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八神洲上,还是盘古大6,人类要生存,妖兽也是一样要繁衍生息,几乎所有的妖兽都带有强烈的攻击性,就算是在人世间温顺的兔子,到了这里都会变得凶狠十足,更别提那些本来就是猛兽的妖兽了。

    天山冰熊乃是妖熊中的异种,身材高大异常,蛮力更是所有妖兽中都数得着的家伙,天生就通晓操纵冰雪的法术,就算在妖兽遍地的天山山脉,它们也是其中的王者。叶问现的那头天山冰熊已经有了近七百年的年候,再有个几年就能化形**,到时候妖力由量变而质变,凶威就能暴涨十倍。到了那种时候,叶问和月城武合力就未必能制的住这头妖兽了。

    上次已经来过一次,叶问轻车熟路的在前面引路,月城武紧随其后,武三沿路布下一些小陷阱,也负责断后,风四娘被保护在了中间。

    叶问修炼的心魔催魂**十分霸道,虽然这门心法几乎是幽冥阁弟子人人必修的功课,但是每个人修炼之后,使用出来都不一样。每当有妖兽被四人惊起,若是距离近了叶问就是一记先天大手印的风雷鉴,若是隔的远了,叶问都是一声断喝,动心魔催魂**。

    中了他的催魂**,稍弱一点的妖兽,多半就是七窍流血,立毙当场,魂魄强横的妖兽还能撑得住,但也要头晕眼花半晌,月城武再补上一记斧光,就顿时了帐。

    这些被击杀的妖兽,都被四人分别收入了天罗包内,虽然在六派门下有玉饵可以果腹,但是大家都还没修炼到习惯餐风露宿的境界,经常也想吃点肉食,何况剥下来的皮毛还能做衣服的料子。在八神洲和盘古大6上都没有棉麻之类的植物,兽皮算是主要的衣服料子。

    在八神洲上出产一种巨蚕。能够吐出一种极为坚韧的蚕丝。只是极为罕见,这种蚕丝做的衣服也就奇货可居了。

    若是仙力修为到了一定地境界,倒是也可以纯靠仙力凝聚出衣物来,只不过那种境界过于高深,就连孟神通也还未必能做到,就更别说普通地六派弟子了。

    天山山脉比月城武初来风洲之时,居住的夕慈镇附近的夕慈平原可要危险多了。且不说这里的妖兽危险程度,光是妖兽的数量,就比夕慈草原繁密数倍。叶问和月城武联手,一连击杀了七八头妖兽。才见到一条溪流横在面前。

    叶问压低了声音说道:“过了这条小溪,前面就是那头天山冰熊的巢**,这家伙警觉的很,我们要不要绕道过去?”

    月城武点了点头,虽然他自忖和叶问联手,又有武三和风四娘做策应,杀死一头天山冰熊问题不大,但是毕竟正面搏杀要多费不少地手脚,远不如伏击偷袭来的方便,他惯用的两件宝物离垢珠和百剑图。都是暗算杀妖的利器,若是能先给那头天山冰熊迎头闷击。在解决战斗就方便多了。

    叶问上次和武三来天山山脉,其实并非为了猎杀妖兽,而是来寻找一样东西。叶问加入了幽冥阁地巡行弟子之后,常和同门的师兄弟巡行八神洲,帮助那些被妖兽困扰的居民。有一次他听说天山盛产一种奇石,浸泡在水里会产生微辣的口感,叶问在中国寻访咏春高手拜师的时候。曾去过四川。对穿川菜的麻辣口味十分喜好,就算飞升了也念念不忘。

    可惜在八神洲上并没有辣椒这种作物。他也无可奈何,听到有这样的奇石自然想寻一块来。而且这种奇石泡水经常饮用,据说还有壮阳强身之效,对身体没有任何负面作用。

    后来这中奇石叶问自然是找到了,但是也不慎招惹了那头天山冰熊,当时那头妖兽正在暴怒状态,不由分说就向两人动攻击,也幸亏叶问已经把九幽隐脉全部打通,又练就了本命人偶,这才用心魔催魂**把那头天山冰熊震慑,仗着先天大手印经过一番苦斗才得全身而退。

    经此一役,叶问也知道自己想要杀了这头妖兽,要麻烦一点,倒也并没有想过再来招惹一次。月城武送了他青云甲,叶问才突然起了这个念头,不过他和武三怂恿了月城武来,主要还是因为,看月城武和风四娘关系暧昧,想要引他们出来,看看孤男寡女在合适的机会下有什么动作。

    他和武三虽然经常争吵,但是在这种事情上,却到了心意相通的地步,几乎是没用怎么商量,就达成了如此默契的决定。有了月城武地帮忙,叶问自忖实力比上次也强了不少,遂不把那头冰熊放在心上。借着和月城武商量的机会,偷偷和武三打了个颜色。

    武三虽然看着憨憨胖胖地,但是心里何等伶俐?登时就明白了叶问的那些心思,立刻高呼一声道:“既然月大哥也觉得不要惊动那头妖熊好,还是让我和叶问去侦查一番,你和风姐姐在这里等一会吧。要是你和叶问过去,我和风姐姐都没人保护,那可就危险了。”

    月城武本待和叶问一起去,听到武三这话说的也有道理,就开玩笑道:“武三果然在练武之后,把脑袋瓜也练聪明了。你和叶问一起,也要小心,一旦有什么不妙立刻往我们这边跑!”

    虽然叶问如今的修为和月城武不相上下,武三在得了两口非同寻常的宝剑大荒龙蛇,不知火舞之后,在武器的质量上也不输给任何碧玄弟子,但是在月城武的心目中,这两个毕竟还是孩子,总是觉得应该照顾一些。

    武三曼声应了,叶问挤眉弄眼了催了他快走,两个少年各自运起身法跳过了那条溪流,就剩下了月城武和风四娘孤男寡女地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