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七口剑光,化成五光十色的长虹,悬浮在月城武的背后,交织成了一个极大的光轮。这具光轮急急旋转,出隆隆的雷震之声,就算面对这些东华神族的骑兵冲锋,气势上也不见有半分逊色。

    那名带队的东华武将见到月城武出手就是这么猛烈的势头,虽然心里压不下这口恶气,也只能把手一摆,带了队伍从月城武和姬无花的身边驰骋而过,虽然态度极不友好,总算是没有动手。

    姬无花微微冷笑,有几分讥诮的说道:“这些东华人好大的派头,就是不知他们这样的身手,在八神洲上耀武扬威也还罢了,在盘古大6有没有机会也是这般。”

    姬无花是心理真的动了怒,这句话说的虽然曼声细语,却运起了独门玄功,顺着风把这番话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前方那些疾驰而去的东华人骑兵的耳朵里。

    月城武把百剑图一收,目送那些东华骑兵远去,忍不住问道:“这些人不在盘古大6上和妖兽厮杀,怎么会突然跑到八神洲上来?”

    恰好旁边有个路过之人,听到月城武的话,就接口答道:“这你就不知道了,这些人乃是被派下来常驻天都城的。若没有他们保护,八神洲上也没这么平安,虽然飞扬跋扈了些,也总好过了被荒野上的妖兽威胁。”月城武听到这名路人对这些东华骑兵如此推崇倒也不奇怪,但是这路人既然如此维护这些东华人。却对他也并不反感,这才是让他感觉有些奇怪的地方。

    不过那个路人下一句话,就给他解答了疑惑。

    “不过,光是有这些东华人,没有六派地巡行弟子,我们也不可能过过的这么安生啦。毕竟神族们的主力,还是要在盘古大6上抵御那些被混沌魔气侵染的妖兽,根本不可能派出太多人来帮助我们。”

    “哦!原来如此!多谢您给我解答疑闷!”

    月城武拱手和那名路人行礼,谢过了多方之后。对姬无花说道:“平时我们少有来八神洲,对盘古大6也不了解,没想到还有着许多说法。”

    姬无花笑道:“以城武兄的本事,现在也可以飞升到盘古大6的。孟帮主是想和冉闵一样。修炼到飞仙之境,才带了大伙转战盘古大6,那也只是为了一些修为较低的帮众做考虑,我等当不用顾虑这些。

    月城武嘿嘿一笑道:“盘古大6可不是好地方,虽然可能不似八神洲这般贫瘠,但是却有诸多危险,我一个人或不需忌惮太多,但是八圈城那里也有一帮子人呢。”

    姬无花一笑作罢。也不再提起此事。

    不过就在两人要离开天都城的时候,又有一小队骑兵从城外归来。不过月城武早就已经把青鸟收了起来,倒也并未再次引起这支骑兵的注意,只不过当这支骑兵和他们两个交错而过地时候,一个全身顶贯黑色甲胄的将军。马**后面正好挂着一只翔兔,这只妖兽足有一米多长,两支大耳朵十分招风。就算不是百年以上的翔兔,岁月年侯也差不离。

    月城武心中一喜,匆忙跃起,在那支骑兵的面前拦下,大声喝道:“这位将军,不知你可否把马后地那只翔兔送我?”

    这名带队的武将把盔甲一抬,这才露出了一只牛头出来,对月城武瓮声瓮气的说道:“这兔子是我要来下酒的,凭什么给你?还不给我让开路!”他大手一挥。就是一股劲风。月城武加下生根,正要再说几句。姬无花已经在不远处招了招手,并且把手中的战利品举给他看。

    也不知姬无花何时下手的,竟然不知不觉的把这位九黎族的武将,挂在马**上地翔兔偷到了手里。月城武微微一笑,也不再坚持,给这支骑兵让开了道路。那位九黎族的武将哼了一声,牛鼻子里喷出了粗长的两道白气,看也不看让开道路的月城武,趾高气昂的带了众手下擦身而过。

    月城武对姬无花笑道:“还不知道无花你有这种手段,若是早知道,我也不用去跟这头蛮牛费唇舌了。”姬无花呵呵一笑道:“这些盘古大6上下来地神族,一个个飞扬跋扈,就算城武兄你许下什么好处,他们也未必领情,还是做一次小毛贼,来得省事了。再说,我本来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只是平时好附庸风雅,装装温润如玉的样子罢了。”

    月城武和姬无花相视一笑,都觉得有会于心,既然得了一头翔兔,月城武也不敢耽搁,和姬无花立刻离开了天都城,用最快的度赶回八圈城去配药。

    他们两个自然都不知道,就在不久之后,那位九黎族地将军现了猎物的丢失,顿时把此事怀疑到了他们两个头上,破口大骂了好久。这还不算,等他和那位东华族的武将碰头,说起城门口之事,这才现这位友军也吃了亏,顿时让这些盘古大6上下来的先天神族将领,对人族的观感更差了。

    八圈城中,本来是愁云惨淡,林冲虽然有武松和杨志,以疗伤心法稳住了伤势,但也就是吊住了一口气而已,林冲的情况随着时间过去,显得越的差了。

    武松和杨志本来就是猛虎一般的性子,哪有许多耐心?如果不是那姓卢的大夫口才还好,护住了自己地几个同行,步十龙也在旁边劝说,这两人早就把那些束手无策地医生给拆吧了熬汤。

    好容易听到有巡城的人来报,月城武和姬无花回来了,武松顿时大喜,这位打虎地好汉,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抢先出来迎接他们两个。见到月城武便问道:“不知可捉到了翔兔了么?”

    月城武也不以武松的莽撞为忤,笑道:“自然是捉到了,不然怎敢回来见几位哥哥,快叫那姓卢的大夫炼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