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王石送的一口袋五彩石,先后在战斗和练习飞石术的时候毁去了十多颗,叶问见五彩石好玩,又讨去了四颗,月城武手中也仅剩下了六颗石头。上次见识了巴杨老人和黑衣人操纵的尸傀激烈战斗,月城武隐约有了些领悟,苦练了很久,也摸索出来以仙力注入五彩石,生出些许微妙的变化,可以任意操纵飞舞的窍门。

    他也曾尝试用巴杨老人送的那丸骨珠来当做武器,只是那丸骨珠带有一股邪气,和仙力格格不入,反而和妖气水(违禁)交融,月城武不知这东西究竟有无害处,毕竟那黑衣人有些邪门,他操纵的尸傀所用的武器,来路自然也是可疑的很,因此不敢常用,平时还是多用五彩石练习。

    巴杨老人能随心所欲的以雷电之力增幅大斧的威力,那是所学的秘传心法的威力,月城武倒也有自知之明,别人千年传承的仙术,自然有无穷奥妙,凭空胡乱猜测,一万年也只是捕风捉影,从没想过去独创什么出什么神奇的功法来。

    不过隔空操纵武器的法门,黑衣人和黑衣人操纵的尸傀,巴杨老人都会,就不会是什么特别艰难的法术,一定有比较容易领悟的窍门。他多练习飞石术,也只是希望这点苦功打下的根基,日后拜入六派,让他在修炼的时候抢占些许先机。

    夕慈草原上的妖兔,繁殖能力极强,虽然是夕慈镇上之人主要的猎杀目标,又有妖狼,妖狐,妖虎,妖熊等野兽以它们为食物,却依旧繁衍生息,好生兴旺。

    月城武已经算的一个合格的猎人,只走出数里,就现一处妖兔的巢**,丢了几块石头下去,听到里面唧唧乱叫,一头白色妖兔钻了出来。这头妖兔身子肥大,动作却极为灵活,见月城武身高三公尺,立刻掉头就跑,心思也乖觉的很。

    “呵呵,若是你能躲过我五彩石,我就饶了你不杀!”

    月城武扬手打出五彩石,刻意加重了力量,这头妖兔虽然灵活,却躲得过去?被五彩石正中兔头,打得身子一翻。月城武为了多加练习飞石术,并没下杀手,刻意在就要击中的一刹那缓了一缓,这头妖兔一骨碌爬了起来,继续撒腿飞驰。

    月城武把体内水火相生的仙力注入了另外一枚五彩石中,这枚五彩石立刻生出蓝红两色奇光来,看起来仿佛大了一圈,他把手一张,这枚五彩石自动跃入半空,翻滚飞旋着去追击那头妖兔。

    月城武自己捉摸出来的飞石术,虽然只能在百步之内任意操纵方向,但是却极为消耗仙力,比他用绿蜃枪和妖兽搏杀消耗的仙力还厉害。月城武总觉得在什么地方差了一点,所以平时得空就会练习。

    他六颗五彩石齐出,把那头妖兔圈在数十步之内,不管它往那个方向逃窜,都会给月城武轰了回来,借着这样的方式练功。一直到体内的仙力消耗一空,月城武双手一挥,六枚五彩石一起落下,把那头白色妖兔生生击毙。

    月城武召回了五彩石,站着不动运转奎字诀疗伤心法,不过片刻就恢复了七八成的妖气,再逆转翼字诀心法,把妖气生生打散。天地元气本来没有属性,被人或者妖兽摄入体内之后,以不同的心法淬炼这才有了不同。

    月城武把妖气打散之后,这些能量并未立刻溢出体外,他再以最粗浅的仙力修炼法子,把这些能量慢慢收拢,转化为仙力。这是月城武摸索出来最有效的法子。毕竟他没有接触过修行仙力的上乘心法,无法直接修炼纯粹的仙力,只能迂回一下,用这样的笨法子。

    八神洲上的人仙力修为普遍都较弱,因此人们也不会太过在意仙力修行的层次,虽然大家都懂些法术,也能运用仙力,但还是被盘古大6的人视为凡人。只有能凭借本身法力,达到外域之人,才会被称作仙人。八神洲已经是在盘古大6之外,而比八神洲更远的地方,就被人们称作外域。月城武不光是想获得强大的力量,也想能有朝一日回到自己熟悉的生活,他一定要成为人们口中传颂的仙人才成。

    当他连续运用星辰妖文诀,把体内的仙力恢复到正常水准,却突然觉得这样的苦修,有点索然无味。“也不知那三个盘古大6上下来的神将是什么修为?我这样慢慢的练下去,只怕一生一世都不如人,还是得学到高深的心法才成,这次六派收徒大典也不知道谁能过关,谁会黯然落选。”想到这些,月城武无心修炼,把那头妖兔扛了,慢慢的走回了夕慈镇,到了镇口,迎面看到武三冲他招手。

    “月大哥,巴杨老人回来了,还有天都郡的郡守王释影大人,说是为了护送其他村镇的人来参加六派收徒大典,还带了一队天都郡的兵士。”

    “啊!巴杨老人竟然回来了?”

    月城武极为惊讶,心里闪电般转了几次念头,最后还是一拍武三的肩头,低声说道:“那些事情,你不要和任何人说起,我们就装作不知道这些内幕好了。”

    巴杨老人所做的事情没别人知道,他也没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次复活死者的事情和巴杨老人有关。就算有这些证据,月城武也不会拿出来。揭穿了巴杨老人未必对他有利,也未必就是对夕慈镇的普通人的好事。

    更何况王释影竟然是天都郡的郡守,这件事情让月城武隐约琢磨到了一丝东西,更不肯破坏当前的事态了。“王释影当初答应了我,会在碧玄派内出力,让我通过三关,看来这件事情并非我想象的那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