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月城武这样了解底细的人,看了几眼也觉得看不下去了,祝秀心的魂魄被她收入了心月狐铃之中,融合了里面数百头九尾灵狐的魂魄,本身又是魔门宗师,精修各种魔门秘术,天狐媚术和魔门**两者结合起来,把这种能力推进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饶是多尔衮是个雄伟男子,平生对女子不假辞色,纵然有风流韵事,也是过不留痕,心中始终是天下大事为重,不愿顾及儿女私情。也在祝秀心的妖力下变得行为失措,这还是祝秀心借用了步十龙的身躯,妖力法术大打折扣,不然多尔衮定然比现在还要不堪。

    祝秀心也是明白自己不好动用被魔化了的混沌魔躯,步十龙的躯壳合她大不相合,修为又距离仙人之境有一段颇为遥远的距离,和多尔衮这样魔性十足,杀人不眨眼的凶徒比较起来,唯一可持仗的就是魔门秘术和天狐**。

    因此祝秀心把这些旁门左道,挥的淋漓尽致,饶是多尔衮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但是在一开始就陷入了祝秀心用妙手织缠的陷阱里,越是用力挣扎,心灵上就被捆缚的更紧。

    周瑜见自己这方最强的战力已经尽数出场,却一点也没有取胜的契机,他立刻想到了急流勇退,连出三鞭避开了庞德之后,一声大喝,给徐教主和多尔衮都出了提醒,徐教主使尽了法术也奈何不得张须陀。反而是张须陀的大铁枪就在他身前身后出没,早就有了退让之心,周瑜一声招呼。他立刻弃了对手,向周瑜靠拢了过来。

    多尔衮被祝秀心地妖法缠住,理智上已经出了问题,周瑜连警告,他也置之不理。庞德见周瑜要走,和张须陀会和一处。联手出击,他们本来就是老搭档,自然配合起来熟流而极。周瑜见不是路数,扬手出一道烟火,他部下的人马和剩下的三名特使一起出动。见到了这么大阵仗,月城武并不像这么早就陷入混战。亦在八圈城头上喝令收兵,庞德这才和张须陀,祝秀心一起摆脱了对手,互相呼应着撤了回来。

    这一战,倒是让步十龙名声大噪,那些本来还没有拿他当什么回事儿地武将名臣,江湖好汉,也把步十龙放在比较遵从的位置。更有哪些相貌雄伟,和多尔衮一个款式的壮男,回去后就用布条把脸孔缠绕起来。生怕这位八圈城主“兽性大!”不好生处。

    这日一战之后。以周瑜为的青龙会特使也沉默了下来,月城武屡次派人出城挑战。却没有得到半点回应。这样的僵持却是月城武所不喜见到地,八圈城的实力已经就这么多,再也没有办法摆出来新地花样,但是青龙会却有可能再次派出来援军,如果再有更多的厉害角色登场,八圈城就要变成困兽犹斗了。

    因此在确定了青龙会打算休战之后,月城武立刻召开了一次动员会议。

    在他而言,有了庞德和赵云,祝秀心两位混沌魔将之后,已经足够去击杀青龙会的任何一位高手,最多再加上姬无花,已经足够组成刺杀的队伍了。只是在行动的计划上,还有很多没有完善地地方,他也要借助其他人的智慧,对这次行动做一个完好地安排。

    青龙会的大营中,这几天也吵的不可开交,老将黄忠称病谢客,这个借口烂的不能再烂,飞升之后大家的身体都强横的好像蛮荒野兽,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生病,但是黄忠这么做了,周瑜也无可奈何他。毕竟他们这些特使不能反客为主,去干扰雷洲分舵的事务,更没有权力去指挥老将军黄忠。

    多尔衮在那日一战之后,羞愧的闭门不出,自称要修炼一门无上神功云云。别人知道他那日出了丑,也不敢去随意打搅,免得被多尔衮迁怒。

    周瑜失去了这个大臂助,对立刻反击八圈城自然力有未逮,就这么停战了下来,不过月城武担心的青龙会总舵的援兵,倒是一时半会不回来了。因为现在地青龙会总舵,把全部地力量都拿去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虽然夺回混沌魔将赵云,亦是非常重要,却一时半会顾不过来了。

    周瑜无法说动黄忠,自然心中气闷,他手下地另外五名特使,虽然在他的手下当差,却也并不怎么听从命令,既然不用去攻打八圈城,他们都各行其是,也不怎么在军营里露头。

    徐教主那日和张须陀苦战一场,自觉有了许多突破,每日闭关苦练各种法术,半夜里突然有些口渴,呼喝了几声,却没人理他,让徐教主十分不满,大骂道:“今日是哪个龟儿子当差,居然连老子的话都没听到?若是再无人回应,我这就要施展法术索魂了!”

    徐教主当年乃是著名的邪教教主,曾经造反过一次,兵锋所示,也威风过很久,攻城略地十分豪迈,为了控制手下,他把所有的部下的魂魄都拘来,扣在身边的法器里,这些士兵自然对他的命令无不听从,比庞德用兵法训练要方便百倍。

    今天他也是怒极,叫人倒水不来,正要用法器索魂,突然帐外一声咳嗽,一个年轻的声音说道:“教主别急,我刚才是去打水了,这才回来。”

    徐教主这才冷哼了一声,喝道:“那还不快些把水端进来!”

    他营帐门帘一挑,一个消瘦的小兵走了进来,手里端了一个水壶,水壶里噗噗的水响,还有茶叶的香气。徐教主不疑有它,夸赞了一句道:“你这孩子不错,居然还懂得帮我泡茶,不似那些混蛋把凉水就给端了上来。回头我传授你几手法术,保管你终生受用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