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呀,曾几何时,苏盈已经成为了月城武心中最柔软的角落?是什么样子的力量,让月城武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会开始心系苏盈那个傻丫头的安危?不得不说,裴矩真的是大智近妖,随便一句话,就已经点中了月城武想逃避都逃避不开的地方。

    既然已经把话挑明到这样的地步,月城武也便不去矫情了,直截了当的问到:“裴堂主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出来吧,如果条件相当,城武万死不辞。似乎,裴堂主的意思是可以帮苏盈提高功力,从而给予她最大程度的保护?”月城武还有些担心裴矩继续兜***,毕竟直到现在为止裴矩的话还是说的晦暗难明的,现在已经涉及到苏盈的问题了,月城武实在不想继续周旋下去。

    裴矩闻言,抚掌哈哈大笑:“哈哈,好好好,月先生果然是爽快人,那么,裴某若是还吞吞吐吐的,倒是配不上月先生的豪气了!这次,不止我一个人前来这里,而是跟我们六神堂的另一位堂主,左慈先生一起来的。恐怕月先生也早已看出,我等早已知悉这三团混沌魔气将会攻击菱雨城,并且我们又恰好知悉月先生也在赶往这里,所以我们才潜入城中,希望能跟月先生联手,抵御这混沌魔气。”

    月城武不动声色,淡淡的说道:“裴堂主请继续,只是六神堂现在果然神通广大。居然可以提前预知混沌魔气地攻击方向,你们为何不认为它们是要攻击神武王朝?毕竟那儿跟这里相距甚近!”

    裴矩倒是不去理会月城武话中的讥讽之意,只是平和的叙述:“月先生若是并不相信裴某,那么我也无话可说,总而言之,我们六神堂还没有那样的实力可以引得这些混沌魔气去攻击什么目标,若是盘古大6上非要有人拥有这样的实力。怕也只会是青龙会的人,但是裴某本身是不太相信居然会有人能够掌握这样的方法地,除非那团混沌魔气是赵云将军控制的那一团。但是坦率的说来,我们六神堂也有与月先生相同的怀疑,既然月先生已经可以控制一团混沌魔气了,那么其他的混沌魔气之中也难免出现像是月先生这样的人。我和左慈先生本来的确可以在中途就截击那些混沌魔气,但是我们真的不以为凭借裴某和左慈先生的实力就可以拿下任何一头混沌妖神,毕竟那已经是近乎于神地存在了,虽然我们并不惧怕自己会在混沌魔气之中受到屠戮。但是却也绝对没有把握赢得过那些混沌妖神。所以,我们这次是很诚心的想要得到月先生的帮助,想来,拥有赵云将军的月先生,一定能够帮助我们屠杀混沌妖神吧?”

    月城武看了看裴矩,他脸上挂着些微的苦笑,似乎是被月城武逼得不得不把本意说出来的苦涩,但是月城武也知道,这绝对不是裴矩的全部实话,裴矩这种老奸巨猾的老狐狸。不到最后一刻是绝对不会亮出自己的底牌的。

    于是乎月城武也只是微微一笑道:“裴堂主不妨直言,城武可以帮地上二位堂主什么忙,而六神堂又可以给我。或者说是给苏盈什么好处。如果确实可以帮助苏盈不再惧怕混沌妖神,至少不用担心那些普通的混沌魔将。城武也答应裴堂主,需要城武尽力的地方。城武莫敢不从。”

    裴矩似乎终于对月城武地话感觉到满意了,微微颔道:“如此……”二人低语起来……

    其实裴矩还真是没有说什么谎言。只不过在月城武还没有彻底跟他们并肩作战地时候,他还少许有些隐瞒罢了。

    这次,六神堂的确是从青龙会那里知道了一些关于混沌魔气地秘密,随后因为牵涉到一些他不能跟月城武明说的秘密,因而除了左慈和他之外地另外四名堂主,也就是吕布、项羽、扫地僧以及张小花四人,都已经开始着手调查关于混沌魔气和混沌妖神的事宜。六个人地分工不尽相同,分配到裴矩和左慈身上的任务就是捉拿一头混沌妖神回去进行一项惊天动地的研究。可以说是一场试验,一旦试验成功,六神堂就将拥有控制混沌魔气的能力,便如现在的月城武一般。

    但是这些话是不能跟月城武直言的,若不是因为左慈也如同月城武一般,进入了一团混沌魔气直接挑战了一头混沌妖神之后,现凭借他和裴矩合二人之力,虽然不必惧怕混沌妖神能够伤害他们,但是想要拿下或者干脆杀死混沌妖神,却也是充满了艰险的。最大的可能是这二人要付出双双重伤或者一死一轻伤的代价,才有可能彻底杀死一头混沌妖神,至于活捉,那是想也不用去想了。

    偏偏即便是二人宁愿付出重伤地代价也是不行。他们还必须拿下活得混沌妖神。将其封印起来带回六神堂。否则死去地混沌妖神很快会化成混沌魔气。他们地研究试验就无从做起了。

    在这样地情况下。裴矩和左慈一直尾随着这三团混沌魔气。现它们地目标直指菱雨城。并且在六神堂地探子地密报之中。他们得知月城武已经到了菱雨城。两人一合计。就决定来请月城武出手。

    为了让月城武心无芥蒂地帮助他们。他们研究了许久。也知道月城武断然不会平白无故地帮助他们。毕竟这是要封印一头混沌妖神。而不是随随便便地击杀。若是击杀有用地话。这二人又何必非要找月城武合作呢?而月城武又绝对是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帮助他们地。想要获得月城武地帮忙。他们就必须拿出足够地利益驱使月城武上钩。最终研究许久。裴矩也不得不拿出自己独门地天魔七幻心法。来交换月城武地帮助。

    天魔七幻心法对于月城武而言。自然是没有用处地。如果不是因为潜入菱雨城中之后。裴矩和左慈现月城武和苏盈地关系。他们一时半会儿也还真是有些拿不出有足够吸引力地利益去跟月城武进行交换。可是当看到苏盈之后。原本就计谋绝顶地裴矩。当然就想出了最为直接地方式。只要月城武不是假装出对于苏盈地关心。那么他就必然会同意自己地条件。

    事实上月城武也是无可奈何。他自己地功夫很难让苏盈去学。而那些法宝在苏盈目前地实力之下。就算给了她也没有任何地帮助。苏盈地安危始终是月城武心头地一块大病。总不能自己总是守着苏盈吧?自己在地时候也许能够护得住苏盈地安全。可是若是自己不在呢?苏盈由谁来保护?交给谁都不能放心。而裴矩这次显然是有备而来。直接就找到了最为合适地切合点。由不得月城武拒绝。

    左慈此刻还在城外做着最后地努力和试探。想要看看是否可以在不用月城武帮忙地前提下拿下一头混沌妖神。一旦他现有可乘之机地话。他就会第一时间用晶蜃鳞片通知裴矩。那么裴矩就会立刻终止跟月城武地谈判。毕竟天魔七幻心法也是裴矩地不传之密。一门独门地心法。能够不流传出去还是不要流传出去地比较好。毕竟其他势力地高手越多。对于六神堂总不是什么太好地事情。所以裴矩才并没有一上来就将一切都挑明。而是这样绕着***说话。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把事情完全说清楚。要不是月城武地态度显得有些散漫。仿佛并不是那么积极地样子。恐怕裴矩还得继续兜***下去。现在完全是因为担心月城武拂袖而去。才会不得已加快了一点儿度。

    而此刻地左慈也是有些有苦难言。若不是此刻他有些无法脱身,他早就直接用晶蜃鳞片通知裴矩让他直接把月城武必须拿下了。刚刚跟那个混沌妖神交上手。左慈就知道,自己和裴矩二人虽然可以保得不在这些混沌妖神地手下受伤。但是想要拿下它们,那是绝无可能的。而现在他一个人面对一头混沌妖神甚至还有些吃力,被撩拨地怒火万丈的混沌妖神,仿佛不死不休地样子,弄得左慈想要就此离开都有些难以做到,不得已在混沌魔气之中跟这头混沌妖神兜着***,希望能够觅得机会赶紧离开,现在不是与混沌妖神缠斗的时刻。可是他每当找到混沌妖神攻击地空隙打算离开这团混沌魔气的时候,总是会有三到五名混沌魔将冲上来拼死阻拦,虽然这些混沌魔将在左慈的手里,一柄骨剑甚至都足以取了它们的性命,可是往往因为它们这种奋不顾身的阻拦,导致左慈想要突围也不是那么的容易。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迟迟得不到左慈消息的裴矩,也刚刚跟月城武说明了自己的目的。

    “我们需要的是一头活的混沌妖神,但是凭借我和左慈先生的力量,却不足以活拿任何一头混沌妖神,还望月先生鼎力相助。为了报答月先生的相助之情,裴某愿意以自己独门的天魔七幻心法相赠。此心法只需数月便可小成,达到三幻境界的时候,便可突破仙人之境,月先生自己是一定不需要裴某的这个心法的,可是相信对于苏盈姑娘而言,却又莫大的裨益。突破仙人之境之后,苏盈姑娘纵使不能力敌混沌妖神,但是想要与之周旋从而保全性命,想必是没有太大问题了。而普通的混沌魔将,对于苏盈姑娘而言,将再也构成不了任何的威胁。”

    虽然裴矩显得很有诚意的样子,但是月城武还是很敏锐的捉住了其中的关键点,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裴矩说的是要活拿混沌妖神。虽然这个要求在拥有了赵云这个本身就是混沌妖神级别的帮手之后并不显得多么的困难,但是这个要求本身就很值得琢磨一下,为何非要限定这样的一个条件呢?似乎这个背后还隐藏着什么,裴矩不想说,但是似乎又不得不透露那么一点儿地信息。

    月城武想定之后。打断了裴矩继续想要说下去的意图,淡淡的说道:“我有一个疑问,裴堂主为何非要活捉混沌妖神呢?我无意打探贵六神堂的私密,但是却不想做一个糊涂之人,裴堂主是否可以告知一二?”

    裴矩苦笑了两声,他何尝不知道这月城武并不好糊弄,恐怕想要得到他的全力相助。就必须将这件事跟他交待明白。之所以之前不说,也是想先看看月城武的反应而已。现在既然月城武已然问出了口,裴矩也就按照他心中想好的言辞叙述了。

    “此项关系到我六神堂地秘密,怕是裴某要让月先生失望了,不过裴某可以保证的是,我们需要封印后的混沌妖神,绝对只是对这块大6有着莫大的好处的事情,简而言之,我们是要做一个试验。目的有一多半是为了弄明白盘古大6上为何会突然产生异变,导致许多的混沌魔气之中孕育出了混沌妖神这样可怕的存在,并且研究它们的弱点。还请月先生相信裴某,一旦知悉了混沌妖神地弱点,我六神堂必然将获悉的资料告知月先生,也好让月先生面对混沌魔气的时候拥有更多的把握。”

    月城武缓缓的点了点头:“既然是一多半的目的,那么也总还是有其他的一些目的,似乎裴堂主并不愿意直言,那么城武不妨猜测一下,贵六神堂可是想通过控制混沌妖神来控制混沌魔气?当然。这也可以视作是贵堂的善意,毕竟混沌魔气被贵堂控制总好过于现在地这种无政府状态……”月城武也是有些言不由衷了,只是试探之语而已。

    裴矩心中一动。微微苦。但是面上也仅仅只是肌肉微微有个极小的跳动而已。但是即便是这极小的跳动,也已经让月城武敏锐地捕捉到了。基本了然于胸。

    “还请月先生不要为难裴某了,裴某不妨再多透露一些。那日月先生在混沌魔气之中地一切都已经让我六神堂的吕布堂主亲眼目睹。赵云将军骁武之姿可是让吕布堂主念念难忘啊。我们知道混沌妖神拥有混沌魔躯,这是我六神堂势在必得地东西。而混沌妖神的魔识。也就是上升到无上真魂级别地魂魄,或许对月先生有更大的帮助,似乎月先生有些手段可以收服无上真魂这种东西。那么不如就由月先生取走无上真魂,而我六神堂则只需要混沌妖神级别地混沌魔躯,不知月先生是否可以满意了?”裴矩这番话可谓是已经到了底限了,显然他们六神堂要做什么样子的试验是绝对不能告诉外人的,月城武仔细的想了想,觉得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对于任何一方都没有太大的好处,于是便也缓缓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城武也不便强求,但凭裴堂主做主吧。只是贵堂的左慈堂主现在何处?为何不现身一见?”说着,月城武还四顾左右,识海之中也开始四下试探,可是将周围看了个通透,也未曾窥得左慈的身影。不过月城武也不敢确定左慈就一定不在身边了,毕竟那是三国时期著名的妖道,有什么特殊的法门能够避开月城武仙人级别的识海的搜索也实属正常。

    关于这个裴矩倒是毫不隐瞒,坦而言之:“左慈先生现在已经在城外的混沌魔气之中,跟那混沌妖神先行交手,他在试探混沌妖神究竟有多少的实力……”

    月城武听到这里微微一笑,也不顾裴矩话未讲完,只是自顾自的打断了他:“呵呵,看来裴堂主合作之心并不尽然啊,怕是左慈堂主若是试探之下认为自己和裴堂主二人足以擒下混沌妖神,便会立刻通知裴堂主,从而中断与我的合作吧?”

    裴矩见月城武如此透析,倒是有些赧然之色,被人揭穿了心事计划,多少总是会有些尴尬之情的。

    “咳咳……月先生何出此言啊?裴某拳拳合作之心……”

    月城武哈哈大笑道:“哈哈,裴堂主也不必掩饰了,换作是我也定当如此安排,本就是该当之举,若是裴堂主矢口否认,城武倒是要不敢与裴堂主合作了!如此,城武也不得不妄做小人,不如裴堂主先行把那天魔七幻心法交予城武吧?城武可对天起誓,此心法城武绝不修习,并且严守此密,绝不外泄,只将其交予苏盈一人。”

    裴矩脸上阴晴难定,但是想到如果月城武食言,自己取他性命实在是轻而易举,就算是月城武有赵云和祝秀心的相助,六神堂六位顶尖高手真要是对月城武起了绝对的杀心,怕是十个月城武也难逃噩运。之所以裴矩现在无法杀了月城武,更多的也只是因为月城武拐走李元霸一事,先裴矩的责任就已经很大了,他断然不愿意将此事告知其他五人,否则他也难辞其咎。

    并且月城武如果真的也想学这天魔七幻心法,就算是裴矩不告诉他,当给了苏盈之后,月城武想要知道这心法的奥妙,怕是也只是问一声就能得到答案的,倒是不如相信月城武的话语。而月城武之所以现在就要让裴矩说出来,倒并不是怕裴矩说话不算数,像是裴矩这种身份的人,真要是说他为了一份心法就甘愿跟月城武翻脸,月城武倒是也不会相信。只是,便如同当初月城武自己得到的一些心法一般,那是有着致命缺陷的,很可能会修练着修练着就沦为了裴矩的控制之中,月城武断然不敢让苏盈去冒这样的危险,他还必须起到一个把关的作用。不管如何,依照月城武现在的修为,如果裴矩在心法里夹杂了其他的控制手段,想必月城武还是能够现端倪的。

    裴矩知道自己必须拿出诚意来,于是将心法还是交给了月城武,月城武拿到心法之后,立刻在识海之中开始进行搜寻和判断,大致判断出这段心法并没有什么问题,并且绝对是完整的心法,虽然看不出这段心法究竟有多大的威力,可是他也能够相信裴矩的话,只要自己在旁相助一二,帮助苏盈在几个月内将天魔七幻心法心法修习到第三幻的境地,从而跻身仙人级别的实力,应该还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

    “如此多谢裴堂主了,城武许诺,必将全力相助,帮助裴堂主封印混沌妖神的魔躯。既然裴堂主也说了无上真魂可以让给城武,那么城武若是再客气,就显得矫情了,城武多谢!”

    裴矩差点儿把鼻子气歪了,心说你当我愿意给你啊?我难道不晓得无上真魂如果炼化或者控制了,那将是一件多好的武器么?不说别的,就算是可以将无上真魂放入一些比较强横的魔躯之中,即便那具魔躯不如混沌妖神级别的魔躯,那也将可以挥极大的实力。并且似乎这样的法门也有些人可以办到,根据得来的消息,似乎月城武手下就有什么人可以办到。这次攻打混沌魔气之中混沌妖神,明显是月城武得到的好处最多。可是裴矩也很无奈,有些好处是必须让出去的,就算再眼红也无济于事,谁叫他有求于人呢?

    不过,裴矩心里也对月城武的恨意更浓了,暗暗在想:别让裴某找到机会,否则定将你碎尸万段,以解新仇旧恨!

    而月城武心里也明白,这次恐怕把裴矩得罪的不轻,并且他似乎也隐隐约约猜出一些关于上次裴矩为何要去为难自己和孟神通了,多半跟李元霸展现出来的实力有关,毕竟他是从六神堂拐走了李元霸的,而且李元霸在那之前还打死了一名六神堂的守门人。不过,月城武也并不是特别的担心,毕竟这个世界是靠实力说话,除非裴矩能鼓动到三名以上的六神堂的堂主对自己一起出手,否则月城武还真是不至于就怕了他们。赵云、祝秀心加上无头巨灵神,还有古铜刀的秘密,即便无法胜了对方,至少也能让对方明白,自己并不是俎上鱼肉可以任由他们宰割的。

    两人各按心事,却听到外头一个声音嚷嚷着闯了进来:“月哥哥……”