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城武趁着魏延分神去拦截古怜星,悄声对藏在天罗包内的小狐狸御香儿喝道:“给那个白大个一个狠的!”小狐狸御香儿早就跃跃欲试,听到了月城武的召唤,连身一跃,和月灵珠一起化成了一团淡淡的银光。

    御香儿兼修碧玄心法和二十八星宿妖文,加之她本身就是九尾灵狐的血脉,进步之神,和古怜星也不相上下。作为月城武最宝贵的隐藏实力,就连叶问和武三都不清楚御香儿的情况。

    虽然平时小狐狸御香儿只是以幻术辅助月城武战斗,但是她的修为其实比月城武还要高,加上又得到了碧玄派十大奇珠之一的月灵珠,能够让御香儿凭空提升一个等级,就算是和古怜星相斗,也占了好大的便宜。

    月城武今日是下了杀心,只要击杀了魏延,他就有七成把握,把庞德和张须陀收入帐下,一举成为神通帮内第二号人物,若是凭着两人平时的威望,在把海神岛分舵和雷洲分舵的青龙会帮众招揽一批,他的八圈仔就可以正式踏足八神洲的舞台,成为再也不容人轻蔑的对象。

    如果他今日杀不了魏延,那就只能一路躲下去,直到躲无可躲,或者青龙会因为其他的原因崩溃。不然想要在和这个潜在实力庞大无匹的帮会抗衡,就会非常的艰难,一个拥有了仙人级数的大将军,足够让雷洲上任何势力都侧目相看。

    就算神通帮中,都没有人可以有这般修为,孟神通也不过是碧玄心法二十级以上的造诣,想要踏入仙人之境。最少还需要百多年的苦练。

    如果魏延真想要杀他。就连神通帮都保不住他,这也是月城武了狠心的原因之一。他已经是退无可退,就只能豁出去一切了。

    小狐狸御香儿身材轻小,和月灵珠合体之后,更是犹若星丸跳掷,轻易就脱出了魏延布下地包围圈,就在魏延勃然大怒,要对古怜星下狠手地时候,她化身的那团银光,悄然飞遁到了白虎元神的头顶。小狐狸御香儿把月灵珠一按。

    一道锋锐无匹,月牙般的刀光凭空闪起,狠狠的冲着白虎元神的脖颈斩了下去。这一记偷袭。让魏延猝不及防,他和月城武,庞德。张须陀的战斗,都是变化了巨大的身材。就算古怜星也是平常的躯体,足有三米多高。根本没有想到居然会有御香儿这个变数,居然只有不过巴掌大小,因此根本没有来得及做任何防御,就给御香儿的刀光把白虎元神地头颅给切了下来。

    这一战果,真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古怜星本来预作警惕,想要接下魏延惊天动地的反扑。但是却突然出现这么个场景。她亦是有决断地女子,一声娇叱。再度人珠合一,化成了凌烈的青雷,拖曳出巨大的芒尾,向着魏延地白虎元神被斩下的虎头,就撞了上去。

    这一次,古怜星也不知使用了什么秘术催动潜力,威力竟然还大过了上一击,一瞬间整个天空都被青色雷光遮掩,魏延匆忙召唤了万千刀兵护体,但他只剩下了头颅,在操纵妖法地威力,比之前要弱上许多,竟然不能阻止古怜星的舍命一击。

    小狐狸御香儿一击得手,操纵月灵珠出寒月刀芒,对着没有了脑袋的白虎元神四下乱砍,一眨眼就把这具巨大的虎躯砍了七八十道创口。

    得了这两人的联手破坏,月城武和庞德,张须陀也趁机冲了出来,想要痛打落水狗。古怜星的一击最先挥了威力,砰的的一声巨响,就连海浪都被震起了老高,魏延地白虎元神地头颅,顿时被炸的分毫不剩,不过古怜星这次可再也没法凭借自己地力量稳住身躯,一直落到了海水里。

    叶问见到古怜星下落,他在之前都没有帮上忙,这个时候自然奋勇当先,一个猛子扎入了水里,不上片刻就把古怜星捞了上来。

    月城武一哼狼牙棒,从白虎元神的小腹处捅了进去,棒头猛然旋转,一个暴烈的仙力就此爆,八荒**唯我独尊功和嫁衣神功修成的两股霸道的仙力,在狼牙棒上分别绽放,本来这两股仙力,就是极端的性子,一股凌厉,一股灼热,破坏力非常强横,竟然在狼牙棒这根神兵的辅佐下,一口捅穿了白虎元神的小腹,在它的背脊上露出了棒端。

    “你们这些小辈,真是不知死活,老魏这次绝不会防脱一人活命!”

    庞德和张须陀亦是分别出手,眼看就要把这头白虎元神分尸,突然在白虎的肚子内一声闷喝,整个巨大的虎躯突然爆裂了开来。

    小狐狸御香儿担心月城武,跳到了他的肩膀上,把本身的妖气和月城武的仙力融合到了一起,撑起一个强大的护罩,勉强抵御过去了这个极大的冲击,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副奇景,残存的白虎元神,竟然分裂成了五头妖兽。

    月城武心中先是一惊,随即大喜,吼道:“魏延已经没法维持白虎元神,重新分裂成五头妖兽了,此番再杀不了他,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庞德亦是大吼一声道:“他只能分化出来五头星宿元神,可见实力损耗了至少三成,老张给我做个掩护!”

    张须陀闻言,一横蛇矛,连续刺出,组织成了一张枪网,庞德借着这个机会,双臂运劲,一道犹如天边满月,长有五百余米的巨大刀芒显出,竟然是用了从未完成的猛招,狠狠的向着魏延分化的五头星宿元神斩去。

    月城武也知道此刻千万不能功亏一篑,更担心魏延不肯拼命,反而四散逃走,他有五头星宿元神,一旦分头逃走,就很难追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