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城武把碧玄心法翻看了一遍,并没有着急去修炼,而是从天罗包中取出一株紫色的小草,在百草堂的院子里种了下去。这株小草是他在狼窝从现的那颗宝珠芽长大的,月城武一直不知究竟是什么物种,带在身边也只是聊以慰藉罢了。

    星石环围绕恒夜山转动,恒夜山是围绕盘古大6飞行,和八神洲运行的轨迹正好相反,鹊枫城是恒夜山周围星石环的中的一块,自然也要随着星石环转动。

    月城武在这块勉强可以称作小岛的星石上向下方眺望,恰好可以看到风洲的全貌。风洲就像是一直翱翔欲飞的大鸟,草原,森林,荒漠,城市点缀其上,就像是给这支“大鸟”添上了不同颜色的羽毛,看起来更是栩栩如生。

    恒夜山和其他五派的驻地仙山,停留在心辰殿的上空,只是这些驻地仙山十分巨大,覆盖了附近数十里方圆,恒夜山稍稍偏东一点,从鹊枫城的正下方就是月城武已经住了将近半年的夕慈镇。虽然月城武不是很明白这些仙山和八神洲运行轨迹的奥妙,但他猜测这样的停留不太可能是自然现象,最大的可能是有强**力的人,让这些仙山的运行轨迹停了下来。

    这十天之中,不知会有多少人被六派收徒大典的三关难住,然后会被从仙山上放落下去,留下的人自然就会随着六派的驻地仙山一起离开。

    “当初不知盼望了多久这一天,没想到却来的这般轻易。这个机会如此难得,我其能轻易错过?十年之后,我定会成为六派最出色的弟子,把这一切的谜底揭开,天下衮衮诸公,就此拭目以待吧!”月城武放声大喝,没想到一个清朗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笑着应道:“这位师弟真是好大的志气,居然想成为六派第一人。”

    月城武微微有些脸热,循声望去,只见一座和鹊枫城大小差不多的星石运行轨道正好汇合到了一起,这块星石地势稍微平整一些,还有一泓池水,风光更佳,在星石的边缘上,站着一个极具威严的年轻道士,背后一口长剑,碧绿的轻纱道袍,头挽髻,看起来真有些仙风道骨。

    月城武一拱手道:“刚才胡乱吹牛,却不想惹师兄笑话了,不知您贵姓大名,来自什么年代?”

    “哦!”身穿绿纱道袍的年轻道士拱手还礼,笑眯眯的说道:“我叫孟神通,是康熙年间人,原本也有些志愿,想要成为武林第一人,不过和人比武却败下阵来。转了一世当了道士,也没活几年就又死掉了,三十年前才有幸拜入碧玄派,不知师弟是什么时候的人?”

    “师兄果然志向远大,怪不得听我放浪狂言也不见怪,小弟比您晚生的快两百年,今天才有幸登上恒夜山。”

    孟神通举止有礼,但语气却狂傲非常,和月城武闲聊几句,起了兴致,随随便便一步跨越了两块星石间的距离,到了月城武的鹊枫城上,笑呵呵的说道:“我已经闭关快有十个月了,还是第一次和本门的师兄弟说话,今天兴致甚好,不如我们秉烛长谈如何?”月城武对孟神通半点也不了解,但这人笑意盎然,也叫他不好推却,只能勉强应了,把孟神通请入了主宅。

    “师弟,你怎么不把所居仙城的星光罩打开,这么任人来去,小心丢了东西。”

    月城武倒也不在这些细节,听他说起星光罩,心中好奇,便问道:“我今天才上恒夜山拜师,还不知这鹊枫城有什么功用,师兄有些经验不妨传授。”

    孟神通哈哈一笑道:“恒夜山周围的一万九千六百块星石,乃是天然生成的绝佳阵势,可以保护恒夜山不被外敌侵入。这星石乃是极光元磁精粹所化,天生就有一层五彩星光罩,只要打开来,除非是原主人,不然就算法力高你一百倍,也没法随意闯入。这一万九千六百块星石中,有三千六百八十八块被碧玄派的历代长老改造过,分别以各种仙城命名,专门分给碧玄派弟子做终身居所,除非你叛了本门,不然这做仙城就永远属于你一人,也只有你掌心的符印才能打开这块星石的五彩星光罩。”

    “不知怎么打开这五彩星光罩?”

    “你只需催运掌心的符印,便会有相应的变化,这符印还有催动星石运转,改变轨道,加减,变向等功用。”

    “原来如此,倒是多谢师兄指点了。”

    月城武这次倒是真心谢意,虽然这些事情用不了多久他自己也能琢磨出来,不过既然人家好心告知,他也必须得领情,这乃是礼尚往来的社会规则。那种不知好歹的人,动不动就把别人的好心当做麻烦,最后也只能处处碰壁,怨天尤人。

    孟神通是个眼高于顶之人,偶然听到月城武誓要出人头地,颇觉得此人对胃口,这才折节下交,平时他根本不屑和同门师兄弟说话。他指点了月城武不少事情,让他免去了胡乱摸索。月城武也现这个叫孟神通的道士,虽然口气甚大,但涉猎极广,不但对唐宋诗词,文史典故信手拈来,就算是现代的理论著作也读过不少。看来他在地府逗留了不少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了。聊了七八个小时,月城武竟然不觉得这人是古代的江湖豪客,反而更像是一个狂放不羁的文斋学者。

    孟神通对历史的诸般看法颇有见地,对当代的经济社会学,也有相当独到的剖析,最后两人的话题转到了碧玄心法上面,孟神通神色更是自信,当初他有志做武林第一人,在修炼上的天赋自然是极好的,虽然修仙和练武截然不同,但还是有些可以借鉴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