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城武和姬无花站的地方较为空旷,可是被惊动的雷椰树群,四下乱抛的雷椰果还是飞过来不少。姬无花双袖一挥,一股柔柔的气劲把飞过来的雷椰果缓缓托住,轻轻的放在地上,虽然这个动作看似轻柔,但是姬无花满脸冷汗,显得比和那杀手交锋时还要吃力。

    月城武第一时间就趴到了地上,他可没有姬无花那么出神入化的柔劲功夫,最好的选择就是这个。不过当他听到周围雷椰果爆炸的脆响和无数的吆喝之声,也不禁胆战心惊,生怕一个运气不好,被一团雷椰果砸中,那可就呜呼哀哉了。

    “呀!完了。”

    月城武突然腰后一疼,大脑顿时一片空白,险些叫出了声,不过等了片刻,砸中了他后腰的东西,竟然并未爆开,他回手一摸,是个圆圆滚滚,拳头大的东西,月城武暗道:“难道雷椰果也有哑弹,或者还未成熟的果实就抛了下来!”

    他趴在地上,把摸到的东西拿过来一看,心里有些嘀咕,这个东西绝非雷椰果,而是一枚通体透明的宝珠,这枚宝珠质地比最纯净的水晶还要纯粹,放在手心冲着阳光一晃,就像是没有任何东西一般,透光度几乎接近于空气。

    “这不是雷椰果,这是晶蜃的胎脑元丹!”

    月城武认出了这东西,顿时大喜,悄悄的将之收入了天罗包内,晶蜃有个习性,若是遇到没法逃避的敌人,就会鼓荡妖气自爆,把大部分的血肉炸飞出去,就像是人间的壁虎一类的动物,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截断尾巴一般,只留下一小团最精华的胎脑元丹。

    这团胎脑元丹体积极小,隐藏在自爆的血肉当中,很容易就混入周围环境当中,躲避过危机之后,胎脑元丹就会孕育出一头新的晶蜃出来,拥有的记忆,妖气,本事和上一头一般无二,就像是投胎重生一样的神奇。

    也不知这头晶蜃为何如此倒霉,自爆之后,被某位武者随手一击,正好击中了逃逸的胎脑元丹,落在了月城武的这个方向。晶蜃的胎脑元丹虽然神奇,但也和一切妖兽的内丹相仿,可以练成一枚宝珠,以种兵**埋下种子,化成一柄气刃。月城武手头拮据,当初从巴杨老人手里拿到的骨珠和许岚峰换了百剑图,正苦无合适宝珠当作法器,没想到天上也会掉落馅饼来。

    “我原本还说修成碧玄心法之前,都用不到武器,到时候再去寻找也来得及,没想到碧玄心法还没有多少成就,这宝珠却又来了,看来我运道也还不坏,定要加倍努力才不负上天眷顾。”得了好处,月城武心里得意,对老天也就宽松几分。

    雷椰树狂了一阵雷椰果,砸的雷光电闪,半日之后才停歇了下来。孟神通早有计算,他把折家军的人都放在了外围,围攻晶蜃的时候,折家军这四五十人出不上力,但是雷椰果砸下来就是折家军当肉盾了。那些投靠他的武林高手,有了这层人肉盾牌,凭着一身功夫,就连受伤的都是极少。

    雷椰果树毕竟没有思维,只靠本能射雷椰果,只要砸中了目标,就不会第二次射。这一轮雷椰果大爆炸,让折家军死了十余人,剩下的也皆带重伤,有几个人眼看就是不活了。

    孟神通把手中得到的晶蜃鳞片随手给了身旁的人,大声喝道:“我们已经成功诛杀了晶蜃,大家仔细寻找,把能找到的鳞片都找回来,等我们回去之后,请本派中的炼器高手炼制了,以后不拘身在何处,只消一声呼唤,本帮的人马就会立刻聚集,再不用担心势单力孤。”

    孟神通意气风,那些自持武功强横的高手们,也没觉得损失几个折家军的战士,算是什么大事。孟神通虽然接下来对折家军的人也进行了抚慰,但是敷衍之意溢于言表,月城武冷眼旁观,心底有几分唏嘘,孟神通是枭雄之资,有些事情做了就做了,也没觉得自己错,可他不是。月城武是二十一世纪的管理型人才,知道一个团队中普通队员的重要性。也许这些人没有足够的能力,但是他们却是一个团队顺畅运作,最基本的元素之一。

    没有普通人做牺牲,那些上位者就不可能把能力完全挥出来,一个结构完整的机器,是少不了任何一根螺丝钉的。千里之堤溃于蚁**,越是最不起眼的关节,越不能掉以轻心,这才能减少失败的次数。

    孟神通的性格里有极大的缺陷,这样人的在成功的路上可以排除万难,可一旦登上山峰之巅,就会茫然无措,犯起糊涂来,把以前的成就一股脑的丢个干净。通过孟神通对折家军的态度,月城武对这位邪道高手的好感又低几分。

    雷椰岛是极为危险之地,谁也不欲在此地久留,众人分头去收集晶蜃的鳞片,都想着尽快离开。月城武大步走过去,蹲在了折冲的身边,这位折家军的头目,为了保护手下,被雷椰果炸的下半身鲜血淋漓,眼看就要不成了。

    月城武也不顾忌有旁人在,把手按在折冲的身上,疗伤心法放出的黄光,顺着折冲的胸腹四下蔓延。疗伤心法的黄光扫过,原本正在流血的地方也开始收紧了创口,折冲得了疗伤心法之助,恢复了几分力气,缓缓睁开眼睛,道了声谢,露出恳求的神色说:“折冲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城武兄救救我的兄弟,若是您能救活他们,我折冲愿意以身相报”

    月城武也是第一次把疗伤心法用在旁人身上,虽然他早就从巴杨老人的笔记中知道,疗伤心法也能够给别人治疗伤患,但是心中并无把握。见到折冲竟然真的被救了过来,大声说道:“折兄说哪里话来?那些死去的兄弟小弟无能为力,不过重伤的兄弟我一定都会尽力”

    月城武也不客套,从伤势最重的人开始,帮折家军的人治疗伤口,这奎字诀疗伤心法,不拘多重的伤,只要妖气不绝就能救活回来。月城武在鹊枫城苦修,虽然大多数努力都用在了八荒**唯我独尊功上,但是二十八星宿妖文也水涨船高,妖气与日俱增,倒也勉强应付的来。

    等月城武把折家军的伤员都稳定住了伤口,也不吝啬,把疗伤心法传授了给他们,让折家军的战士自行疗伤。这心法十分简单,折家军的人又都有了碧玄心法的底子,原本要死去至少一半的折家军,竟然奇迹般的被救回来十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