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城武虽然并无把握胜过这头混沌魔将,但上和姓祝的宫装丽人战斗之后,引了狼头骨珠内蕴含的焚世净火,激了火龙图的潜力,自忖胜虽然不可能,但是托住这头混沌魔将还是不成问题的,只要八圈城的其他武将赶来,还是有可能阻这头混沌魔将于八圈城之外。

    而且就算他龟缩不出,还是没法逃得过这场战斗,反不如这般迎上去,可以见机行事。

    月城武在三相灵图内得到的这丸狼头骨珠,威力不在任何碧玄派典籍记载的宝珠之下,碧玄派内亦有关于骨珠的祭炼手段,其中最诡异的一种祭炼之术,就是碧玄派十大奇珠中的幽冥化骨珠。

    这幽冥化骨珠乃是碧玄派十大炼珠的手法之一,只要碧玄弟子寻到的骨珠,承载了足够的阴煞灵力,经过无穷岁月的磨练之后,就能把骨珠上所有的煞气引出来,化成一头阴兽,以威力而论,实不在月灵珠,天罡珠之下。

    只要不断的猎杀妖兽,这幽冥化骨珠就能吸收妖兽的魂魄,补益自身,让阴气越的浓厚,化成出来阴兽越来越强。当持有这枚幽冥化骨珠的人,修炼到了二十层以上的心法,这宝珠上的阴气化生的阴兽就能分出一个化身,最高可以分化出九头阴兽,每一头都有持有者同等修为。

    只不过幽冥化骨珠并不似天罡珠。月灵珠这样地天材地宝,能够吸取天地灵气,助长持有者的修为,反而会因为这宝珠上的煞气太重,让修炼者进步起来,举步维艰。因此在碧玄派中,除非是寻不到其他的宝珠了。极少有人愿意去修炼这么阴损的珠子。

    而且一枚的宝珠,本身就能增长使用者的修为,幽冥化骨珠地威力,要在踏入仙人之境后才慢慢的挥出来,在前期虽然能够化生妖兽,也不见得比同级的碧玄弟子法力更高。在无法化生阴兽之前。更是要比同级的碧玄弟子弱上许多。

    月城武原本倒没有想过,以狼头骨珠为自己的本命之宝,只不过离垢珠威力太弱,月灵珠又送给了御香儿,这才不得不动用了狼头骨珠。上次和姓祝的宫装丽人大战之时,这丸狼头骨珠竟然引了狼头大王苦修地愿力,燃起了焚世净火,月城武这才确定了选它作为本命宝珠。

    不过月城武知道。自己距离碧玄心法二十层。还有极远的一段距离,也并没有看重它练成了幽冥化骨珠之后的大威力,只是贪图这宝珠能够和火龙图配合使用,让两件宝贝的威力都增强了不止一倍。

    月城武上是次见到被混沌魔气侵染的魔物,当他看到了这名混沌魔将的时候,还真的楞了一下。这混沌魔将并不似他想像中的,满身魔气,青目獠牙。****身上能变异地地方全部变异了,看起来像怪物多过人类。

    相反这头混沌魔将除了脸上隐约罩了一层黑气,看起来倒也眉清目秀,生前定是一个眼神,就能电杀无数花痴女地级帅哥,饶是变成了混沌魔将,那股飘逸的气质依旧不改。

    “这样帅的男人。就算不变成混沌魔将。也该被圈杀啊!”

    月城武心底暗骂了一声,伸手一指。放了一条火龙出去。已经吞噬了焚世净火,化成苍黑色的火龙,带有一股龙神般的威势从天而降,不过那混沌魔将似乎半点也不在意,信手一抓,从背后的黑气之中抽出了一杆黑色的长枪,脱出掷出,直奔火龙的额头。

    这名混沌魔将也不知是过于自信,还是根本就没有把这条火龙放在眼里,第一招就用上了最激昂霸道地招法。月城武也有心试试这名混沌魔将的威势,对着手上的火龙图喷了一口仙气,那条从天扑下的火龙,一声长啸,两支前爪探出,狠狠的抓住了飞至的黑色长枪。

    火龙图上的十八条火龙,在月城武地苦心祭炼之下,已经变得得心应手,如臂使指,这双爪一扣,用上了一招擒拿手法,原以为定然万无一失,可以把那名混沌魔将掷来地黑色长枪锁住。没想到,也不知那混沌魔将用了什么手法,那杆黑色长枪在半空中,突然异啸大作,出滚滚风雷之声,度突然激增,在火龙的双爪合拢之前,差了那么一线地光景,抢先从火龙胸口射透了进去,一直从这条火龙的背后飞了出来。

    用来试探的火龙一招便被击杀,月城武心中一慌,还未来得及反应,那名混沌魔将身法一晃,便在原地消失,刹那间之后,就凭空踏上了火龙的背上,从容抓住刚飙射出来的黑色长枪,反手一抖。然后月城武就看到自己被依仗为第一护身至宝的火龙被生生拍的头颅粉碎,无数黑色火焰散开,哀嚎一声,在空中片片崩塌,化成了一片灰烟。

    “好强!这家活比祝妖妇和魏延加起来都强!”

    月城武不顾火龙图上传来的反噬,强行把剩余的十七条火龙一起催动,想要阻这名凶悍绝伦的混沌魔将片刻,好给自己争出一线生机,没想到这名混沌魔将拍碎了月城武出的那条火龙之后,一声长啸,黑色长枪一指,竟然辈对着月城武,向另外两名大敌出了挑战。

    在混沌魔将的眼中,一切生命皆曰可杀,而他杀生的顺序,就是从最强的一个杀起,月城武在他附近出现的气息当中并非最前,因此这名混沌魔将根本不屑先对他下手。月城武从未想过,在这战场的周围,居然还有其他的人,因此当他看到那混沌魔将拍碎了焚世火龙之后,居然向其他的方向做出了战斗的姿势,不禁有些愕然,当他看到被混沌魔将的滔天魔息逼出来的两人,这才感觉到背后冷汗湿透,显然在修为上他还是弱了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