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的青龙会帮众,变化了各色妖兽,和冲出了兽厩的吼风牛混战在一起,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岛上已经是混乱不堪,处处战火,小狐狸御香儿兴冲冲,美孜孜的冲出了吼风岛,见到月城武还在原处等候,便按落了遁光,上去把刚才所作所为详细的说了一遍。

    月城武听了,也觉得这头小狐狸运道不错,竟然现了这么大的秘密,含笑抚慰了几句,便把小狐狸收了起来。倒是祝秀心这位魔门的前任大宗主看着有些不过眼道:“这么好玩的一个女娃子,你却总是藏在包包你作甚,不如也放出来,让她自由自在一些。”

    月城武听了倒也有些心动,不过还是摇摇头说道:“我从未说过不让御香儿出来,她虽然跟我一起,但是来去自由,并不受我约束。*****祝宗主倒是错怪我了。”

    祝秀心嘿嘿一笑,正要挪揄他几句,不过这个时候吼风岛上的混乱已经蔓延了开来,几十头吼风牛逃出了岛外,月城武看的便宜,一纵遁光迎了上去,虽然吼风牛也是极具蛮力的妖兽,不过他现在身边跟了赵云和祝秀心两大混沌魔将,倒也不惧这么几十头吼风牛。

    月城武把幽冥化骨珠放出,顿时一团黑色火云升腾,把这几十头吼风牛包裹了进去,这些吼风牛平素自由自在哪里有见过这么怪异的法宝?为地两头吼风牛立刻大声狂嚎。吼风牛之所以得了这个诨号,就是因为这些妖兽大声嘶号的时候,能够喷出狂风。

    这些吼风牛在为的两头带领下,狂吐飚风,想要吹散这团黑色火云,不过月城武的幽冥化骨珠多么厉害?怎么可能被这些妖兽的天赋妖术撼动。他一面掐诀稳固黑色火云,一面对祝秀心使了个眼色道:“还请祝宗主出手!”

    祝秀心咯咯娇笑。纤腰一扭,就冲入了火云之中,她一双玉手只在吼风牛的头上一按,这些妖兽就顿时萎顿不堪,消停了下来。祝秀心当年能够在魔门万千弟子当中脱颖而出。成为雄霸天下地魔门宗主,一身本事自然是出类拔萃,资质禀赋也堪称千年一出的绝代天才,自从得了月城武传授地二十八星宿妖文和碧玄心法之后,修为进境一日千里,虽然有混沌魔将入魔之后的加成。但是本身的天资也不可小看。

    这些吼风牛遇上了这位女煞星,当然除了束手待毙,别无其他选择。

    月城武见祝秀心出手凛冽,倒也暗自一叹,把黑色火云一合,这些吼风牛就被包裹在了里面,这焚世净火威力无穷,不过片刻这些吼风牛就被烧成了白灰,只有它们的头盖骨。天生坚硬,留了下来。

    “青龙会不知道有什么玄机,不过我也没有时间去管他们的事儿,接下来自是应该去东海寻找八爪紫螭,完成了未微,时冉和崩臣三大神将地委托,先飞升到盘古大6去看一看那里的变化,再想想如何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月城武亦感觉到了,青龙不是抽不出来兵力对付他的八圈仔,而是根本就没有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八神洲上。他一想到碧玄派最了得的那位冉闵老怪。也是在最短地时间内,把自己的势力神武王朝展到了盘古大6。就深觉目前的状态有些不妥。

    他也很想知道盘古大6上究竟有什么,为什么大家都把注意力关注在那上面。如果自己还是在八神洲小打小闹,只怕等别人完成布局,在盘古大6上占据了天时地利,就再也没有他什么出头的机会了。*****

    月城武把手一招,黑色火云裹着数十颗吼风牛的头盖骨落入了他的天罗包中,正要和祝秀心这位魔门宗主一起离开,却见到吼风岛上突然冲出了一彪人马,为的一位大将,身高过九米,面如冠玉,手中持着一根鹅蛋粗的大枪,显得威风凛凛。

    见到月城武和祝秀心,这名武将一声断喝道:“那两个间隙休走,俺太史慈见你们行为鬼祟,要擒捉去了审问。”

    月城武倒是听说过这位三国时期的猛将,见到这人一脸地傲慢,也不禁心头火起。虽然吼风岛上的乱子,正是他支使了小狐狸御香儿干的,不过摆明了这些青龙会的人没有证据,太史慈出来只怕是寻找个替罪羔羊受气包,而不是出来抓真凶。

    因此也是一嗓子喊了回去,大叫道:“太史慈!你有什么本领,敢这么大声叫喊?老子乃是唐朝宇文成都,手下从来不死无名之鬼!”

    太史慈出身的年代,早过了宇文成都,不过这位三国时期的猛将倒也在地府中听过隋唐第二条好汉的名头。心中暗忖道:“老子在三国纵横无敌,也没挣下个第二条好汉的名头,一说起来三国的猛将,都是给吕布,赵云,关羽,张飞,点为,许褚,马那些厮鸟挣去了。老子自问本事不差,却也弄得没什么威风。既然这宇文成都乃是隋唐第二条好汉,我正好把他活擒了,以后在同僚面前,也威风一下。”

    想到此处,太史慈大喝一声,也不答话,纵了座下的天马,一挺掌中大枪,就奔着月城武杀了过来。祝秀心听到月城武满嘴胡扯,笑得花枝乱颤,问道:“要不要我出手,擒下这头猛汉?”

    月城武一摆手道:“无需,等我来击败他便可。”

    太史慈虽然看起来颇为厉害,但是却明显没有踏入仙人之境,这样地对手月城武是不怕地。他随手一抓,把狼牙棒拎了出来,大喝一声道:“看棒!”他的这根狼牙棒有九千余斤,当头砸下地力量,跟一座小山也差不多了。太史慈也是身经百战之辈,猛然察觉到月城武这根狼牙棒有异,心道一声不好,匆忙把大枪一顺,顺着狼牙棒的棒头抖开去,一股刚柔兼备的力量,恰到好处的把月城武当头砸下的这股刚猛大力化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