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雨城的防御罩,从外面是万难攻破,却不会阻挡里面的人出来。苏盈冲出了防护罩,虽然听到了菱雨城中无数的部下,战友在呼喝,却只有凄然泪下,知道自己绝无活命的可能。面对数十万暴怒的混沌妖兽,不要说她了,就算是女娲族最厉害的几位神将,也不能阻挡片刻。

    “真想要回头看他一眼,只是……那样,我未必还用勇气拦在妖兽大军之前。”

    在那一瞬间,苏盈的心中全是月城武的影子,她在菱雨城的诸路大军中,素有艳名,平时也不知有多杀男子觊觎她的美色。只是这些人或者不懂风情,或者为人猥亵叫她瞧之不起,到了后来,她也只有以冷面示人,对任何异性都不假辞色。

    那一日,当她听到城中居然有人张贴告诉,说要娶她为妻,心中羌怒可想而知!但不知怎么的,和月城武相识之后,苏盈的一缕放心渐渐的缠绕了上去,她虽然是个了不起的女子,但也并无多少野心,内心还是极为渴盼,能够有个雄壮的男子,让她依靠,遮风挡雨。

    每次在和混沌妖兽大军冲杀过后,苏盈都会有一阵阵的软弱,一阵阵的后怕,只怕自己下次出征就回不来了。但是这次去打仙草,月城武把所有的危险都揽在了身上,让她觉得这个男人不但可靠,而且成了她生命的意义。

    本来打仙草的女娲族大军和菱雨城的居民,现了那团混沌魔气之后,便井然有序的撤回了菱雨城,并未有受到任何损伤。只是苏盈事后怎么也找不到月城武,心中当时就空虚成片,宛若自己的新神碎裂成无数,从打仙草的地方归来之后,苏盈一直浑浑噩噩的,好似已经魂飞魄散,只剩一副无知无觉的躯壳。

    在看到月城武和李元霸冲飞回来的一刻。她才突然觉得自己活了过来,爆了勃勃生机。不过当月城武带了李元霸绕城而飞的时候,苏盈地心又再次沉落,她是明白的,当混沌妖兽大军攻城的时候,是没有任何人敢在这一刻打开菱雨城的防御罩。因为那以为着全城百万居民都要面临死亡的威胁。

    从极度的欢娱,再跌落到谷底,苏盈在心底是明白地,她看似是一时冲动,其实自己早就没法承受,没有了这个总是谈笑自若,胸有成竹的男子日子。她宁可自己死了,也不要看到月城武被混沌妖兽群追上,撕咬成了碎片。

    苏盈心知肚明。凭着自己的本事,虽然想要帮月城武堵截混沌妖兽群,但那只不过是螳臂当车而已。自己绝对阻挡不了半刻这么疯狂的兽群。这么做只是要和月城武死在一起,但她又有一丝希望,也许自己的牺牲,能让月城武多活上片刻。

    月城武一味前飞,并未有注意到后面生的事情,还是李元霸现了那位东华族的苏盈姑娘,大叫着提醒他注意。月城武回头一看,见到兽群和东华族的那个苏盈,只差数十里远。几乎是瞬息便至,可他可苏盈的距离还稍远一些,月城武倒是有信心能在兽群到达之前,抢到苏盈地身边,可是那样他就没机会逃脱,只能硬憾已经冲疯了的混沌妖兽,这群妖兽长途跋涉,好容易见到了生灵,嗜血的本能已经把它们地凶性催到最高。开头的这一股冲击力,那是根本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的。

    “救,还是不救?”

    月城武看到苏盈那俏生生地背影。对这个女孩他也说不上有什么好感。他当初张贴告示。想要找地那个苏盈并不是她。但是……只是一瞬间。月城武地胸中就猛地生出了一股热血。随手抛下了李元霸。仰天长啸。把自身地所有潜力都激了出来。战意攀升到最高峰。本来为人处事常有地那种原话。在眼睛里消失地无影无踪。脑海里什么念头也没有了

    十八条火龙追逐着两柄妖骨魔锤。月城武这一击倾尽了全力。再也没有想过。自己出了这一击之后。是否还有可能活下来。东华族地那位苏盈。在这一刻。替代了他无日或忘地未婚妻。作为一个男人。他要保护自己地女人。这是天经地义地事情。根本无需多想。

    已经晋级到了仙人级数。月城武地这一击又是倾尽全力。全不留手。顿时升起了一股破釜沉舟地滔天气势。甚至这一股气势在那一瞬间。都压过了万千混沌妖兽和笼罩在混沌妖兽群之上地混沌魔气。

    李元霸被月城武抛下。本来还有些愣头愣脑。但是在见到月城武直扑混沌魔气地时候。他怪叫一声。想也不想地就掉头跟上。月城武本来是觉得自己这一去有死无生。不忍李元霸跟着自己去送死。但是这位小爷哪有什么叫做害怕地心思?

    月城武都冲上去了。他又怎会不冲?

    就在苏盈自忖必死地时候。月城武化成了惊天黑虹。从她地头上穿过。狠狠地撞入了混沌魔气当中。迎头地数十头混沌妖兽。给两柄妖骨魔锤砸翻。打着旋乱飞了出去。给月城武如此气势万钧地一击。饶是这些混沌兽群凶厉无匹。冲锋地势头不可阻挡。可还是顿了一顿。就这么一线生机。给紧追其后地李元霸看到。

    他立刻大吼一声,以盘陀**出了巨吼,声震百里,让方圆数公里范围内地混沌妖兽都经受不住,爆成了缤纷血雨。

    “月大哥,快跑!”

    月城武本来以为,自己这么硬撞入混沌妖兽群中,一定是粉身碎骨地下场。当他略微恢复了知觉,虽然身上身下无一处不疼,体内的仙力也去了大半,但是竟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听到了李元霸召唤,他立刻毫不迟疑的扭头狂飞,还不忘了把已经呆掉的苏盈一把捞住,然后把九幽极煌变的身法提升到了史无前例的层次,在数十万混沌妖兽大军,被他蛮力冲出的缺口合拢之前。险之又险的逃脱了出去。

    李元霸见月城武救人成功,逃脱了危机,也咧着大嘴一声怪笑,紧跟着月城武亡命逃窜。虽然现在也是逃窜,但是在李元霸的心中,可比刚才爽快多了。心中暗道:“还是月大哥了不起。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在菱雨城这么多人面前亡命而逃,实在是太丢人了,这么硬撞一回,看谁还敢小瞧我们?”

    想到此处,李元霸越地觉得,跟了月城武之后,日子过得好生快活,比在六神塔中憋气郁闷的生活。要多姿多彩了十倍,百倍,千倍。

    菱雨城中。在月城武救人成功的那一刻,立刻爆了惊天动地的欢呼,本来有些低落的气势,顿时变的极为狂样。苏盈出城勇救情人,月城武舍弃一切,折返回来同生共死,最后!居然还是一个难得地,城中数十万战士和居民都想不到的皆大欢喜结局,这样的事情。又怎会不激菱雨城上下,同仇敌忾的信心?

    月城武自然是没有李元霸的那种变态级数的想法,也听不到背后菱雨城中,万千人的欢呼,他抱了怀中佳人,似乎每一次呼吸都要疼的全身碎裂了开来。月城武全身上下也不知受了多少伤,二十八星宿妖文中疗伤心法,已经以最疯狂的度开始运转,甚至奎木狼元神都隐隐成型。但伤势还未有明显地好转。

    他刚才那一次撞击,受到的伤害实在太重了,若不是背后就要成群的妖兽大军在追击,把他最后一份潜力也逼了出来,月城武此刻只想躺在随便什么东西上,再也不要动弹半根手指。

    苏盈险死还生,刚才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却突然绝境逢生,被月城武救了出来。她怯怯地好久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看着月城武不断呲牙咧嘴的那张脸。苏盈想要笑又不敢笑,想要摸摸他的脸。却又不敢下手。

    月城武把九幽极煌变的身法展开到了极限,顷刻之间就到了神武城,他按落遁光之后,见到苏盈的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忍不住暴怒喝道:“死三八,刚才我是救了你耶,居然还笑给我看?”

    苏盈身子徒然一震,好半晌之后,脸上不但未有气恼,反而让久久绷住的笑容,在脸上悄然的绽放了开来,她轻轻抚摸着月城武地脸,似乎梦呓般说道:“为什么不笑?哪一个女孩子没有梦想过,会有一个大英雄在千军万马中救她出去,可是哪有几个女孩子,有过这样如梦似幻的经历?我心怡的男人,在千军万马之中救了我耶,我本来都以为自己必定死了,你让我怎会不想笑的?全菱雨城的姐妹,都会羡慕我,你让我怎能不快乐?”

    “有病的女人!”

    月城武恶狠狠的骂了一声,然后同样恶狠狠的一口吻了下去,苏盈全然不知反抗,痴痴的看着月城武摄取了自己地香唇,贪婪的吮吸到双唇快要肿,这才听了下来,愣愣的互相那么对望。

    那一瞬,双眼的相对,已经是千回万世的婉转柔情!

    月城武都不敢想象,如果当时他迟疑了片刻,或者李元霸没有叫他一声,自己该面对如何场面,是会很无极,还是冷漠面对?但他知道,这一刻自己那颗犹豫不定的心,再也轻松不起来,将要担上两个人的重担。胸口上那炽烈的火焰,让月城武昂扬起最旺盛的斗志,似乎在那一次舍死忘生地冲击混沌魔兽大军之后,世上再无其他地事情,可以让他畏惧。

    混沌魔气侵扰菱雨城,神武城这边也戒备森严,月城武和苏盈这么公然**,顿时惹起了城头上一片唏嘘之声。李元霸在月城武的身后,怒目圆睁,大吼一声:“那个混蛋再敢吭声,小爷一锤砸碎你们地脑袋。”

    李元霸声如雷鸣,果然震的城头上的人不敢嘘声,不过这么大的声音,也把月城武和苏盈之间的暧昧气氛,也扫的荡然无存,月城武好气又好笑,也不愿意说李元霸什么。只是招呼了神武城的城头上守军一声,好让他们三个进去。

    神武城和菱雨城全然不同,神武王朝虽然能人无数,却也弄不出来菱雨城的那层罩子。因此对进出的人控制的没有那般严格,全靠地是城中的战士齐心,这才能抵挡混沌妖兽的大军屡次冲击。月城武要求进城,神武城的守军便叫他们自行进来。

    盘古大6上的人都有些身手,当初这神武城修筑的时候,就少修城门。因此来去出入者,多半要自行跳跃进去。本来以月城武地功力,不要说这么一段城墙,就算是再高十倍的高山大川也是眨眨眼就过去了。

    但是他此刻身上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刚才抓着苏盈亡命疾飞时还不觉得,现在已松懈下来,几乎再也不想站起来了。神武城的城头,看起来就是那么的高不可攀。苏盈倒是善解人意,知道月城武受伤极重。一伸手把他抱了起来,纵然神武城的守军,畏惧李元霸的嗓门和手中的那对大锤。见到这种场面,也不禁喧哗起来。

    月城武勉强露出一个微笑道:“这群坏人,一定是妒忌我有美女香怀可偎,才妒忌成这个样子。”苏盈轻轻一笑,也混没了平日的英姿飒爽,含羞找了个僻静地地方把月城武放下,关心的问道:“你现在感觉如何?”

    月城武嘿了一声道:“老子现在感觉好的不得了,你先扶我坐起来。”苏盈也不怕月城武逞强,笑着搀扶他坐了起来。月城武摆了个无心朝天地姿态。开始调息体内混乱成一团的仙力。

    也幸亏他在混沌魔气当中修成了先天混沌之躯,盘陀**突破了第七重境界,身躯坚固无比,这才在和数万混沌妖兽大军的正面硬撞中,还能保持了身躯的完整活了下来。唤作赵云,祝秀心,这两个修为比他还高的混沌魔将,也要在这么惨烈的撞击中粉身碎骨。

    月城武先沉淀下来,把体内的碧玄十二经中的仙力调整归位。然后才着手修复身躯。他的二十八星宿妖文地修为,化成了二十八种器官,在撞击中自动变化方位,反而是创最小的地方。在仙力妖气的反复滋润下,先天混沌之力形成之后,和混沌魔气一般,都有着自从转化其他的元气,补益自身的特质。因此这些仙力妖气,逐步转化成先天混沌元气之后。月城武的伤势也飞快的好了起来。

    这一次飞升盘古大6。对月城武的好处可说的上是,无可估量。不但晋级为仙人级数。还收获了无数地经验,修为见识都更上层楼,让他更有把握在盘古大6上建立属于自己的城市了。

    就在月城武修复身体的时候,苏盈就那么坐在他的身边,眼波盈盈,宛若春水,月城武的一次呼吸,一次皱眉,一次**嘴唇,都在她的眼神里清清楚楚的映了出来。本来月城武受了伤,她应该是心疼无比,可是苏盈就是忍不住想要笑,月城武的每一分伤口,那都是在告诉她,这个男人在那一刻,愿意付出什么。

    他愿意付出自己的胳膊,大腿,肋骨,鼻眼,嘴唇,甚至生命……

    这样一个愿意全心全意为他付出地男人,怎不叫她心疼,可又怎不叫她喜悦?哪一种又心疼,又欢喜地情绪,怎都难以用语言来描述。苏盈看着月城武,似乎就那么痴了,有了这个男子,世上的一切都不再重要,包括了她自己。

    李元霸亦是很担心月城武,他虽然横勇无敌,但也知道月城武在那一刻受了多么重地伤。不过指望李元霸有何苏盈一样,脉脉含情,矛盾纠结的深邃感情,那也太不现实。李元霸脑子里想的是:“月哥哥真是纯爷们,好汉子!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连哼也不哼一声。比我在生前见过的那些各路武将,还有飞升后见到的古今猛人,都潇洒多了。”

    神武城头,向着菱雨城一方的守将,正是当初十猛六将的海东猛帅徐一凡,他是满清时代飞升上来的,到了八神洲之后,却现自己的历史和其他人都格格不入,对不上榫头。开始徐一凡还争论,那时候他如何纵横东海,让外寇不敢入侵,后来也学的乖了,干脆就闷头苦练武学,居然在短短数十年内,成了神武王朝的领兵大将。

    徐一凡用兵谨慎,但却从来不乏神来一笔,乃是神武王朝冉闵之下的第一福将,每次他殚精竭虑打赢了一场大仗,却总会被人说他你丫的运气真好,小样传来来的吧。弄得这位海东猛帅哭笑不得,后来干脆就默认了这种说法,反正大家都认为他有无所不能的福气,还有助于稳定军

    刚才月城武从菱雨城逃过来,他并没有多做关注,海东猛帅徐一凡是个注重群力群策,不太相信个人武力之人。因此他麾下的海东军乃是神武王朝最能打的军队,就算是女娲族的军队,听了他的威名,也会肃然起敬。

    在他看来,一两个武功奇高的神将,能起到的作用,绝对不如一队训练有素的军人。刚才月城武能从混沌妖兽群中逃出,虽然看起来武力不凡,可这位海东猛帅却也没有起过招揽的心思。甚至他在现月城武已经身受重伤之后,连想要去询问的军情的心思都熄灭了。

    混沌魔气本来就是无解的难题,就算挺多了这团混沌魔气有多大,藏有多少厉害的妖兽,对他的调兵遣将,也于事无补,既然没有用处,那还不如忽略不去过问。

    海东军在周围海东猛帅的训练下,造成了成了盘古大6第一精兵,即便是面对混沌魔气这样的危机,也能屹立不动,因为他们都相信自己的大帅,无所不能。

    菱雨城周围被混沌魔气笼罩之后,就有无数的混沌妖兽开始扑击菱雨城的防御罩,更有一些落后的混沌妖兽,在现了这边还有一座城池之后,就成群结队的飞奔了过来。海东猛帅见到这般情况,心底冷笑一声,大喝道:“就让这些茹毛饮血的畜生,见识一下我们神武王朝的好男儿!把神武炮加上!”

    海东军中有巧手匠人,按照徐一凡的嘱咐,以各派的仙法混入其中,打造了六百门神武炮。每座神武炮,需有十二名炮手,把自身的先例灌输其中,一炮就相当于这十二名炮手全力一击,并且经过了炮身的压缩,喷射之后,仙力的总量不变,但是度,破坏力都增加愈三倍。

    这六百门神武炮,就是海东猛帅徐一凡手中克敌制胜的最**宝,只不过从菱雨城那边飞奔过来的混沌妖兽数量并不算多,他也只是下令让其中十五门神武炮开火,都是瞄准了混沌妖兽最密集的地方。

    月城武听得城头隆隆炮响,心头也有些奇怪,他疗伤之后,就想上城头帮忙,但是海东军向来是把城中愿意帮忙的战士,放在后面,只有他们地方不住,或者需要冲出去厮杀的时候,才会让这些人出马。免得这些没有受过训练的人们,徒然增加伤亡,还冲乱了海东军的阵势。

    月城武想要上城头,被海东军阻止了之后,他对这位神武王朝的守城大将更是好奇。过得一会,城头上突然升起了层层迷雾,虽然月城武不知道这是什么,却能隐隐感应到,这层迷雾之中,有着非常古怪的力量,显然也是克制混沌魔气的。

    这层迷雾不知是用什么阵法出来的,虽然没有菱雨城的防御罩那么霸道,但是却一样可以让守城的战士,不受混沌魔气的侵染。显然神武王朝也不是只知道带兵打仗,也有无数了不起的才智之士,竟然开出来这种手段。

    这层迷雾一起,就有海东军的指挥官大声喝喊,让聚拢在城墙后的各路战士准备厮杀。苏盈和李元霸都追随在月城武的身边,就要面对一场大战,苏盈似乎没有以前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