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城武望着叶问和武三的身影消失在小溪的对面,突然觉得有些燥热,不由得笑了一声,驱散尴尬,对风四娘说道:“这两个孩子是我在风洲上就认识的,叶问虽然鲁莽了点,但是天份了得,生前还是咏春高手,你没见他刚飞升上来的时候那个凶悍,赤手空拳就打死了一头妖兔。武三虽然看着狡猾了点,但也是个好孩子……”

    风四娘甜甜的回眸微笑道:“你倒是像跟别人介绍自家的儿子一般,你和这两个少年的关系,神通帮内无人不知,他们都说你眼光毒辣,能看的出来这两个少年非是池中之物,将来得他们两个的成就可未必比徐晃大哥,铁镜先生那些人差。”

    月城武呵呵一笑道:“哪有什么独到眼光,只不过当时就只有和他们两个孩子,还有王石大哥,武家三兄弟比较亲近。你飞升上来之后,不是也和明玉夫人,古怜星堂主成了知交么!”

    风四娘嫣然一笑,就如异花绽放,美艳绝伦,她轻轻走进溪边,伸出玉掌拨弄水流,有些神往的说道:“这溪水真是清澈,飞升之后什么都还好就是再也不敢洗澡,拜入碧玄门下,更是连水也找不到,看了这溪水我都想沐浴了呢!”

    这个话题有些尴尬,月城武不好冒然回答,只能模棱两可的说道:“其实在自家仙城弄一个水池倒也不难,只是要每天想办法运输泉水上去,不然难保清澈,十分的麻烦。”

    古人武功高手,内力修为深湛之后,到了蝇虫不能落,一羽不能加的地步,只要内劲一震,身体表面上的污垢。死皮什么的就会被震的脱落。而且灰尘也难以吸附到体表。这才会有些高人,虽然经常不整理个人为生,十年八年也不洗一次澡,却看起来干干净净,十分清爽,身上绝无酸臭之味。

    飞升上来之后,只要略加修炼。一身的仙力就会有这般功力,让体表笼罩一层微弱的仙气罩,虽然在风四娘这个境界,这层仙气罩想要防御别人的攻击还差些。但是防止灰尘粘身,却是再容易不过。风四娘虽然找不到水来洗澡,但是肌肤光滑地犹如美玉一般,就算是那些天天洗上两三次澡地洁癖之人,也未必有她这么干干净净。

    不过女孩子天生爱干净,风四娘看到这么清澈的溪水,不免有些想法,不过她亦知道这个愿望根本不可能,且不说待会叶问和武三就会回来,这里乃是妖兽横行之地。没有月城武的保护,光是她自己就会非常危险。

    可是风四娘就算对月城武有好感。毕竟两人没有进到那一步,也不可能让月城武看着她洗浴。晃晃手中溪水,风四娘有些叹息的站了起来,月城武眼尖,猛然看到溪水中有一道黑影急窜进,连忙大吼一声:“小心!”伸手一拉风四娘,什么武器也来不及取用。扬手一掌全力拍出。顿时把水面打的怒浪涛天。

    月城武精修的两门武学都是极端霸道的功夫,这一次情急出手。用尽了全力,若是在人世间,这一掌足够把整间地房子推倒,就算是比较低级的妖兽,比如他刚刚飞升到风洲上碰到的妖兔,也能一击毙于掌底。

    可那道黑影十分滑溜,又有溪水相隔,一曲一伸,竟尔卸去了月城武的掌力,从水里弹了上来,竟然是一条足有常人腰粗地浑黑蟒蛇,头上生了三只灰蒙蒙的碧绿大眼,放出幽深翠绿的光芒来。这条大蟒蛇在空中嘘嘘吐信,巨口张开足够脸盆之大,向着月城武和风四娘两人便咬。

    月城武的掌力虽然没有奏功,却总算让他缓出手来,弹出了室字妖牌,迎空一斩,风四娘也是镇定,见状亦放出了她那七口飞叉助阵。

    这条大蟒蛇极为古怪,见到月城武放出了暗红色斧光,把半空拔身一扭,竟然再次冲起了十七八米,正好躲过了月城武和风四娘两人的斧叉。然后巨口一吐,喷出一团碧绿的光芒和月城武,风四娘两人斗在一起。

    月城武当真是习惯了以室字妖牌化成赤红斧光引诱敌人,顺手就把离垢珠打了出去,离垢珠脱手之后,被他在这颗宝珠当中孕育的无形气剑立刻喷射了出来当头就斩。

    这条妖蛇也真有能耐,它也不知是现了无形剑,还是误打误撞,竟然在喷出那团碧绿光芒之后,把全身一缩,盘成了一团,那团碧光也扩张了开来,把它整个保护在内。月城武的无形剑下落的时候,恰好这妖蛇收缩了身子,把碧光放开,恰恰斩中在了这团碧光上头。

    月城武的无形剑虽然无形无相,且锋利非常,奈何这团碧光乃是这妖兽地内丹所化,不但坚韧无匹,而且充满了黏性,竟然一下子把七口飞叉,赤红斧光,离垢珠一起吸住,没能伤到它分毫。

    “这头妖蛇好厉害,四娘你退远一些,看我用个宝贝取它!”

    月城武把身子挡在风四娘的前头,随手抖出了心月狐铃,随手一振,一股摄魂之力顿时扫了出去,这心月狐铃乃是青龙会费了无穷力气,杀了不知多少头九尾灵狐才炼成地邪门法宝,这头妖蛇虽然凶顽,却怎经得住这心月狐铃一摇?顿时水桶粗妖身一紧一松,那团碧光也懈怠了下来。

    月城武觑得便宜,正要把无形剑分化回来,再次偷袭,却突然听到溪水中一声妖异的悲鸣,那头妖蛇顿时惊醒了过来,想也不想的就是一个回旋,钻入了水下。

    月城武招手收回了室字妖牌和无形剑,心底暗道了一声:“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