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三和李芷的事情,并不适合有人围观,叶问刚刚兜搭上了那个身材修长高挑的蜀山派女弟子,就算他不说,月城武也觉得自己碍眼。因此在和一众蜀山弟子回到了蜀山派的仙山之后,月城武并未有和两个少年一起,而是打听了铜脚长老的住处,前去登门拜访。

    月城武对百剑图的秘密十分关注,也很想知道这位铜脚长老手中的剑图是什么样子!若是能够获得百剑图的秘密,把这件宝物挥到最大的威力,月城武的实力至少要翻三倍以上,在这样混乱的世界中,一个人的实力是他生存下去的最关键保证。月城武没可能在这方面掉以轻心。

    铜脚长老在蜀山派中是很有人望的一个,却从来不管什么闲事,蜀山派的弟子也极少能在蜀山派的仙山看到他的影踪,这位长老行踪飘忽不定,也是月城武运气极好,在铜脚长老平时居住的一座小道观之前,正正的看着这位一条腿是黄铜铸就的蜀山长老,斜靠着一株大树在打盹。

    月城武虽然不知礼贤下士的先贤们这会该如何做,他倒是选了一个非常正统的风格,在铜脚长老打盹的树下,盘膝而坐,静等这位蜀山长老醒来。

    月城武吐纳元气,借着静坐,沉淀心情,修炼碧玄心法,就算铜脚长老十年不醒,他也不会有不耐烦,不过铜脚长老并没有陈抟老祖,一梦**年的癖好,只睡了两三个时辰就醒了过来,月城武见此老一伸懒腰,随手递过了一壶清水。

    铜脚长老也不见外,顺手接过来一阵牛饮,擦了擦嘴巴,笑嘻嘻的问道:“小娃娃,你并非我蜀山弟子。不知来找我有什么讨教?刚才已经等了老道士好久,也算是有耐心的人了。”

    月城武供了拱手,把从凌华那里打听来的剑图秘闻扼要说了几句,然后转入了正题,恭谨的说道:“我在无意之中得了一件宝物,和蜀山派的剑图十分类似,但是却不知来历,无法挥其功效,因此想来问铜脚长老。可否告知小子一些不当紧的事情。若是蜀山派秘传,不能宣告外人的,我也就不敢问了。”

    铜脚长老显然心情甚好,见月城武说话还算合他胃口,就笑了一笑说道:“当初炼制七张剑图地那位前辈。算是我嫡传的师叔,我刚学道的时候,他送了我一张剑图护身。至于你想问的事情,到也不是什么秘密,你想知道,我就和你说一说好了。”

    月城武做出了洗耳恭听之相,铜脚长老略一寻思。就从头开始道来:“当初我那位长辈,因为遍寻不找一口好剑,在蜀山中饱受人气,想出来炼制剑图这个法子,其中经历了无数次失败,这才炼成了七张剑图。”

    月城武心中一动,从古玉瓶中把百剑图抽出来,递给铜脚长老问道:“不知您可知此物是否当初那位前辈所制?”

    铜脚长老接过来看了一眼,笑道:“这张我知道,这乃是我那位先祖所炼制的开头几张废掉的。别看上面有二十七座剑阵。实际上一座也没法动。不过这张剑图有个缺陷,还有一个配套的葫芦,把这张百剑图放入其中,才能把剑图的威力尽数挥。”

    “还需要一个葫芦?”

    “是啊,当初那位先祖炼制了十四张废图,因为开始构思的方法不对,必须要有一个容器。用来储纳精气。才能把剑图上地剑光催动。比如后来炼制的七张,只要得了剑图。就能随手应用。这张百剑图,当初的构思十分宏大,要把所有的成名飞剑一网打尽,把所有的剑阵都尽数布在上面,后来虽然失败了,却也算是十四张废图中威力最大地一张。”

    铜脚长老看到月城武腰间的古玉瓶,笑了笑道:“你腰间的那个瓶儿,是收纳另外一张剑图的,恰好这张废图就在我手里,前几天在盘古大6上才寻到,你可想要?”

    月城武颇为奇怪,心道:“就算我和这位铜脚长老一见如故,他也没有立刻送我重宝的道理,虽然说只是一张废图,却一样威力无穷,多少人都欲渴望?”

    铜脚长老见他神色犹豫,不由得笑了一笑道:“自然不会是白给你,我是恰好有一件事情,不方便自己去做,也不想给蜀山本派的人知道,才会委托你这个外人。本来老道士还有些烦恼此事,找不到合适的人去做,没想到老天爷就送了你来我面前。”

    月城武这才疑心稍去,笑问道:“不知我有什么事情可以为您效劳?”

    铜脚长老点点头说道:“我们蜀山派曾有一位祖师,道法十分高深,只不过后来这位祖师被混沌魔气沾染,结果身损在一座不知名地海岛。我费了很多心力,才找到这位祖师的下落,想要把这位祖师的遗骸寻找回来。可惜那做海岛上还是一群蛮荒巨人盘踞,我根本进不去那座海岛。”

    月城武不解的问道:“既然您老人家如此修为,都进不去那座海岛,我又怎么能够进去?”

    铜脚长老敲了敲自己的铜脚,嘿嘿笑道:“我是被这跟铜腿拖累,你却没有这个问题,我会传授你一种法术,可以暂时变化成巨人,自然可以混入那座海岛。当年那位祖师与我有恩,因此要想寻回他的遗骸来,好让他入土为安。只不过此事若是给其他长老知道,一定会阻止我去,所以也不好在是本派中招人帮忙月城武听了,心里琢磨了几次,觉得此事虽然有些冒险,却也不是不能去做,毕竟此行得到的利益也将会十分巨大。他对百剑图秘密的渴望,压倒了其他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