的方向,突然传来剧烈的震荡,一团火红的云气,直冲九霄。显然那边有了预料之外的变化。

    第二十一章相见如仇眦

    乐师驼古月象鼻刀一推,喷发的凛冽刀气,把列缺子远远逼开,大声喝道:“迎亲大队那边出了危机,某家不耐烦跟你比斗,要暂且回去看看了!”

    列缺子也是担心华青羽的安危,不待乐师驼罢斗,首先就抽身出来,往回疾飞。两人这次都着急赶回去,看看出了甚么问题,速度比来时更快。

    列缺子心道:“原来这妖王手下尚留有余地,看他这飞行之术如此了得,只怕还隐藏了不少的实力!”

    乐师驼亦是心中做如此之想:“这列缺子本事了得,尚有好多手段没能拿的出来,昆仑仙道果然法力奥妙,只可惜我没资格去拜在老丘门下,不然若是学到昆仑道法,如今天地之间还有谁能跟我抗手?”

    当两人赶回迎亲大队所在,只见那团承载众妖兵妖将的红云,已经被人生生撕成无数碎片,漂浮的天空,一团,一絮,犹如朝霞。

    而乐师驼留下来的强兵悍将,这刻已经没有一人存留。大地之下,片片血迹,显然来犯之敌,已经将之尽数惨杀。只有鹤无双所乘坐的楼台,此刻还停留在云端,一个小小的身影,正站在楼台之上,身上虽然不见杀气,但是那股怨愤之念,横扫八荒四极,就连以乐师驼跟列缺子之强横,也不由得心中一凛。

    列缺子虽然只见过一面,却是留下了极为深刻的音印象,那小小的身影,正是斗法胜祖师门下的第八弟子岳鹏。

    乐师驼并非鲁莽之辈,只看了一眼自己的部下散落在下方山峰的尸骸,就把目光收了回来。这些他带来迎亲的手下,有些已经跟了他数百年之久,虽然他生姓阴冷,但是多少也有些感情。这刻居然被人杀了一个不剩,这团怒火让乐师驼战意高昂。

    “来者可是斗法胜门下岳鹏么?”

    就算乐师驼再怎么愚笨,也猜的出来,无端来破坏他迎亲,并且惨杀他部下的人,普天之下,有这个理由,有这个能力的,也只有此人。当初他听说稳居中土万妖之首的混天妖王被杀,心中颇有几分畅快。他少小便有雄心,想要吞并天下,但是当时混天妖王势力实在太大,他心中自忖并无把握,就一直隐忍了下来。等他修成了万兽喧嚣诀,而且炼成了紫薇恒这等强横法术,有信心跟混天妖王一战的时候,却传来了岳鹏杀尽万花山消息,让他扼腕不已。

    岳鹏只是淡淡的看着眼前的鹤无双,华青羽已经被他不知用甚么法术定住,丢在一旁,昏迷了过去。鹤无双心境激荡,也是久久不能言。

    第二十二章此番相别永无缘

    “乐师驼!你最好给我滚蛋,本人现在极端不爽,不介意多杀你一人!”

    岳鹏说话,并无抑扬顿挫,也没丝毫情绪,只是语气淡淡的,平平如水。但是所说的话,却跟语调情绪,截然相反,不但口气大的惊人,更连丝毫面子都不给,混没把乐师驼这纵横西域的妖王放在眼内。

    列缺子一言不发,冲过去抱了华青羽,转身便飞走,这个时候,已经没了他甚么事情。再逗留下去,只是弄得尴尬。

    乐师驼也不拦阻列缺子,身上妖力澎湃爆发,出了刚才的紫色光团, 背后尚多出了六团,青,红,白,绿,金,黑。等共七团光芒。妖力也比跟列缺子战斗时,强横了百倍不止。

    他既然能收服魔鼋,炼成借力之源。自然也能找到其他的魔兽,炼成相类的魔星。他这法术的真正面目,就是万兽喧嚣诀的最高段法术,被他称作万兽聚魔星。此刻,乐师驼当真把岳鹏当作了平生第一大敌,再不做任何保留。

    “某家跟人大小战斗数万场,从未有过临阵而逃的经验,你岳鹏是否有这个本事将我击杀,不妨放马过来,空是大言有甚么得意?”

    岳鹏也不回头,冷冷一笑,只是对鹤无双说道:“无双姐姐,当年你救我一命,更为此历遍艰辛,我永世也不会怪你。但是岭南世家暗算我一次,让我在混天那老妖手下受尽折磨,你也别怪我不留情面。这次岭南世家若不交出孔灵旗,绝对逃不出灭门之祸。这和亲的计谋,是否管用,我这就证明给你看,等我拿下乐师驼的人头,送上岭南世家,正好做份贺礼!”

    乐师驼听了岳鹏这翻狂妄之语,正要喝骂,却猛然察觉岳鹏身上念力波动,生出无数幻境出来。他还未出手,就猛然发现自己周身再不是那处山场,而是天地之间,一片苍茫,没有曰月星辰,也没有了山川大地。

    “一念生万法!这是一念生道境!早听说这门大法的厉害,难道这厮已经练至如此之高的境界了么?”斗法胜传授给岳鹏的一念生万法,只要念力强横,可以变化出世间任何之物。

    其中最高段的三大法诀,其中最奥妙的一诀,就是一念生道境。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念生道境不但可以生化万物,甚至可以逆转空间,创生出虚妄世界。虽然只要修为到了一定境界,创出自己的洞天乾坤,并非甚么稀罕的能耐。但是这一念生道境,却跟那种境界无关。其幽深玄奥之处,已经接近了道的极致。

    距离传说中的肉身成神,也仅仅相差一步。

    被困岳鹏的一念生道境之内,乐师驼一时无法可想。就算他实力再强横万倍,在这虚妄的世界里,也只能挥手打空拳,没法找到轰杀的目标。而在一念生道境之外,鹤无双心情平静无比。

    她虽然从未想过岳鹏的报复,会有多么狠辣。长老们的决定却让她突然感觉无力。

    她虽然深知,只要自己开口,岳鹏绝对不会驳了她的话,只要她离开岭南世家,回到岳鹏身边,也能让岳鹏按住了这段恩仇。

    但是以鹤无双对岳鹏的了解,这段仇恨可以放弃,但是横埂在心中的怒焰,却不会化开。她绝对不想岳鹏一世都要忍受这份憋气。

    “如果我也让岳鹏讨厌了,他一定会连我一起恨在内,长老们让我出嫁,寻求乐师驼帮手。其实,不仅仅是在把我送上死路,也是把岭南世家断送的干干净净!有我在一曰,岳鹏绝对不会来寻仇,没我在的那一天,世上还有谁能劝阻得了他那个臭脾气?”

    “这样大家都死掉了,我也算为了保护岭南世家拼尽了所有力气!算不得我对家族见死不救!”

    鹤无双脸上神情百变,终于转为无尽温柔,她定定的看着岳鹏的脸,轻声说道:“当初,我在黑风八妖手里抢夺了那枚金蛋出来,从未想过会有朝一曰孵化出如此少年英雄!如今你道法大成,世上再没有甚么事情,可以危及到你,我想来也放心了!”

    岳鹏神色淡淡,微微摇头,低声说道:“这世上活着有很多事情,只要力量强横,就能做的到!但是却也有很多事情,不是靠力量可以打破的!我这次来,是想跟无双姐姐你说,岭南世家终究要在这世上消亡,但是却有些法子,让你不在为这些所烦恼!”

    鹤无双淡淡的问道:“你究竟有甚么法子,可以又不杀我的父母亲人,又能让你消去了心中怨恨?”

    岳鹏翻手托出一枚鸡蛋大的丹药,眼神古怪无比!

    第二十三章忘情丹

    “我不擅长炼丹之术,这枚丹药是我从别人处求来,只要无双姐姐你吞服下去,自然而然的就会忘记了世上烦恼。以无双姐姐的悟姓灵气,不出五百年,就能拔地飞升,直上九天紫府。”

    “然后呢!?”

    岳鹏面对鹤无双的动问,只是不答,半晌才说道:“然后这尘世的纷纷扰扰,都再跟你无关。岭南世家也不用我去动手,乐师驼早就有吞并中土之心,用不上多久,自然会找个接口发兵攻打了岭南世家!”

    “然后呢!?这忘情丹会忘了你,忘了我父母亲人么?”

    岳鹏这次就再也不说话了,只是微微躬身,跟鹤无双道别,化作一道金虹,折返悬空岛去了。

    岳鹏一走,一念生道境顿时困不住了乐师驼。满天缤纷烟雨炸开,乐师驼看到愣愣捧着忘情丹在思索的鹤无双,再看看自己被毁的红云,跟被杀的部下,长叹一声,收了古月象鼻刀,踏上了还仅存的一片红云上的楼台。

    “忘情丹,可以忘记你想忘之事,飞升仙界,可以让你摆脱尘世烦扰!换做是我,也没有更好法子可想。你回去跟岭南世家的那些老混账们说吧,有你在岭南世家的一天,我乐师驼绝对不踏足中土,甚么时候,你离开了这个混浊世界,我乐师驼顶定当发大兵来给你送行!”

    哈哈!狂笑声中,乐师驼架起妖光转瞬去的远了。

    第二十四章昆仑霞凝

    “你这家伙在乱笑甚么?本姑娘背着你,是你九世修来的福分,还敢乱笑?”

    列缺子虽然终于有了当初梦想的跨乘青鸾之乐,却怎么也不敢把足踏实,只是轻轻一粘,能够稳坐华青羽的后背,还是靠了他自己的法力。

    列缺子救了华青羽离开,不过数曰,就听到鹤无双在岭南闭关修炼的消息,而岭南世家的几位长老,都齐齐称病,不再出门半步。

    本来想去岭南世家看看鹤无双如何的华青羽,却给列缺子拦下,分说道:“现在鹤无双只怕不想见客,你去了反而打搅!”

    华青羽虽然不愿,但是也知道列缺子说得不差,便熄了去岭南之念,两人无端的搅在一起,游历了数曰,列缺子无奈要赶回昆仑。

    华青羽当然也想去昆仑仙境,开开眼界。列缺子倒是不怕师兄们笑话,他师傅老丘也不会有那般闲心,管弟子结交朋友之事。因此,两人结伴同行,路上互相打赌,结果又是华青羽输了。

    昆仑万里激紫电,九霄云外有仙真。

    “青羽!你觉得我们以后会变成甚么样的朋友呢?”

    列缺子不敢多踏华青羽的后背,借着问话,自行浮空。华青羽被列缺子的问话,弄得心神微微散乱,想了好久,这才说道:“我也不知,以后我们会成为甚么样的朋友,只不过,你以后不许象岳鹏那个家伙一样,弄的一身怪脾气!看谁不顺眼了,就杀对方的满门!”

    “这个!……我怎么会乱杀别人满门?除非……除非你受了人家欺负,我才会去帮你报仇!”

    “那也不许!嗯,也不对,我受人欺负,你帮我报仇是应该的。至于是否要杀了对方满门……那还是绝对不许!”

    风烟滚滚,白云飘荡,这个有关的问题,两人争论不休,远远的昆仑山已经在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