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问还想开口,月城武怕闹的不愉快起来,他们两个肯定要吃这眼前亏,拉住了这少年,不声不响的在地上画了一副简陋的世界地图,并且把几个显著的地名标注了,顺带解释了一下古今地名的异同。那个年轻男子看的兴趣盎然,连连点头道:“那是我井底之蛙了,没想到我中土之外,还有这么大一片土地,若是我当初就知道,定然要去那些地方走走!”

    这年轻人说的悠然神往,叶问忍不住摇头道:“有些地方以古代的科技水准是没法达到的。比如这西伯利亚,常年冰雪,没有人眼,就连动物都极少,风雪一起,根本不辨方向。撒哈拉沙漠,就算现代的科学探索队,也经常会出现失去联系,人员伤亡的情况。南北两极你想也别想,根本没有船只可以到达,一场寒潮就能把你冻在冰山里几百年都出不来。”

    “还有这么奇妙的所在?”

    这两个人的精神波长完全不一致,叶问说的越是凶险,这个年轻男子就越是赞叹,似乎不去出生入死个几回,这人生就算白活了一样。

    月城武忍不住问道:“不知您是什么年代的人,在古时候能走这么多地方也算是相当了不起的事情了,就算徐霞客,马可波罗也不过如此。”

    “嗯,我吗?”年轻男子一笑说道:“我曾曾祖父是一六五三年到了美国的第一批华裔移民,我耶鲁大学的全奖学金毕业生,在一九八五到两千零八年间,多次到过中国的新闻记者,你看我这份打扮,像不像万圣节的游行者?”叶问和月城武这才知道被这个人耍了。

    月城武还不怎样,叶问气的上去就要动手,那个年轻人笑嘻嘻的说道:“你不知这个地方有多好玩,我当初自称是三皇五帝时期的儒生,居然也有人信。他们连孔夫子的生卒年代都不知道,我说自己比孔夫子早出生三百年,他们也没觉得儒家弟子比孔子年纪还大有什么问题!”说到这些,这个年轻人捧腹大笑,好像是遇上了多么好玩的事儿。

    月城武冷静下来,扫了扫周围人的脸色,不动神色的问道:“那您被揭穿了之后,遇上些什么事儿没?”年轻人满不在乎的说道:“也不过就是被暴打几顿,捅上几刀罢了,最刺激就被人套上麻袋从恒夜山上扔下去,不过能做这么好玩的事儿,值!”

    这次连叶问也不想生气了,这丫的就是一个疯子,酷爱冒险,酷爱挑战,觉得人生不如就不够灿烂,这种人在美国年年都会出几个,比如拿电棍电老二,还拍了视频放在网上供人浏览他究竟有多二。还有尝试用玩具气球飞行太平洋,半路上气球破裂,摔死在大海的妄想家。种种神奇人物不一而足,叶问倒是见多不怪了。

    这个年轻人大笑之后,又换了一副表情,抖了抖衣衫说道:“你们两个不要声张,又有新人来了!”月城武叶问眼睁睁的瞅着这个家伙大摇大摆的走到了一群刚进来的人面前,也不知说了几句什么,把某个脾气暴躁的粗豪汉子惹怒,一拳擂下,把他整个人打的飞了出去。

    粗豪的汉子先是楞了一愣,然后才破口大骂:“装的好像是旷世高人一般,原来却是个孙子!”上去就是几顿大脚,把那个年轻人踹的半死不活,只有出气没进气了。

    月城武看的不忍,上去拦住了那个粗豪的汉子,说道:“他只不过说了几句,你何必下如此狠手?就此放过了他罢!”粗豪大汉喝道:“你知道他刚才说什么?他说他是白鹤门的第四代祖师,险些哄得我给他跪下,若不是我多了个心眼,岂不是当众受辱?”

    月城武听的一头黑线,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不住的劝解“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过心底也忍不住添上一句“且看苍天放过谁”。那粗豪大汉听了月城武的话,双手一拱叫道:“既然是小哥你讲情,我就放过这货,在下是宋时折家将的一名小卒,不知小哥是什么时候的人?”

    月城武从未听过折家将的名头,不过看这粗豪大汉深以这名号为荣,就用了久仰大名,如雷贯耳等等虚词吹捧了一遍,那粗豪大汉听的十分受用,把名字跟月城武说了,叫做折冲!跟他一起来的都是折家将中人,一举一动都以折冲马是瞻。

    折冲对月城武说道:“我当年曾在白鹤门中学艺,对师门抱有极大的恩情,今日被这腌臜货惹的恼了,脾气便止不住。不过小哥说的也是,这种人不值当计较。孟老哥请了这么多人来,就是为了猎杀那头晶蜃,小哥可怕危险?”

    晶蜃乃是极为稀罕的一种妖兽,体表覆盖了一层透明的晶鳞,这晶鳞别无用处,只有一样奇异,就是只要是来自同一头晶蜃身上的鳞片,只要有人携带了对着晶鳞说话,不拘多远,其他持有这头晶蜃身上鳞片的人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月城武这才明白孟神通为何要这么着急建立帮会,有了这头晶蜃,孟神通就能拥有一种便捷的通讯手段,有了事情顷刻间就能召唤几十人来群殴,这种时候有了组织和没有就是不一样。

    “我从未见过晶蜃,也不晓得到时候怕不怕,若是有什么露怯的地方,折大哥不要笑话。”叶问在一旁颇不满意月城武的话,插口道:“一头妖兽而已,有什么可怕之处,我们在风洲的时候,早就把妖兽都杀过遍了。”

    折冲大笑道:“还是这位小哥爽快,我看你们也不是胆小唯诺的人,到时候我定会跟在你们一边,我们折家将的兄弟都会照顾你的。”折家将足有四五十人,气质看起来和王石也差不许多,应该是历史上有名的强兵,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高手,却也步伐沉稳,自由一股如山般凝重的气势。月城武有意和这些折家军结交,不着边际的捧了折家将几句,让折冲手下的那些人也大生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